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冷血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战斗中的基本常识。

    陈安又不瞎,朱堂主这么大一个活人,潜入马车的过程里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地瞒过他的眼睛,更何况陈庆能想到抓住小女孩来威胁陈安,陈安岂会想不到这点?因为由始至终他都怀以最大的恶意揣测着对方的品性。

    结果事实正如他所料的那般,陈庆为了对付他真的使出了如此下作的手段。

    在察觉到朱堂主的异动后,陈安却故作不闻,毕竟在战斗中分心乃是大忌,稍有不慎便会落得一命呜呼的下场,随后他急于强杀陆堂主,一方面是出于减轻战斗的压力,另一方面便是乘隙解决朱堂主。整个过程都可谓惊险十足,如果他最后关头掷出去的钢刀没有钉死毫无防备的朱堂主,后果是绝对不堪设想。

    如果说陆堂主之死相当于斩掉了陈庆一只手臂,那么朱堂主之死便意味着陈庆彻底丧失了赢得这场战斗的所有优势。

    如今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逃,要么死斗到底。

    通过与陈安短暂的交手,他意识到单打独斗杀死陈安的可能性很小,即便他的剑比他的刀快,招式比他精妙,但他却难敌对方一力降十会的霸道刀法,一旦让他抓住机会,或许他就是下一个陆堂主。

    至于逃的话,他陈庆将来还有何脸面在江湖立足?

    江湖中人最重脸面,有时候因为脸面甚至连性命都可以不顾。

    而陈庆自然不例外,他非常清楚,脸面丢了,以后可就再难拾起了。

    “陈兄弟,你真的要一心包庇国贼,弃天下百姓安危不顾吗?”

    陈庆冷静下来,长剑指向对方发出厉声的质问。

    呵——

    前一口邪魔外道,现在却一口陈兄弟,话风转变得可真快。

    陈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手提钢刀一步步向他走去。

    “我想你似乎搞错了一件事情,从一开始我对你说的东西都不感兴趣,因为我唯一的心愿便是把唐宣抚的女儿安全送回她父亲身边,所以,凡是阻拦我的人都是我的敌人。”

    顽固不化的秃驴!

    陈庆心里暗骂了一句,可是手里的三尺青锋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在陈安步步进逼下,眼见道理讲不通,他再也无法保持耐心,决意先发制人。

    说时迟,那时快。

    但见陈庆脚下一动,长剑犹如白蛇吐信,眨眼间便刺向了陈安的心口之处。

    陈安侧身仓猝躲开,谁料对方剑锋一转,立刻划开了他的胸前衣衫,不等陈安作出反应,陈庆剑招再变,反手直撩,瞬间逼迫得陈安连连后退。

    面对陈庆疾风骤雨般连绵不绝的迅捷剑法,狼狈应对的陈安不免看似岌岌可危,可他却始终表现得相当沉稳,脚步都没有显现出半点慌乱的迹象。

    愈是如此,陈庆的剑愈快,仿佛恨不得下一剑便能刺死陈安。

    然而维持长时间的快剑是非常消耗体力的,待陈庆的剑势一缓,一直被动闪躲格挡的陈安顿时眼光一亮,立刻抓住了这个他等待已久的良机猛地举刀反劈上去。

    陈庆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