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源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我说我在梦里见过他,你相信吗?”

    既然情急之下不慎露出了马脚,陈安干脆不再对夏琴有任何隐瞒,毕竟夏琴不是外人,如今没了梦中鬼魂的威胁,哪怕说出来都不会有什么影响,何况,他一个人真的快要无法承受住这份混淆梦境与现实的压力了。

    “陈安,你没在开玩笑吧?”夏琴稍稍一怔,下意识伸手探向他的额头,看似轻松的语气里却夹杂着紧张与犹疑的复杂情感。“一定是你回来看过报纸,然后特意逗我的,对吧?”

    “夏琴,我说的都是真的。”陈安拿开夏琴的手,凝视着她的眼睛轻叹道。“你知道我从不拿这种严肃的事情开玩笑。”

    “……陈安,你知道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说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夏琴沉默片刻道。

    “我和你一样难以置信,问题是现实如此,容不得我不相信。”陈安苦笑道。“我现在脑子很乱,完全无法冷静下来理智思考,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我工作压力太大导致精神出现了问题,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说的一切都是真实可信的!”

    “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完整的和我讲诉一遍吧,我尝试着帮你分析分析。”陈安是什么样的人夏琴最了解,在确定他没有说谎后,她只好无奈说道。

    陈安用眼角余光瞄了眼门前空无一“人”的鞋柜旁,随即一五一十将他从钦州出差回来到最后晕厥过去的详细经历都告诉了夏琴,其中便包括了他见到红衣小女孩鬼魂的事情。

    “基本情况我已经了解了。”

    陈安在讲诉的过程中,夏琴甚至从包里拿出纸笔,记录下他说到的每一个关键点,直至他说完后,夏琴依然保持着沉思在纸上圈圈画画,陈安没有打扰夏琴,途中还帮她泡了杯热茶,良久,她才舒展起懒腰说道。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陈安顿时连忙问道。

    “如果你没得癔症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一切的源头都指向了这里。”夏琴捧起热茶抿了一口,然后拿起手中的签字笔指向了纸上记录的一个地方。

    无迹可寻的神秘小酒馆。

    “你第一次见到这个小酒馆是在和明涛喝完告别酒回来的附近巷子,第二次是和同事结束庆功宴回来的路上,第三次是在南山区,前两次你都没有进入这间神秘的小酒馆,但第三次你却进去了,当天晚上,你便第一次见鬼了,而这是你之前二十多年从未遇到过的事情,再然后,你开始经历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怪事。”夏琴用签字笔轻敲着纸面逐步展开分析道。“所以,这间神秘的小酒馆很难不引起我的怀疑,奇怪的是你却一直没有觉察到这个关键点。”

    “因为见鬼后我满脑子都是想着这方面的事情,根本无法冷静下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思考,如今听你这么一分析,我才恍然大悟。”陈安耷拉着脑袋,双手捂住脸感到身心疲惫道。

    “其实见鬼都是小事,是你一时间心慌乱了主次,现在你最要紧的事情是搞清楚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唯有解决源头,才能解决你的苦恼与问题。”夏琴伸手搂住陈安的肩膀柔声宽慰道。

    “没错,明天我便请假去寻找那间神秘的小酒馆,势要调查清楚这一切的真相!”陈安振作起精神咬牙道。

    “需要我帮忙吗?”夏琴担心道。

    “不用,相信我,我一个人有能力解决这件事情。”陈安握紧夏琴的手道。

    “既然如此,我便不干涉你的决定,跑外勤的时候,我也会帮你留意打听下你说的神秘小酒馆,但我只有一个条件。”夏琴叹了口气,转而神色严肃道。“答应我,一切安全为重,切勿以身犯险!”

    “放心吧,我可你比想象中的要怕死,不会轻易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安仍旧习惯性地瞟了眼门前的鞋柜。

    没有人,没有鬼。

    “你还在担惊受怕吗?”敏锐注意到陈安眼神的夏琴顺势望向门前。

    “是的,不过现在安心多了。”陈安苦笑道。

    “不要胡思乱想了,出差也累了吧,今晚早点休息吧,这样明天你才有精神去调查小酒馆的事情。”夏琴道。

    “嗯,等会我去卫生间洗漱下便准备睡觉了。”陈安点头道。

    “那我先去洗澡,顺便去热水房给你打壶热水泡泡脚。”夏琴拍了拍陈安的肩膀,然后便拿起包走入房间开始整理换洗的衣服。

    直至夏琴出门后,呆坐在小沙发上的陈安终于站起身来,他脱掉身上的外衣,来到卫生间便准备洗漱一番,然而当他看见镜子中的自己,尤其是脖颈下一抹刺眼的青紫色掐痕后,手中的牙刷水杯都掉落在了地上,整个人只感到一股寒气直冲脑门。

    “陈安,你怎么了?”屋外闻听到动静的夏琴连忙焦急赶了回来,神色紧张地冲到卫生间看着一动不动的陈安道。

    “你看见了吗?”陈安颤颤巍巍地抬手指向镜子内自己的脖颈处。

    “看见什么?”夏琴望向镜子,似乎毫无所觉道。

    “我脖子上的掐痕。”陈安目光惊恐道。

    “没有啊,陈安,你是不是眼花了?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夏琴看看镜子,又看看陈安,最后她直接凑到陈安的脖子处认真观察起来,结果根本看不见陈安说的掐痕。

    “你真的看不见?”陈安神色惊异道。

    “陈安,是不是你太疑神疑鬼了?”夏琴抓紧陈安的双臂用力摇晃了一下道。

    “……”陈安瞄向镜子前脖子处显眼的掐痕,最终却沉默半晌道。“或许,真是我精神恍惚看错了。”

    “陈安,你这样子究竟让我怎么放心你啊!”夏琴露出伤心的表情,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

    “是我不好,是我不对,让你担心了。”陈安立刻抱紧夏琴,轻抚着她的脑袋道。

    “记住,不要胡思乱想了。”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分开,夏琴凝重嘱咐道。

    “我知道了,你赶紧去洗澡吧。”

    夏琴离开后,陈安再次站在镜子前盯视着自己的脖子,他摸了摸那道青紫色的掐痕,可是没有感到一丝疼痛,如同装饰的纹身一样。

    拾起地上掉落的牙刷被子,冲洗干净,完成洗漱,他回到客厅的小沙发,目光一直盯视着门前的鞋柜旁。

    这次,还是什么都没有。

    夏琴洗完澡回来,打了热水给陈安洗好脚,两人便躺在了卧室的床上,一时间相对无言,气氛都有些沉重。

    “明天我会和你一道请假去调查那个小酒馆。”

    打破僵局的是夏琴。

    “我知道了。”陈安没有拒绝,因为他从夏琴平静的语气中听出了坚决,他了解她,一旦她做出某个决定,任谁都无法劝阻。

    “早点睡吧。”

    说完,她便翻过身睡了过去。

    陈安不知该如何表达现在的心情,愤怒,无奈,绝望,痛苦……恐惧像是步步紧逼的敌人,一次次击破他的心理防线,迟早下去,他都会彻底崩溃。

    强烈的困意袭来,沉重的眼皮慢慢闭上,不知不觉间他便进入了梦乡。

    他似乎做了一个梦。

    梦里冥冥中有个声音在呼喊着自己。

    但声音非常模糊。

    渐渐地,声音逐渐变大,清晰。

    “嘶嘶……嘶嘶……嘶嘶……”

    什么声音?蛇吗?

    “叔叔……你是在找我吗?”

    突然,红衣小女孩的脸乍现在他眼前,彼此间隔不到十公分的距离相互对视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