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世界不及一个你〕〔魔改大唐〕〔反穿之媳妇娇娇宠〕〔源赋世界〕〔九龙圣祖〕〔筝仙无双〕〔二婚宠妻很能跑〕〔网游之佣兵世界〕〔神说世界之风起云〕〔最佳赘婿〕〔带着星际闯美幻〕〔权门小老婆〕〔重生之武神大主播〕〔老天逼我当英雄〕〔武侠之我是盗圣〕〔医士无双〕〔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重返诸天〕〔末世宠婚:反派bo〕〔逆天萌宝:尊上又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大佬复苏 103 黑白和疯狂
    老张被压服着跪在地上,只是抬起头用通红的双眼望着自己曾经的岳丈。÷菠∫萝∫小÷说

    王老爷虽然已经白发苍苍,但身体却还算得上老当益壮,特别是一张面庞颇为红润,一看就知平日过得颇为舒坦。

    这张脸他从十几年前就认知,只是从认识以来,这张脸就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他更没有从这张脸上看到过笑容。

    老张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岳丈不会笑,而是他从来不会对自己笑。

    仿佛自己在他眼中,就是一个让人厌恶的老鼠,每次只要看到自己,王老爷的脸色总会变得很阴沉。

    这根本就不是翁婿之间该有的氛围,相比起来,他们或许更像是仇人。

    “丢人现眼?到底是谁丢人现眼?你女儿什么德行你难道不知道?也对,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既然能惯出那样的女儿,这说明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老张面对自己的岳丈,话语铿锵有力,神色间没有丝毫畏惧的神色。

    王老爷闻言目光变得越发阴冷起来。

    而那个压住老张的汉子则很有眼力的一脚踹在老张背上,顿时让老张一阵猛烈咳嗽。

    “我能把女儿下嫁给你,这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但你却身在福中不知福,居然还敢对她进行打骂。”王老爷口中冷哼一声,眼神虽然是落在老张身上,但话语却更像是对周围人群诉说。

    他那女儿不知分寸,把这次的事情闹得太大,如今为了面子,王老爷却是不得不解释一番。

    尽管心知这种解释并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但作为当事人的父亲,他却是不得不说。

    “我女儿虽不说勤劳能干,但也完全当得起贤妻这个角色,她不嫌弃你贫苦,一跟你就是十几年,十几年来吃了多少苦头?”

    “你良心难道给狗吃了,居然会因为一些小事就对她打骂,你难道当真以为她家里无人?”

    说道后来,王老爷的声音几乎都变成了咆哮,从这点便足以看出他有多么生气。

    虽然平时不是很待见这个女儿,但毕竟也是自己的血肉,他王家的人可不是随意让人欺凌的存在。

    当女儿回家哭诉以后,王老爷几乎想也不想的便叫人去寻张大全。

    但派去的人在转了一圈之后,却是回来禀告并没有找到张大全。

    看着哭哭啼啼的女儿,王老爷心中烦闷无比,为了尽快解决此事,他加派人手前去搜寻。

    但一连两天下来,却是丝毫没有找到张大全的踪迹,张大全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而且一些关于他女儿的风言风语也开始在附近几个村子流传,这更让王老爷大动肝火。

    于是他更加不惜一切代价要找出自己这个女婿的踪迹,也终于有人因为财物而心动,并悄悄透露了张大全的藏身之处。

    剩下的自然是捉拿归案!

    ……

    看着在哪里唾沫横飞的王老爷,张大全眼中满是嘲弄的神色。

    如果说他以前对这个老头还稍微有一丝尊敬,那现在这丝尊敬也彻底的消失无踪。

    静静的等王老爷说完,张大全这才冷声开口:“你编够了吗?编够了是不是该我了?”

