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难以名状
    “我要死了?”

    在核桃大小的流星碎片击中陈安脑前额的刹那,恍惚间他感觉时间流速都陷入了停顿,或许是疼痛超过了阈值,导致神经系统并未传递给他一丝痛觉,然而愈发模糊的意识却明显的表明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他……很可能要死了。

    无边的黑暗,无边的死寂,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也不会想,生前如此,死亦如此。

    漆黑的混沌里,一道彷如开天辟地的光撕裂了黑暗,一股强烈的悸动焕发出勃勃的生机,朦胧间,随着意识的苏醒,本该已死的陈安缓缓睁开了茫然的眼睛,身体的本能令他伸手摸向脑门,结果却从手掌间感受略微粗粝的手感。

    没有血,没有伤口。

    唯有手掌黑乎乎一片的粉末证明自己刚才的遭遇不是梦境。

    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只见凉亭瓦顶被撞出了一个偌大的难看缺口,而地面上则是一片狼藉的瓦砾碎片。

    我被流星砸中了?而我却没有死?

    镇静下来的陈安迅速理清了思绪,他似乎仍然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实,怎么想都觉得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如果非要解释自己没有死的原因,恐怕是流星碎片击穿瓦顶后便已差不多消散成灰,最终的残留物质则砸晕了自己。

    尽管他知道这个解释非常牵强,可他暂时不得不用这里理由来安抚自己,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将近12点了,他必须赶紧回家了,否则免得家里父母的担心。

    魂不守舍地回到家后,客厅里当即响起了老妈关心的声音。

    “安安,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打完球和小包去吃了个宵夜,所以拖到现在才回来。”陈安在门口玄关处一边换着拖鞋,一边撒了个善意的谎言,他可不想因为刚才的事情引发老妈的担心。

    “下次晚点回来的话好歹给家里打个电话,免得让我担心你的情况。”老妈听后不由埋怨了一句。“我关电视睡觉了,你也记得早点睡,明天你还要早起上班呢!”

    “知道了,你也赶紧休息吧,等会我洗个澡便准备睡觉了。”换好拖鞋的陈安走过客厅,看着沙发上一脸倦容的老妈笑着说了声,然后直接前往自己的卧室去拿换洗的衣物。

    “你额头怎么黑黑的?”从沙发起身的老妈突然盯着陈安道。

    “……大概是忘记洗手擦汗抹上去的。”陈安心里一慌,连忙找了个借口敷衍道。

    “那你等会洗澡的时候记得洗干净了,都这么大了还粗心大意的!”老妈没有多疑,唠叨了几句便回去了卧室。

    陈安舒了口气,总算是蒙过去了,幸好老妈没有追问,否则他都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编下去了,想着自己都二十好几了,可在老妈眼里还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似的。

    拿着从卧室的换洗衣物来到卫生间,关门脱衣后,他怔怔地看着盥洗台前的那面镜子,镜子有那张斯文秀气的脸容额头处沾-->>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