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野蛮与黑暗的世界
    自入秋以来,陈安的工作都比往常要忙碌不少,每天商会都在周转着大批近期丰收的粮食贸易,这无疑给他们在账务方面的核算工作增添了大量的难度,基本上都是从早忙到晚的节奏,直至霜月(11月)中旬为止,商会的工作才渐渐恢复了常态。

    鉴于这段时间的辛苦,阿克曼先生请示过商会理事后给手底下的员工们争取来了三天的轮休,而陈安则是安排在最后一个轮休,因为阿克曼特意点名了他来主持账务方面最后的收尾工作,所以等到陈安休息的时候天空都飘起了雪花。

    咚咚咚——

    这天清晨,门外急促的敲门声顿时将沉浸在睡梦中的陈安给惊醒了过来,迷迷糊糊里他似乎听见有人在叫唤自己的名字。

    “安!安!快开门,我是阿历克斯!”

    “一大早的吵什么吵,难道你不知道我这些天都忙得昏天暗地的,好不容易想睡个懒觉休息下都不行!”

    陈安摇摇晃晃地爬起床,打开门后看见敲门的阿历克斯当即便劈头盖脸地发泄着暴躁的起床气。

    “安!抱歉抱歉!是我不对!是我不对……”门外的阿历克斯一脸讪讪地致歉道。

    “说吧,什么事情?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我打算继续睡了。”陈安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道。

    “安!听我说!贝拉欧卡的治安队前几天抓了一帮秘密集会的邪教徒,今日便打算在凯旋广场绞死他们,你要不这个热闹?”阿历克斯连忙说明了来意。“听说现在绞刑架都已经搭起来了,晚一点去的话可能就看不见了。”

    “……等我一会儿,我去换个衣服。”

    陈安听后顿时精神一震,他沉默了片刻,心里叹了口气道。

    在贝拉欧卡居住了大半年,再加上有阿历克斯这个土著的帮衬,陈安因此熟知了许多书籍上没有的东西,拿对方说的邪教徒而言,在奥斯加德这个世界邪教徒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信仰深渊恶魔的邪教徒,一种是宣扬“真理”的邪教徒。

    前者很好理解,后者的话陈安却抱有深深的同情。

    宣扬“真理”的邪教徒们基本可以看成这方世界的科学家,他们对于真实自然及未知生命,环境,现象等都有着独到的科学见解,并通过实践探索证明真理的存在,这些“邪教徒”在发展初期时并未引起太大重视,直至他们公开质疑神明与恶魔的存在性与合理性后,他们的噩梦便降临了。

    这是一次唯物主义者针对唯心世界的挑战,而结果毫无疑问,他们彻底失败了,就像地球中世纪里宣扬日心说却被教会烧死的异端一样。

    除却这些心中追求真理的“邪教徒”外,几乎奥斯加德的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一群疯子,因为唯心主义的思想早已在他们的脑子里根深蒂固,真正思想开明的人往往极少极少。

    众神明曾共同发布下神谕剿灭这群人,可思想是无法被消灭的,只要人类没有灭亡,科学的萌芽思想便永远不会断绝。

    所以自从知道这些人的事迹与下场后,陈安再也没在人前谈到过任何相关科学的话题,阿历克斯或许是唯一的例外,毕竟两人认识时间长了,日常闲聊里总会不经意间暴露自己在科学上的某些认知想法。

    阿历克斯会一大早前来告知自己邪教徒的事情,恐怕内心不乏怀疑他是所谓的“真理”信徒。

    ……

    换上厚厚的衣袍,陈安跟随着阿历克斯出门后便一路向凯旋广场走去,冬日清晨的街道一向冷清,可如今却格外多人,从他们行走的方向可以知道,彼此似乎都是准备前往凯旋广场看热闹的。

    等陈安抵达凯旋广场的时候,聚集的人们早已经将这里包围得水泄不通,远远望去依稀可见一个绞刑台的模糊影子,没等他想好如何靠近绞刑台,阿历克斯便拉着他的手直接粗暴地在人群里不断向前挤去,不久,两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挤到了绞刑台前的隔离带。

    眼前的绞刑台令陈安想到了不少电影里曾出现的场景,可他却是第一次观看如此真实的绞刑现场,在隔离带前,每隔三步便有一个浑身甲胄的士兵守卫秩序,绞刑台旁则跪倒着一群双手捆缚的犯人们,周围都是士兵看守着,倘若一有异动,这些士兵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斩杀他们。

    仔细观察这些犯人,他们其中有男有女,有大有小,人数约莫二十多个,每个人都浑身褴褛,伤痕遍布,明显遭遇过非人的对待,看着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脸盘稚嫩的半大孩子,陈安只感到心脏一阵抽痛,因为他实在难以接受这些人即将被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