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见鬼 二
    陈安呼吸一窒,心脏像是有一双手死死攥紧,浑身上下都寒毛耸立泛起了鸡皮疙瘩,声音都卡在了喉咙里无法大叫出来。再者,夏琴便在旁边沉睡,他既不敢惊醒夏琴,也不敢刺激到眼前的红衣小女孩。

    大脑在陷入短暂的空白后,陈安僵硬的身体终于动弹了下手指,止不住狂跳的眼皮都渐渐开始舒缓,停止的呼吸都散出了一丝浊气。

    冷静!冷静!

    本能在疯狂预警,一团浆糊迟钝的混乱思维都变得清晰起来,此时此刻,他的心底只有一个声音在回响!

    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好夏琴!

    他不敢闭眼,因为他害怕闭眼之后,谁知道红衣小女孩是否会趁机伤害自己与夏琴,其实不怪乎他会有这种想法,毕竟在描写鬼怪的奇闻异志里,鬼怪与人类都是势不两立的存在。

    正当他绞尽脑汁思考着如何面对红衣小女孩的时候,她却突然转过身子飘向了卧室的门口。

    她在卧室门口停留了一下,扭头深深看了眼陈安便穿过紧闭的房门消失不见。

    不知为何,陈安莫名理解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跟我来。

    去?还是不去?

    脑海里有两个声音在激烈斗争,如同瘫痪在床的陈安转过头看着熟睡的夏琴,探出脑袋轻吻了下她的额头,仿佛下了偌大的决心从床上爬了起来。

    “陈安?不睡觉干嘛呢……”

    背后,夏琴似乎醒来过来,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呢喃。

    “我上个厕所,乖,继续睡吧。”

    陈安穿好了拖鞋站起身来,伸手将被子好好盖在夏琴的身上。

    “嗯……”

    夏琴没有睁眼,鼻子里轻哼一声便继续沉沉睡去。

    走到卧室的门前,握住门把,感受着夜里的凉意,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咔嚓——

    陈安打开门的瞬间,他便看见红衣小女孩站在了鞋柜旁边,只见她朝自己招了招手,随后又穿过大门离开。

    取过客厅衣架上的大衣披在身上,拿上钥匙,反锁好门,他就像是一只牵线木偶跟了上去,控制住“线头”的红衣小女孩默默引领着他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天台。

    “你究竟想干什么?”

    天台处非常冷,冷冽刺骨的寒冷迎面吹来犹如刀子划过,裸露在外的皮肤随着时间都推移冻得青红,陈安紧紧将大衣裹住身子,目光凝视着站在女墙前的红衣小女孩,他不敢再轻易靠近,以免对方危害到自己的安全。

    彼此对峙了半晌,他再也忍不住开口出声。

    “我们和你无冤无仇的,为何你要出现在我们家里?!”

    话音刚落,红衣小女孩死死盯着他的翻白大眼睛流出了一行血泪,她痛苦地张了张嘴,整张脸都显露出烧焦的血肉肌肤,看似柔顺的黑色长发都蜷曲至头皮,空气隐隐弥漫出一股刺鼻的焦味。

    “叔叔……帮帮我……”

    一个稚嫩清脆的扭曲声音在陈安脑海里突兀响起,发自心里的恐惧令他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可双眼始终都盯视着对面容貌大变的红衣小女孩。

    “……”他沉默了片刻,大脑思维在疯狂运转。“小妹妹,我和我女朋友都是普通人,我们能帮你什么?”

    “叔叔……帮帮我……你能帮欣欣的……”

    然而红衣小女孩却充耳不闻般重复道。

    “欣欣……小妹妹,这是你的名字吗?”陈安强忍着牙齿打颤的冲动,深吸口气试图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尽可能获得更多的信息。

    “是的,叔叔,我叫欣欣,刘欣欣……叔叔,求求你一定要帮助欣欣……”

    红衣小女孩变得声泪俱下道。

    “欣欣,叔叔只想问问你,为何你会认定叔叔可以帮你?”或许对方能正常交流的关系,陈安心中的恐惧都降低了不少,冷静都开始占据了上风。

    “因为欣欣从阿姨的身上闻到了叔叔的味道,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欣欣,跟着阿姨便能找到帮助欣欣的人,而叔叔你便是欣欣要找的人。”红衣小女孩道。

    “可是,叔叔真的是一个普通人啊,叔叔能怎么帮你?”陈安迷惑不解道。

    “叔叔不是普通人,因为普通人是看不到欣欣的……”红衣小女孩道。

    “……”

    的确,能够看见鬼的人还是普通人吗?但问题是陈安真的不知道,她为何坚持自己能够帮助她。

    “欣欣,叔叔有一个问题,你一直要叔叔帮助你,请问你究竟想让叔叔帮你什么?”

