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诡谲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是如何出现在我身后的?

    第一时间,陈安脑海里竟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旋即恐慌的情绪才彻底涌上心头,凝固的思维使得大脑都陷入短暂的空白,身体都不自觉微微颤抖。

    “你…你在说什么?我就是一路过的,谁找你了?神经病!”

    陈安是一个不善说谎的人,尤其是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慌乱的神色,磕巴的声线,笨拙的谎言,做贼心虚下的激动情绪完全出卖了他,任谁看在眼里都会感到可疑。

    “原来如此,你是她找来对付我的吗?”

    年轻人伸手拦住了意图逃离的陈安,那双老鼠一样左右转动的小眼睛稍稍打量完陈安后顿时露出了耐人寻味地笑容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让开,再不让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安心中一惊,可依然死鸭子嘴硬矢口否认,上前便打算推开对方拦住的去路。

    “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熟料年轻人随手一挥便将陈安给甩倒在了地上,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看着狼狈的陈安。

    “……”

    陈安深吸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在他意识到对方不会放过自己后,再如何狡辩掩饰都无济于事,这一瞬间,谈不上福至心灵,更像是一种破罐破摔的心态破土而出,他紧紧盯视着眼前的年轻人,出于自卫的本能令他退后了几步,与对方拉开了一段安全距离,同时拳头下意识握紧,目光迅速观察周围的情况,随时做好了呼喊救命的准备。

    因为仅存的理智告诉自己,他打不过对方。

    单单从对方随手便能撂倒自己的力量足以说明了彼此的实力差距,更何况从小到大陈安便没有和人打过架,除了乱挥王八拳,比谁力气更大外,可以说他一点打架技巧都不会,反倒是小时候经常打架的夏琴倒是懂得些打架技巧,最凶狠的莫过于她出其不意的撩阴腿。

    既然正面打不过对方,又想逃出对方的手心,陈安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便是争取时间向人求救,偏偏大晚上的街巷里根本看不见什么行人,哪怕他呼叫救命,又有多少个人会闻讯赶来帮助自己呢?

    当然,办法不是没有。

    有次他和夏琴闲聊曾谈到如今社会人心自私冷漠的话题,毕竟身为记者的夏琴比普通人接触过太多的人性阴暗面,在说道女性在偏僻地方遭遇暴力犯罪的时候,相较于喊救命而言,不如喊救火更加有用,前者衡量的是陌生路人的勇气与正义,而后者却涉及到路人自身的安危与利益,所以与其去赌陌生路人的正义感,不如直接用恐吓的手段逼迫路人站出来,从而达到获救的目的。

    反正事后得知真相,且自身安危与利益未受损的路人气愤之余最多指责几句,总好过不幸遭到歹徒残害。

    陈安不是女人,但不妨碍他会喊救火自救。

    “盯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花吗?”不同于陈安如履薄冰的高度戒备,双手重新插回上衣兜里的年轻人举止轻浮,显然一副吃定了陈安的样子。“啧啧,就你这弱不禁风的温室宝宝样,文不行,武不行,有点小聪明就想学别人出来行侠仗义替天行道,看多了吧?老实告诉我,指示你来的她现在在哪里?”

    面对年轻人的冷嘲热讽,陈安沉默半晌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她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懂,脑门子上都差刻着白痴两个字。”谁知年轻人摇摇头,目光怜悯地注视着陈安道。

    “什么意思?”陈安顿时一怔。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年轻人不答反问。

    陈安摇头。

    “呵——”年轻人笑容讥诮道。“我是一个驱魔人,现在懂了吗?”

    “……”陈安不懂,如今他的脑子已经完全一头雾水,根本不明白对方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你离死不远了,现在懂了?”年轻人自然看出了陈安的情况,干脆挑明道。

    “为什么我会死?”陈安声音一颤。

    “你好自为之吧。”

    年轻人没有解释,直接摆摆手转身离开。

    “告诉我,我为什么会离死不远?”

    事关自身性命,陈安肯定不会轻易放对方离开,他冲上前,这回轮到他拦住了对方。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而是问指示你来的人。”年轻人瞥了眼陈安。“让开吧,别给自己找难堪。”

    “那你能救我吗?”陈安忙问。

    “我为什么要救你?”年轻人感到好笑。“你我无缘无故,偏偏你却意图对付我,我可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

    说着,年轻人伸手便把陈安推开,头也不回地走向1056号楼。

    陈安没有追上去,或许他知道追上去都不会有结果,万一惹怒对方,难保年轻人会教训自己一顿,他愣在原地许久,最终抬头看了眼1056楼刚刚亮起灯光的房间,默默离开了这片住宅区。

    “你找到他了?”

    住宅区外,红衣小女孩似乎早已等候多时,他前脚刚一走出,后脚她便迎上前来。

    “是的。”

    陈安停住脚步,目光紧紧盯视着小女孩。

    “你为何不杀了他帮欣欣报仇。”红衣小女孩露出渗人的笑容冰冷道。

    “我没有能力杀死他。”陈安道。

    “你不杀他,死的人便会是你。”红衣小女孩瞬间面无表情道。

    “即便我杀了他,我终究还是会死吧。”陈安突然变得毫不畏惧地与小女孩对视道。

    “你们见面了?这是他对你说的吗?”红衣小女孩冷笑出声。

    “这都不重要!我只要知道!他为什么会说我离死不远了?”陈安朝红衣小女孩发出低吼道。“是你,一定是你向我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你觉得我骗了你?”红衣小女孩浑身都冒出烧焦的味道,脸颊肌肤都显露出一块块狰狞恐怖的血肉。“为什么你认为不是他在骗你?为什么叔叔你不肯相信欣欣?”

    “问为什么的应该是我!为什么你不找其他人,偏偏要找上我!”见到对方露出真容,陈安下意识退了数步咬牙切齿道。

    “因为,是你自己让她找上的你。”

    这时候,身后传来的一个陌生声音回答了陈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