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逃向
    贝拉欧卡,瑞基神殿。

    “为何还是没有找到那两人的下落?托兰!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神殿卫队长托兰在陈述完最近抓捕的进展情况后果不其然地遭到了拜尔主祭严厉的训斥。

    “回禀大人,根据我们最新得到的情报,贝拉欧卡的神眷者们都快将整个封魔塔前三层来回扫荡了一遍,可是依旧没有发现两人的踪迹,所以对方很可能藏匿于更下几层,对此我已经将这件事情通告给搜捕的所有神眷者们,同时分派出一支神殿卫队驻扎于封魔塔第六层的各个祭坛,严防对方逃脱向更危险的第七层里。”托兰神色依然镇定地解释道。

    “一个新晋神眷者加上一个凡人,什么时候开始封魔塔都成为了一个随便让人来去自如的地方了?”拜尔主祭的言语里包含着极大的不满与讽刺。

    “大人,关于这点您可能有所不知,镇压深渊的封魔塔如今远非从前一样魔物泛滥,随着神眷者愈来愈多,封魔塔内前几层里实力较差的魔物都不知道被一茬一茬地猎杀了多少遍了,现在即便是个凡人都胆敢混迹于其中以图搏个富贵,基本上封魔塔第七层以下,凡是有点实力的神眷者都能来去自如,前提是对方不要去招惹那些看似强悍可怕的魔物即可。”托兰轻声感慨道。“或许再过百年,恐怕封魔塔第七层之下都会成为凡人的乐园了。”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拜尔主祭听后不禁默然。

    “是啊,随着封魔塔低层的魔物愈来愈少,神眷者与凡人的竞争会愈来愈大,彼此间必然会造成难以调和的矛盾,结果要么是神眷者对那些抢了他们利益的凡人大开杀戒,要么是被逼着向封魔塔更深层的地方进发,按照神殿的立场,未来肯定会站在凡人的一方,唯有如此才能令那些安于现状的神眷者们搏命去镇压深渊。”托兰忍不住引申了拜尔主祭话里的意思。

    “这已经不归我们考虑的范畴,当下之际,你还是好好专注抓捕那两人的事情吧。”拜尔主祭强调了一下对方的职责,转而不再多言。

    告别拜尔主祭,托兰回到卫队办公的地方,在听取完下面人传来的最新情况后,他挥退下所有人,自顾自地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起来。

    对于年近四十的托兰而言,他正处于人生中最黄金的年龄,世人追求的权势,地位,金钱,美色他通通不缺,在他决定将一生都奉献给神明开始,他的人生便再也不属于自己。

    这些年来他奉神殿的命令暗地里处决过许多人,而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神殿判定为渎神者的罪人。

    起初,他的屠刀从来不会犹豫。

    直至他在亲手处决一名追求真理的邪教徒的时候,他的屠刀曾经出现过短暂的迟钝,短暂的犹豫,最终,尽管屠刀仍旧毫不留情地落下,可他却依旧忘不了那个被他处决的人。

    她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士,浑身都散发着令人迷醉的优雅气质,可偏偏她却是一个追求所谓真理的异端邪教徒。

    临死前,她曾向他发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