    “叔叔……请你帮欣欣报仇……”红衣小女孩闻听到这个问题瞬间神色狰狞,恐怖的模样吓得陈安都不由得再次退后了一步。

    “欣欣,我听阿姨说,你不是因为火灾去世的吗?”

    好奇战胜了恐惧,为此陈安都难免疑惑道。

    “不!不是……”红衣小女孩的情绪异常激动尖叫道。“欣欣不是因为火灾死去的,是有人杀害了欣欣……”

    “那欣欣你可以直接去找杀害你的凶手报仇啊!”陈安道。

    “因为欣欣报不了仇……”红衣小女孩顿时痛哭道。“一旦欣欣接近那个恶人,立刻会被他抓住吃掉的……”

    “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陈安当场愣住了。

    随后陈安从红衣小女孩慢慢得知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当时小女孩独自在家午睡,忽然房间有人悄悄撬开门锁潜入进来,并且以极为凶残的手段杀害了小女孩,据红衣小女孩所说,那个恶人在残害自己的时候,曾经在周围布置了奇怪的东西,彷如某种在进行某种神秘的仪式,随着小女孩的死去,生前强大的怨气令她化成厉鬼,可惜在她企图向恶人索命时却遭到了更加痛苦的折磨,就好像一切都是恶人的故意为之,她还记得恶人曾兴奋叫道,说什么他终于收集到最后一个完美的冤魂了。

    在小女孩即将意识消散之际,恶人布置的仪式好像意外出了差错,这才使得小女孩挣脱逃走,而那恶人追之不及,伪造了火灾现丑便匆匆离开。

    小女孩想要报仇,问题是碰到恶人等同于死路一条,结果恰巧碰到夏琴赶到现场,在她的身上,本能告诉她想要报仇的话,必须找到夏琴身上某种味道的源头……

    “这个,欣欣,我觉得这件事情最好还是告诉警察处理,你把恶人在什么地方告诉我,我报警让警察去抓住他。”陈安思索再三道。

    “不!能帮我的只有叔叔!警察叔叔是帮不了欣欣的!”红衣小女孩情绪激动道。

    “可叔叔除了能看见欣欣之外,其他地方真的是一个普通人,叔叔只能求助警察才能帮助欣欣。”陈安咬牙道。

    “叔叔……你不打算帮助欣欣吗?”

    红衣小女孩顿时安静下来,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陈安,声音冰冷地幽幽道。

    “叔叔不是这个意思……”意识到不妙的陈安急忙道。“叔叔的意思是叔叔一个人恐怕难以帮助欣欣报仇,所以必须要求助警察才能帮欣欣报仇!”

    “欣欣说过,只要叔叔能帮欣欣报仇!”

    红衣小女孩发出尖锐的嚎叫,一时间陈安都忍受不住捂着脑袋痛苦地半跪在地上。

    “欣欣,冷静!请你冷静一下……”

    “如果叔叔不能帮欣欣报仇,叔叔就去死吧!”

    不知何时,红衣小女孩出现在陈安身前,纤细的,烧成焦炭的黝黑双手死死掐住了陈安的脖颈,直接嘭地一声撞向了天台的女墙,而身体都渐渐被带向了墙外。

    “住…住手……叔叔帮你!叔叔一定帮你!”

    眼看陈安即将掉下天台,陈安用尽最后一丝气力从喉咙里发出声来。

    脖颈上的压力缓缓消失,重新落在墙内的陈安大口喘着劫后余生的粗气,等到呼吸顺畅平稳,他抬起头,正见小女孩的脸近在咫尺,惨白的双眼相互对视。

    “叔叔,说好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