    说完,也不等王老爷说话,张大全立马冷声道:“你女儿好吃懒做,成天在家除了玩就是吃,老子一天在外面累死累活,回到家甚至还要给她做饭。”

    “做饭已经够让人憋屈的了,但偏偏衣服都还要我一个大男人来洗,老子天天半夜在河边蹲着洗衣服,为的就是不碰到村中那群闲妇,省的她们乱嚼口舌。”

    “懒也就罢了,关键是脾气还不好,稍有不如意就是上蹿下跳,为这事,我不知道被人看了多少次笑话?”

    “村中谁人不知道我怕老婆?但我张大全真的是怕那个泼妇吗?我怕的是他身后的王家人啊!”

    往日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越是说着,张大全越是咬牙切齿。

    “如果这个泼妇背后不是有你们撑腰,老子早就一封休书让她滚蛋了,又哪里能跟她过个十几年。”

    王老爷明显气急,伸出手指颤抖的指着张大全,现在的张大全让他感觉很陌生,他没有了往日面的自己畏畏缩缩的模样,甚至是还敢和自己顶嘴了。

    王老爷气得说不出话,但他旁边的一个中年却是快步走出,在接近张大全以后,毫不犹豫的就是一耳光。

    “给我打,打死这个胡言乱语的东西!”

    这人是张大全的大舅子,也就是他那婆娘的兄长,张大全一席话让他是气的不轻。

    在退钱啊的吩咐下,周围几个汉子顿时往张大全靠拢,并围着他就是一通狠揍。

    张大全被踢翻在地,面对不停落下的拳脚,他只有极力的蜷缩起身体,原本憨厚的面庞也疼的扭曲起来。

    “太惨了!哎!明明只是求饶一番就过去的事情,他却偏偏要死杠到底,这是何必呢!”远处围观的人群中,有人摇头不忍的闭上眼睛。

    “王家这事也太不地道了,张大全既然是他家的女婿,按理说也应该帮衬一二,但老张的日子却是过得颇为清苦……”

    “很明显是看不起这种女婿呗,不然又哪里会不闻不问的。”

    人群中再次响起议论声,更有人不忍心看老张被毒打,从而选择闭上了眼睛。

    “好了!”

    王老爷这时候终于是平复了情绪,在冷笑着看了一会过后,他这才出声喊停。

    几个大汉闻言立马停止手中的动作,而在他们的毒打之下,此时的老张也只剩呻吟的份了。

    “去拿盆水让他清醒清醒,还有,把小姐一起叫来。”王老爷朝身后之人吩咐。

    身后立马有一个仆妇转身离开,再出现时已经是半盏茶的功夫过后。

    而她也不是独自一人前来,跟在她身后的是一个身材肥硕满脸横肉的中年妇女。

    “爹,女儿正准备休息,你把我叫来有什么事?”中年妇女微微弯腰,对王老爷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礼节。

    看着自己的这个女儿,王老爷眼神深处厌恶之色一闪而过,但随后他却是声音平淡的开口:“你看看这是谁?”

    说着他伸手朝着前方一指。

    中年妇女顺着他的手指看去,立马几发现了那个蜷缩在地上的身影。

    虽然只是看到了身影,但做了十几年的夫妻,中年妇女又哪里认不出来这人正是张大全。

    “啊!”

    中年妇女掩口惊呼一声,那模样就像是一头受到惊吓的大肥猪。

    正当周围众人诧异的认为她是在心疼张大全的时候,中年妇女脸上却瞬间泛起惊喜的神色。

    “你们抓到他了,哈哈,太好了,狗日的老张,居然敢对老娘动手,看老娘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

    说着,中年妇女迈步就往前行去,并抬脚就要踹向老张。

    外面众人此时是看得目瞪口呆,同时对于王家小姐的彪悍又有了一层新的认知。

    女儿的这一系列动作让王老爷脸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了。

    “还不住手!”声音像是从牙缝中传出,

    索性王家小姐最后也没有落下大脚,因为她肥硕的身体被那仆妇给拉了回去。

    王家小姐犹自愤愤不甘,并边退边骂:“这个没用的东西,今天一定要让老娘出掉这口恶气……”

    王家小姐被拉到了一旁,并被那个仆妇堵住了嘴巴,然后声音也逐渐变小。

    没有了碍眼的女儿,王老爷这才平复了一下心绪,接着缓步来到老张面前。

    “哗!”

