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出现
    在街边面馆味同嚼蜡地解决掉晚餐,浑浑噩噩地返回家里,陈安的精神状态都在紧绷与恍惚的界限相互摇摆,一面是克制,一面是压抑,并随时都可能跌入名为崩溃的谷底深渊。

    他的心已经彻底乱了。

    焦躁,惶恐,茫然等种种不安的负面情绪不断冲击着他的大脑,哪怕想要片刻的冷静都办不到,因为大脑里每时每刻都在冒出各种胡思乱想的猜测,尽管他可以放空脑袋什么都不去想,但这种消极式的发呆与逃避并无两样。

    “陈安,你怎么了?看上去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没有加班的夏琴比陈安提前回到了家里,陈安打开门的时候,她正躺在小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看时尚杂志打发着时间,而陈安的异状明显吸引了她的注意,但她却没有多想,只当是工作忙碌导致的原因,毕竟有时候她加班太晚回到家都是这幅德行,身心疲惫到感觉什么事情都不想理会,只想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尤其是大姨妈来的时候,她简直和一个火药桶似的,稍微不顺心便一点就炸。

    “今天工作出了点岔子,挨批评了。”陈安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半真半假地向夏琴解释道。

    “问题严重吗?”夏琴顿时关心道。

    “有点,经理警告了我,说是再这样下去会影响到我的转正评定。”陈安轻叹口气道。

    “难怪你的脸色这么消沉颓靡。”夏琴朝他招了招手道。“快到姐姐这里来,让姐姐好好安慰安慰你。”

    “放心吧,这点抗压能力哥哥还是有点。”陈安哭笑不得,上前便伸手揉了揉夏琴的小脑袋,顺势躺在了她的肩膀上闭目养神起来。

    夏琴搂过陈安的脑袋轻声道:“很累吗?”

    “再累也比不上你累。”陈安道。“睡一觉就好了。”

    “陈安,最近一段时间我总感觉你心里有事瞒着我。”夏琴的手指撩拨理顺着陈安有些凌乱的头发突然道。

    “你我朝夕相处的,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陈安心中一凛,表面却不动声色道。

    “直觉,女人的直觉!”夏琴双手将陈安的脑袋捧向自己道。“陈安,睁开眼睛看着我。”

    “干嘛?”陈安无奈地睁开眼道。

    “你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心里没有事瞒着我。”夏琴神色认真道。

    “行了,别闹了。”然而陈安却直接将脑袋挣脱开夏琴的双手站了起来,径直向着卧室走去。“我要去洗澡了。”

    夏琴怔了一下,她没有继续追问,只是深深地看向他的背影。

    作为十几年的青梅竹马,夏琴可以说是世上最了解陈安的人,从刚才他逃避自己质问的举动便让夏琴确定了他心里有事,既然他不准备说,她自然不会刨根问底,她知道时候到了陈安必定会向她坦白。

    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过度的好奇未必是一件好事。

    洗完澡回来,夏琴已经躺在了床上看书,他知道夏琴觉察到了什么,但她没有直接揭穿,为此他内心非常感激夏琴的通情达理,可背负的压力却愈来愈沉重,洗澡途中他一直都在犹豫是否要告诉夏琴实情,问题是她会相信自己身上遭遇的荒诞之事吗?再者,他也不想把夏琴拖入到他目前所处的泥潭里。

    “后天我们放假,你们那边呢?”

    陈安刚躺上床,夏琴便看似若无其事问道。

    “不出意外的话,假期不会取消。”陈安随口道。

    排除大周法定节假日,在苍阳凡是正规的企业公司都是统一周末休息一天,如果碰到黑心点的公司,可能会十天一休,或者十五天一休,尤其是郊区某些无证经营的黑工厂更是夸张到全年无休的地步。其实单论辛苦,这些前来苍阳讨生活的外来底层工人比陈安他们都辛苦百倍,若非有一个出身麓山学院的响亮招牌,恐怕陈安他们都好不到哪里去。

    “难得能有时间约会,后天我们去滑冰吧。”夏琴提议道。“而且大冬天的我还想去吃火锅!”

