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胁迫
    “陈安,早餐放桌上了,我这边先去上班了,你也赶紧起床吧,都已经差不多八点了。”

    清晨,夏琴急急忙忙地催促声吵醒了睡梦中的陈安,等他睁眼醒来的时候,只听见大门重重关上的声音,打着哈欠爬起床来到客厅,随意瞄了眼墙上的挂钟,时值八点零二分。

    他和夏琴的上班时间是不同的,夏琴是八点半必须到报社打卡,而他则是九点才正式上班,最初工作的时候,两人还会同时起床结伴乘车前往公司,后来因为工作忙碌导致睡眠不足的关系,彼此才渐渐错开了起床上班的时间。

    在卫生间刷牙到一半,陈安突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他扬起脑袋瞥向墙上的镜子,赫然见到脖子处有一道青紫色的掐痕,伸手轻戳,虽然不痛,可却有碍观瞻,他人看见难免会有闲言碎语。

    洗漱完毕,陈安穿戴好衣服,尤其是脖颈处用领子遮掩得严严实实,他在镜子前几番打量,确认不会被人看出问题才放心来到桌前享用夏琴买好的早餐。

    “叔叔,你准备好去帮欣欣报仇了吗?”

    熟料他刚吃了两口包子,脑海里凭空响起的一个稚嫩声音便让他失去了胃口。

    陈安脖子僵硬地扭头看向大门的鞋柜旁,一个身穿红衣的小女孩静静地站在那里,惨白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视着自己。

    “……叔叔等会要去上班,下班后叔叔才有时间帮欣欣报仇!”陈安沉默片刻道。“欣欣,你应该知道什么是上班吧?”

    “知道,爸爸妈妈就经常因为上班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红衣小女孩面无表情道。

    “但如果爸爸妈妈不去上班工作,他们便无法赚到钱养活欣欣,更买不了好吃好玩的给欣欣。”陈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充满说服力道。“叔叔也是一样的,如果叔叔不去上班工作,叔叔便没有能力给欣欣报仇。”

    “叔叔,你以为欣欣是幼儿园的孝子这么容易上当受骗吗?”红衣小女孩深深地看了陈安一眼。“欣欣只会给叔叔三天的时间,一旦三天内叔叔没有帮欣欣报仇,叔叔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话落,红衣小女孩的身影渐渐消散在空气之中。

    嘭——

    陈安愤怒地握紧拳头砸在桌上,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良久,他才总算冷静下来。

    单从红衣小女孩在天台差点杀死他的举动便能知道,她根本是一个无法理喻的厉鬼!稍有不合心意立刻翻脸,问题是迫于对方的威胁他却不得不忍辱求全。

    他怕死,更怕无辜连累到夏琴。

    他已经非常克制自己,到头来才发现,他冷静不了,理智不了,镇定不了,偏偏他拿红衣小女孩一点办法都没有,这种无力与憋屈感让人时刻都饱受着痛苦的煎熬。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他扪心自问。

    二十四年的人生,不咸不淡的平凡人生,为何一夕间完全翻天覆地?他明明不过是一介普通人而已,为什么这些乱七八糟狗屁倒灶的事情会找上自己?

    ……

    ……

    “陈安,今天身体还是不舒服吗?要不要请假去医馆看下?”

    公司。

    老梁拍了下陈安的肩膀,把他从办公室叫到了走廊,神色颇为严肃道。

    身为陈安的上级领导,老梁对于初到公司半年的新人陈安还是非常看好的,工作态度积极认真,性格谦和礼貌,同事间的关系都相处得十分融洽,这样的职员下属的确令人挑不出什么瑕疵。昨天陈安他们出差回来,老梁从宋刚口里了解到陈安身体不适故而没有返回公司,这点他可以理解,毕竟在他年轻那会,有时候出差难免碰到水土不服的情况。

    可今天开会,陈安一直都表现得心不在焉的样子,有好几次叫到他的名字,他都迟迟才反应过来,毫无疑问,老梁对他今天的工作态度很不满意。

    但他没有明确说出来,而是用了一种委婉的说话方式。

    “抱歉,梁经理,我为我今天的工作态度深感愧疚。”陈安当然听出了老梁话里的潜台词,连忙第一时间认错。

    “小陈,你知道我是一直看好你的工作能力的,平日里你的表现我也同样看在眼里,不出意外,明年你的转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如果你现在便开始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抱歉,将来我会是第一个否决你转正的人。”老梁语气严厉道。“如果你身体不舒服,或者家里有什么事我都可以批准你请假,但什么事都没有的话,我希望你不要怠惰下去,更不要把自身的其他情绪带到工作当中。”

    “我知道了梁经理。”陈安低头道。

    “牢记我说过的话!你现在回去工作吧。”老梁说完便摇摇头离开了走廊。

    回到办公室,距离陈安办公桌最近的同事凌涛左右看了眼,趁机凑上前捂嘴轻声道。

    “陈安,挨批评了?”

    “是。”陈安兴致缺缺道。

    “之前开会我都提醒你几次了,可你还是陷入魔怔一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让你心不在焉的?”凌涛有着一颗强烈的八卦之心。

    “没,只是昨晚没休息好而已。”

    陈安勉强一笑,他当然不会说,开会的时候,红衣小女孩便站在会议室的台上,结果在场二十多个人,包括台上主持会议的老梁,除他之外没有一个人看见小女孩,这让他如何能在会上专心听讲?

