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扑朔迷离
    “这里不久前发生过一起激烈的战斗,根据现场留下来的线索,对方应该是遭遇了魔物的袭击后不得不分散逃离开来,而且目标在掩护另外一人逃离时明显受了重伤,这点从周围残留的血迹便能一目了然,同时目标与魔物的战斗持续了很久,否则现场不可能破坏得如此严重,最终,这场战斗一直延伸向了西边,或许是有目标故意引诱的关系,如果现在派人去西边搜查的话,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发现目标的尸体。”

    负责追踪阿历克斯下落的猎犬在勘察完一处满目疮痍的树林后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那运气不好呢?”伫立在猎犬身旁的托兰面无表情道。

    “一无所获。”猎犬漠然道。

    托兰扭头看了眼身后的下属,挥手示意了对方率领一支队伍向西边展开搜查。

    “另一个渎神者逃向了哪里?如果阿历克斯成功从魔物手里脱逃的话势必会与对方进行会合。”

    “北边,吸血蝠溶洞。”猎犬抬手指了一个方向。“那边一路都有对方仓促留下的脚印,所以很容易可以追踪到他的下落。”

    “全体听命,目标吸血蝠溶洞。”

    托兰相信猎犬的判断,这可是他耗费了不少代价才请来的帮手,至今为止,他都没有令自己失望过。

    ……

    “这里是恶魔曾经建立的前哨站?”

    当阿历克斯从陈安口中得知银牌上铭刻的文字意思后不由吓了一跳,然而比起这个,他更在意陈安为何会懂恶魔的文字。

    “铭牌上的确是如此注明的。”陈安蹙着眉来回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石壁道。“可问题是这里哪有前哨站的样子。”

    “毕竟恶魔都不知道镇压至深渊多少万年了,即便祂们曾在这里建立过所谓的前哨站,可时过境迁,想必那前哨者早就化为尘土了。”阿历克斯认为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恶魔建立过的东西真的有这么容易毁灭吗?”陈安怀抱着深深的疑虑道。

    “如果恶魔真的那么厉害,祂们当初又如何会被众神给彻底镇压封印呢?”阿历克斯语气不屑道。

    “阿历克斯,你不能因为恶魔战败给了众神便对其过分贬低轻视,再怎么说恶魔也是与众神平等的存在,否则彼此间的战争也不可能维持了无数万年才有了结果。”陈安摇头道。“例如拿眼前这块金属铭牌而言,外界如今都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可它却依然崭新如故,换作凡人打造的铭牌,恐怕没个几十年就已经锈蚀得不能看了……咦,对了,我怎么忘了,我为何会这么蠢!既然铭牌都没有事情,那么这里的前哨站肯定也会没事,铭牌,铭牌,一般铭牌都会固定在符合说明的建筑外墙上标识,而前哨站或许就在这面石壁里面!”

    陈安话说到一半后如同变了一个人开始不断自言自语,同时精神都变得异常振奋,不等阿历克斯反应过来,他已经拿起匕首朝着发现铭牌的石壁挖掘开来。

    叮——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正用匕首挖掘石壁的陈安愕然发现,匕首尖头处居然断了一小截。

    “果然!前哨站一定就在这面石壁后面!刚才折断匕首尖头的坚硬触感一定是前哨站的外墙!”

    看着陈安犹如疯癫的模样,阿历克斯愣怔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依稀间他似乎又变成了自己感到陌生的那个陈安。

    “安!安!安!”

    阿历克斯不顾身体手臂的伤痛,强行用完好的手扑倒了不顾一切挖掘着石壁的陈安大吼道。

    “你到底在干什么?就算你挖烂了这面石壁发现了所谓的恶魔前哨站又有何用?不要再白费力气了!”

    “你懂什么?!你懂什么?”此时此刻,陈安已经红了眼睛瞪着妨碍他的阿历克斯道。“你知道这个铭牌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前哨站意味着什么?或许我们能够获救的关键就是眼前的前哨站了!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受了多重的伤,只要继续这么拖延下去,你和我一样都会死!而我绝对不会因为我的关系而让你死在这里的!”

    “安!你冷静点!不要再抱着那些异想天开的想法了!你说的什么铭牌,什么前哨站我根本不想去懂!也不愿去懂!我只希望你重新变回原来的自己!不要再发疯了!”死死压制着陈安的阿历克斯在吼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眶都不禁泛出了泪水。

    “阿历克斯!但凡有一丝希望我都会救活你的,所以,不要拦着我了,请不要让我在死的时候都怀着对你的愧疚!”陈安渐渐不再挣扎了,赤红的眼睛都恢复了一丝清明,他闭上了眼睛,因为他不想让阿历克斯看见自己流泪的脆弱样子。

    “安!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所以你根本不用愧疚,这全都是我自己的选择!”阿历克斯啜泣道。

    “阿历克斯……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陈安死死咬着嘴唇,鼻子辛酸地喃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