    “没问题。”陈安点头应承道。

    “对了,我听师姐说东肴山那边最近有一家温泉馆开业,开业期间一律享受七折优惠,到时候晚上我们再去那里泡泡温泉如何?”夏琴兴致勃勃道。

    “可以,通通都听你的。”陈安轻笑道。

    “忙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是该好好放松休息下了。”夏琴感慨道。“我估摸着这次休息过来,直至年关前我们都没什么时间出去玩乐了。”

    陈安明白夏琴说的意思,距离年关愈尽,工作上愈是忙碌,

    “别想太多了,反正离年关也没多少天了,熬一熬就能回家过年了。”

    “时间不早了,关灯睡觉吧。”

    ……

    ……

    这一觉陈安睡得很舒服,因为红衣小女孩始终没有出现扰乱自己的心神,但他清楚,对方很可能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无时无刻都盯视着自己。

    说来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做梦了,更准确的说,自从他来到麓山书院上学后便不再像原来每天都频繁做梦,随着时间的推移,做梦都变得毫无规律,有时候三天做一次,有时候大半个月才做一次,而且梦境的内容都不如以往诡谲怪诞,常常是站在普通人的视觉体验着另一番不同的人生。

    或许是做梦做多了,再加上梦醒后梦境的记忆飞速消散淡忘,导致他都很少关心梦的情况,日记的记录都变得简单,远没有之前的详细。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伸展着懒腰走出公司大门。

    陈安突然脚步一滞。

    因为他看见前方不远处红衣小女孩正微笑地朝他招了招手,意思不言而喻。

    拳头紧握,松开,深吸口气,他面无表情地走了上去。

    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他只能无奈接受现实。

    搭乘公共电车来到南城区那家杂货店,店铺的老板依然和昨儿一样躺在椅子听着收音机里的戏曲,他轻敲了下柜台面便惊醒了老板。

    “酗子,来了?”老伯重重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道。

    “嗯。”

    “你要打听的人我帮你找到了,对方是前两个月搬来这边的,好像姓蓝,名字倒是不记得了,他现在就居住门牌1056号那栋楼的505。”老伯毫不拖泥带水道。

    “谢谢您了,老板。”陈安没有继续客套,转身便准备离开。

    “恕我多嘴问下,那小子犯了啥事?”老伯开口叫住了他。

    “欠债。”

    人命债!

    陈安心里补充了一句,随即走出了杂货店。

    按照老伯的说明,陈安沿着门牌号一路找到了1056号,他站在巷子口,抬头望着眼前违章加盖到五层楼房的建筑,对方居住的505便在顶层,夜幕降临,而五楼房间仅仅亮了最里层的一处。

    他在犹豫着,是否要上楼查探一番。

    还是报警吧?……不行!报警没有证据,何况报警打草惊蛇后,对方一旦搬离这里,再想找到他可不容易了,要知道红衣小女孩给他的期限只剩最后两天了。

    这时候。

    一个面相冷酷的年轻人从远处缓缓走来,最后停在了门牌1056号楼房前,长头发,小眼睛,厚嘴唇,尽管因为灯光原因看不清他唇上是否有黑痣,但陈安几乎可以断定对方便是红衣小女孩说的恶人。

    要不要跟上去呢?

    熟料他刚冒出这个念头,正准备进入1056号楼的年轻人脚步一顿,瞬间扭头看向了陈安所在的巷子口,吓得陈安立刻缩回了脑袋。

    “你是在找我吗?”

    良久,等陈安抚平剧烈跳动的心脏,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看向楼房处,却发现楼梯口早已不见了年轻人的踪影,他舒了口气,而背后突然冒出的一个冰冷声音令他差点魂飞天外。

    脖子僵硬地转动过去,只见消失的年轻人便站在他身后,双手插在上衣外套的口袋里,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