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春色〕〔三国对我下手了〕〔崇祯本科生〕〔漫漫仙路奇葩多〕〔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湘北的篮球少年〕〔带着三国宝物闯水〕〔都市超级高手〕〔颤抖吧,渣爹〕〔都市超级医圣〕〔山海异兽传〕〔绝世巫医〕〔将军,孤本红妆〕〔怦然心动:居然喜〕〔武炼巅峰〕〔小太监的日常生活〕〔历史大商人〕〔重生之逍遥仙少〕〔极品朋友圈〕〔一品道门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西游之影视大亨 048 五星剧本碎片
    当天晚上,商阳的选择是回高府。

    虽然高府里面现在有不少事端,譬如高才死亡,譬如高翠兰“失踪”。

    但毕竟,猪刚鬣不知所踪,在他的身上还有着不少疑团存在。

    守株待猪。

    等到回了高府客房,商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掏出自己的手机查看。

    “恭喜你完成隐藏任务,!获得任务奖励——影城特殊建筑图纸:影迷招待室(奖励可前往道具栏查看)、五星剧本碎片(可前往剧本栏查看)。”

    简单的拍摄任务之下,真的有隐藏任务!

    这个结果自然让商阳兴奋,高府里面最近一顿忙活,不是无用功。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而且这次的任务奖励,一下子两个。

    特殊建筑图纸,“特殊”两个字,一下子让这份奖励显得高大上起来。商阳没记错的话,当初的经理办公室,可是算基础建设。

    另外一份奖励,五星剧本!

    虽然好像是碎片……但这也足够让只见过一星剧本的商阳兴奋了。

    商阳没多想,直接用有些颤抖的手指,激动地点开了剧本一栏去查看。

    《牵丝戏偶》(五星剧本碎片):

    ……

    东胜神洲边陲。

    “天蓬,不是我不想帮你,但现在冥府已经不归我管束……”泰山府君面露难色。

    “府君,除了你,我再也早不到其他能帮我的人了。”猪刚鬣是一副猪妖嘴脸,苦苦哀求,“我看过她的生死薄,她应该还有六十七年的阳寿才对。一定有人在背后动了手脚,她不该病死的,不该……”

    “天蓬,你知道的。冥府现在被那群贼秃驴接手,即便我想帮你调查是谁在背后动了手脚,也动用不了以前的权力了。”泰山府君叹了口气。

    “可我连她的魂魄都找不到了,哪里都没有……”猪刚鬣只是垂着头,这样讲着。

    像是讲给泰山府君听,也像是自言自语。

    “天蓬……你这又是何苦……”

    这又是何苦。

    要从云端上的仙,跌落成烂泥中的妖?

    ……

    猪刚鬣最后还是离开了东胜神洲,泰山府君已经不是昔日的冥府主宰,他帮不了猪刚鬣。

    不过,猪刚鬣没有直接回高老庄,而是去了浮屠山。

    一棵巨大的香桧树上,是一柴草窝,乌巢禅师端坐其上。

    “老禅师。”猪刚鬣在鸟巢下行了个礼,他想找人说说话。

    “天蓬,我知道你来这的原因。”乌巢禅师离了巢穴,跳下树来。

    跟一个知晓过去未来的人讲话,注定不需要多言。

    “老禅师,能告诉我她的魂魄去了哪里吗?”

    “不在了。”

    沉默。

    猪刚鬣脸上的悲怆神色又浓重了几分。

    “……能告诉我,是谁做的吗?”

    “天蓬。”乌巢禅师双手合十,“你知道这是谁做的,那一些无论你我都奈何不了他们的人。”

    又是沉默。

    猪刚鬣长长的嘴鼻,微微抽动了两下。

    “老禅师,你看过牵丝戏吗?”沉默了许久,也不知道猪刚鬣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这么说道。

    同时他伸出手,在后颈处抓扯了一下,拔下了一撮猪鬃来,轻轻吹了口气。

    猪鬃被吹落到地上,变化成了高翠兰的模样。

    这个“高翠兰”只是站着,没有表情,一动不动。

    乌巢禅师看着猪刚鬣的举动,不讲话。

    “我在高老庄里的时候看过,小小的戏台,丝线拉着的傀儡,戏台后边的唱戏人拉一下,那些傀儡就动一下,挺有意思……说起来,她很喜欢看这个。”可能是想到了她看牵丝戏的样子,看向那个猪鬃变化的“高翠兰”,猪刚鬣木然的脸上,稍稍柔和了一点。

    本来是木偶一般站着的“高翠兰”,慢慢地呈现出一个笑脸来,那是一张像一股能暖酥人心的春风一样的,明朗的笑靥。

    是猪刚鬣心中,牵着高翠兰的手一起看牵丝戏时,她的笑脸。

    “老禅师,其实我就像牵丝戏里的戏偶,不是吗?”猪刚鬣盯着“高翠兰”的脸看了好一会,才又开始讲话。

    浮屠山内,静静的,鸟禽山兽仿佛都止了喧嚣,只有猪刚鬣的声音。

    “他们用手里的丝线扯着我,去做这件事,不做那件事,或者打压这一只戏偶,或者扶持那一只戏偶。他们……总是心里有数。哈哈……什么天蓬元帅,什么八万水军统领!哈哈哈!”