    “切,没意思。”凌涛撇撇嘴便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事关自己的饭碗,陈安不敢再有任何疏忽懈怠,一整天忙碌的工作下来,等到下班的时候,他几乎都将小女孩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直至下班,来到车站准备搭乘公共电车回家,红衣小女孩的声音在脑海里突然猝不及防地响起。

    “叔叔,你忘了什么事情吗?”

    “……”

    他的眼睛下意识瞥向右手边,只见红衣小女孩露出了一副诡异的微笑看着自己。

    二话不说,陈安掉头便离开车站来到附近偏僻无人的巷子内,他靠在墙壁上深吸口气,望向一路跟随他到来的红衣小女孩咬牙道。

    “说吧,你要我怎么帮你报仇!”

    “叔叔,你和我来。”

    红衣小女孩微笑地朝她招了招手,转身便带着他前往到另一个车站,搭上了一条与回家路线截然相反的公共电车。

    不知过了多久,电车在南城区的一个车站停下,红衣小女孩飘出了车外,而陈安迅速跟上,走着走着,夜色都已经悄悄降临,一人一鬼顿时在一片住宅区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带来我这里?”南城区与南山区只有一字之差,两个城区尽管同在一个方向,可南山区拆迁得早,提前便完成了城区改造,建设发展远不是南城区所能比拟,他记得小女孩是死于南山区,但她却把自己带来了南城区,这里面有什么意图吗?

    “叔叔,杀害欣欣的人便住在这里。”

    红衣小女孩伸手指向前方的住宅区解释了他的疑惑。

    “这么大一片住宅区,你知道他具体住在哪里吗?”陈安望向眼前低矮拥挤的大片民房建筑蹙眉道。

    “不知道。”红衣小女孩声音清冷道。“因为欣欣不敢太过靠近里面,否则那个恶人会发现欣欣的。”

    “那你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吗?”陈安沉声道。

    “那个恶人好像和叔叔一样大,但他没有叔叔好看,欣欣记得,他的头发有点长,眼睛有点小,嘴唇有点厚,胡子有点乱糟糟……”红衣小女孩描述道。

    “……那他有什么和别人长相不同的地方吗?”按照小女孩的描述,满大街上都能找出一大堆这样的人,所以陈安唯有再次提醒强调道。

    “我记起来了,那个恶人的嘴唇上方有一颗显眼的黑痣。”小女孩想了下道。

    “黑痣吗?我知道了。”陈安点点头若有所思道。“但今天已经很晚了,想要找到你说的恶人可谓是大海捞针……”

    “叔叔,你打算就这样回去吗?”未等陈安把话说完,小女孩便粗暴地打断道。

    “……”陈安不用去看都知道小女孩在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假如他不做点什么,恐怕小女孩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我知道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吧。”

    说完,他便大步迈向前方昏暗的住宅区,一路上陈安似乎都在寻找着什么,当他看见一处亮着灯光的杂货店立刻走了过去。

    “老板,我想和你打听个人。”

    老板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伯,他躺在一张椅子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衣,闭着眼似乎沉浸在柜台上收音机播放的戏曲,同时嘴里无意识吟唱着听不清楚的曲调。

    陈安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心疼地拍在柜台上,声音轻柔道。

    老伯的眼睛露出了一条缝隙,瞥了眼柜台上的钱后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拿起柜台上的百元大钞弹了一下,辨识过真伪后才懒洋洋地打量起陈安道。

    “酗子,你想打听谁?”

    “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男人,长头发,小眼睛,厚嘴唇,唇上有颗显眼的黑痣,请问老伯您见过这个人吗?”陈安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将钞票收入怀中深吸口气道。

    “好像有点印象。”老伯思索半晌道。

    “请问您知道他住什么地方吗?”陈安连忙追问。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老伯打了个哈欠道。“不过你明天应该就能知道了。”

    “好的,谢谢您老伯,明天这个时间点我再过来。”

    陈安立马心领神会,随即转身离开。

    “叔叔,有什么收获吗?”

    刚出这片住宅区,陈安便碰到了红衣小女孩浮现在眼前。

    “我已经拜托人去打听了,最迟明天便会有结果,你现在满意了吧?”陈安语气生硬道。

    “一天过去了,叔叔,你还剩下最后两天的时间哦。”红衣小女孩没有在意陈安的态度,笑容阴森森地说完这句后便消失在了他面前。

    原地驻足片刻,松开紧握的拳头,陈安环视一圈,径直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夜深了,他早已饥肠辘辘,打算先找个小酒馆吃了晚饭再回去,敲他想起了上次吃饭的小酒馆离这附近不远,干脆直接找了过去。

    熟料当他走入那条巷子后,他却根本没有看见这条巷子有什么小酒馆,更准确的说,这条巷子的两边都是墙壁。

    “……”

    走错了?不对!就是这里!

    为什么这条巷子的小酒馆不见了?

    一瞬间,陈安的思维凝固了,只感到彻骨的寒意席卷全身。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