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危机迫近
    自从丢给陈安那枚深渊晶片后,阿历克斯发现他最近愈来愈神秘古怪了,除却每天例行锻炼身体外,大多数时候他都彷如陷入了魔怔一样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手里的深渊晶片,时而还会嘀咕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词汇。

    当他问陈安为何会对着深渊晶片百看不厌时,他却给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回答。

    我看的不是它,而是它背后的故事。

    不死心的他又问深渊晶片背后有什么故事。

    他说,一个自我胡乱猜测的故事。

    对此阿历克斯不免心生闷气,他总觉得陈安在向他隐瞒着什么,好朋友之间难道不应该彼此坦诚相待吗?尽管他明白陈安有所难言之隐,倘若自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话,陈安肯定会告诉自己,但他没有这么做,仅仅是因为他尊重陈安的选择,他相信,迟早有天陈安都会主动向他坦白所有的事情。

    “安!我外出打探一下情况,你自己小心注意点!”

    左右无事,没精打采的阿历克斯干脆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为了两人的安全着想,他们必须时时刻刻警惕外界的动静。

    “我知道了,记得易容伪装好,别让人察觉了异样,还有,路人注意安全,万一碰到魔物能避则避,千万别再冒冒失失地战斗了,”临行前,陈安又是一番精心嘱咐,听得阿历克斯颇为不耐烦地摆摆手,然后径直离开了营地。

    不知是否因为成为神眷者的关系,陈安发现阿历克斯的暴力倾向开始变得愈发明显,尤其是在杀死了那个魔物后似乎更加激化了这点,这点从他平日里的言行便能轻易体现出来。例如两人曾聊到如何解决食物危机的问题,原来他还抱着通过伪装来交易的意思,现在却觉得不如直接干掉一些落单的神眷者或凡人来获取食物;而一提到魔物问题,他就表现出跃跃欲试的战斗心思,幸好其中有陈安劝阻,否则很难想象他是否真的会付诸行动。

    虽然阿历克斯还是那个阿历克斯,可是陈安仍旧不禁担心他的精神状况,深怕他会变成一个渴望杀戮的冷血屠夫。

    人是会自我膨胀的,而当事人通常很少能够意识到这点,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种改变是个人观念的改变,若想彻底扭转对方的行为思想基本上难之又难,唯有潜移默化的影响或许才有一些效果。

    神眷者身份带来的力量,财富,地位,无一不诱惑着人们内心深处最狂野的**,尤其是针对社会底层人民而言,只要成为神眷者,你的人生在一夕间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前饥寒交迫,如今锦衣玉食;从前备受欺压,如今作威作福。

    设身处地的想想,你会拒绝这种改变吗?

    但凡世俗之人都不会拒绝,何况是阿历克斯这个正处于年少轻狂的大男孩?

    反对权威,反对束缚,反对一切传统观念,这就是这个年龄段孩子常有的思想。

    如果没有神殿事件的发生,陈安认为他和阿历克斯的关系有很大可能不会和如今一样生死相依共赴患难,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只会在各自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从此形同陌路。

    或许他的想法悲观了点,毕竟人心难测,谁也无法保证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

    这边心不在焉的阿历克斯刚一走出营地的树林,他就立刻看见不远处有三个貌似神眷者的家伙正朝他结伴迎面走来,而对方同时发现了自己,想避都无法避开。

    “嘿!伙计!”

    双方碰面的一瞬间彼此便做足了戒备的姿态,等对面之人看清阿历克斯伪装的模样后似乎顿时松了口气,其中一人收了兵器,顿时嬉皮笑脸地上前打了声招呼。

    “有事?”阿历克斯故作镇定地表现出一副冷漠的样子道。

    “伙计,我叫哥兰斯,这是我的两个伙伴戴维与哈勒。”那人自来熟的介绍一番后才直入正题。“你在前方那片树林里有什么收获吗?”

    “没有,自从前些天在那片树林猎杀过一只魔怪后我便再也没有收获了,怎么了?”阿列克斯蹙眉问道。

    “原来如此,那你这些天有发现树林里出现过其他陌生的来客吗?”名叫哥兰斯的人继续追问了一句。

    “没有!”阿历克斯摇头冷淡道。“这片树林是我这些天的猎场,但凡有人来过我都一清二楚,在我的印象里,你们还是第一批来到这片树林的人。”

    “那我们实在太冒昧打扰您的狩猎了。”哥兰斯一听,脸色语气都发生了变化。“也就是说您这些天一直都在这片树林?”

    “有问题?”阿历克斯冷哼道。

    “没有没有,只是这些天您一直都在这片树林狩猎,恐怕还不知道贝拉欧卡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吧?!”哥兰斯连忙道。

    “大事?什么大事?”阿历克斯趁机问道。

    “是这样的,最近瑞基神殿出了两个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