    猪刚鬣笑起来,笑得没心没肺,笑得很畅快,他应该是许久没有这么畅快了。

    但一边的“高翠兰”脸上却是潸然欲泣的悲伤表情,不知道猪刚鬣在心里面想到了什么,给“她”传递了这样的情绪。

    猪刚鬣终于不再笑,停下来,又看着“高翠兰”不动。

    “我记得,人间的时候,你生气起来,爱这样子。”他喃喃讲道。

    身为猪鬃的“高翠兰”,显然是感应到了猪刚鬣的心中所想,“她”把蛾眉紧蹙,杏眼怒睁:“猪!刚!鬣!”

    “她的气量小,每次就算我多看了别人家的姑娘一眼,跟小丫鬟多讲句话。她都会在我背后这样喊着,还揪我的耳朵。”猪刚鬣把眼眉都弯起来,温柔地笑,应该是想到了很快乐的事情。

    “她这样的表情,不管是看多少次,都不会厌,都觉得有趣,都觉得喜欢。”

    “阿弥陀佛。”一直静静看着猪刚鬣的乌巢禅师这时候开口。

    “老禅师,可以麻烦你一件事情吗?”猪刚鬣看了一眼被他晾在一旁许久的乌巢禅师,他心里有一个想法。

    一个大胆的想法。

    一切都可以先知先觉的乌巢禅师只是点点头。

    “我想把自己的灵根抽出来,老禅师能帮帮我吗?”

    “天蓬,你自己应该清楚,你和别的谪仙不一样,你没有投胎。如果没了灵根,你什么都不会记得,会变得和普通人一样。”对猪刚鬣这个有些荒谬胡闹的请求,乌巢禅师没有表现出吃惊,只是简单地这样提醒。

    灵根抽取以后,猪刚鬣便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哦,对啊。什么都不记得……老禅师,在我醒来以后,还希望你能让以后的我知道,她是我的娘子,有劳了。”猪刚鬣指了指“高翠兰”。

    “阿弥陀佛。”乌巢禅师不再讲什么。

    “我想回高府里面,演一出自己的牵丝戏,和‘她’一起。没有拉扯我们,没人控制我们,我们只是在一起。”

    老禅师不讲话,应该就是默认同意了。

    猪刚鬣又回过头去看“高翠兰”,他伸出食指来,轻轻地摩挲过“高翠兰”光滑的脸颊。

    “翠兰亲近相信的人有我、高老头、还有她两个姐姐。哦,还有从小那个在高府里面长大,叫高才的下人……”

    猪刚鬣还在对这个自己变化出的“高翠兰”交代着,他努力想让这个“高翠兰”,更像高翠兰一点……

    浮屠山里的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很久。

    “天蓬,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跟你讲。”闭眼许久的乌巢禅师开口。

    “什么?”

    猪刚鬣回过头看乌巢禅师,他对着“高翠兰”事无巨细的交代,差不多到了尾声。

    “有什么因,就得什么果,老衲刚才看了你可能会种的一千多种因……”

    “那最好的果是什么?”

    “你会护送取经人去往西天,最后位列净坛使者。”

    “哦?那最坏的果呢?”

    “你会护送取经人去往西天,最后位列净坛使者。”

    猪刚鬣不讲话了。

    就像一场牵丝戏,只是戏里面的一个傀儡,无论做什么,无论怎么做,最后的结果,都会和原先写好的戏本一样。

    毕竟,只是一个戏偶,只是一个傀儡。

    “唯独你现在的做法。”乌巢禅师还在讲,“我看不到你的未来。”

    乌巢禅师看不见的未来,这倒是一件很新奇的事情。

    “那,还等什么呢?”猪刚鬣刚刚的愁容一扫而光,那张猪脸上只是明朗的一笑。

    ……

    从先到妖,再到人。

    霓裳啊,翠兰啊……

    娘子,我又去招惹别的姑娘家了。

    再揪住我的耳朵,骂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我可以无限升级〕〔顾晚霍西州〕〔唐案之盛世暮歌〕〔生生不灭〕〔重生全能娇妻:老〕〔撩妻100式:霍少的〕〔仙君别撩,要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