    一盆冰冷的清水从上而下,径直浇了老张满头满身,因为身上伤口的原因,老张顿时浑身一个机灵,并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他现在实在是太虚弱,刚才的一番毒打让老张浑身无处不痛,如果不是因为这盆冷水的刺激,老张甚至都想直接闭上眼睛睡下去。

    视线中王老爷的形象越发清晰,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错觉,此时的老张居然从王老爷脸上看到了一丝笑容。

    那笑容挂在王老爷满是褶皱的脸上,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欲要偷鸡的狐狸。

    “女婿啊,虽然这次的事情你做得不对,但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所以我还是决定给你一次悔过的机会。”

    王老爷笑着说道,语气也罕见的轻柔了几分,如果给不清楚事情原委的人看到,一定会认为他们翁婿感情深厚。

    老张虚弱得说不出话,只是拿眼瞪着王老爷,看他接下来要如何表演。

    “但不管他如何表演,最后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就对了。”对此,老张心中还是有着清楚的认知。

    “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你现在当着大家的面跪下来给我女儿道歉,那这次的事情也就算了。”

    王老爷说完笑眯眯的看着老张,等待着他的答复。

    而老张则趴伏在地上,只是双眼转动像是在思索事情的可能性,见到这一幕,王老爷笑得越发开心。

    他当然不是想要让女儿和张大全复合,因为就是再天真的人也知道,在发生了这种事情以后,两家如今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仇人。

    让女儿去和仇人生活在一起,那不是把她推入火坑吗?尽管心中再不喜欢,但毕竟是自己的闺女,王老爷可不想第二天就听到她的死讯传来。

    而他之所以要老张跪下来道歉,其中无非也就两点原因。

    其一是可以为女儿出一口恶气,其二就是彻底坐实是老张不对在先,这样就算事情传出去,他王家也算保住了几分颜面。

    王老爷打的是一手好算盘,他儿子也转瞬看透了其心思,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下方老张脸色在几经变换以后,这才有一丝渴求浮现而出。

    王老爷人老成精,在看到老张这幅表情以后,脸上笑意越发浓厚。

    “我……”

    张了张嘴,在吐出一个字以后声音却又低了下去。

    “我……答……”

    继续开口,可以看出老张很努力,但话语始终是说不清楚。

    大舅哥见状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向老张靠近了一些,并微微俯身,想要听得更加清楚。

    “我……”老张一张口,一丝鲜血从口中渗出,看着那距离自己不远的耳朵,老张脸上原本渴求的神色瞬间消失无踪。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老张原本委顿在地的身形猛然朝上跃起,接着张开满是血丝的大口就朝眼前的耳朵咬了过去。

    “不好,甫儿快躲!”

    王老爷一直在注意场中情况,几乎在老张脸色刚有变化的时候就察觉到不妙,立马开口提醒。

    但终究还是晚了。

    “啊!”

    一声凄厉的惨嚎,老张大嘴结结实实的咬在了大舅哥耳朵之上,然后奋力撕扯。

    “快……快把他拉开……啊!”大舅哥惨叫撕心裂肺,并拼命想从老张口中挣脱。

    但无论他怎么拳打脚踢,老张就仿佛是认准了猎物的乌龟,就是死死咬着不撒口。

    “快上啊!快上!”王老爷见几个打手愣在一旁,急得是上窜下跳。

    而几个打手这才算是回过神来,接着立马朝老张扑了过去。

    但为时已晚!

    因为此时老张和大舅哥已经自动分割开来。

    不过这种分割是带着剧痛和鲜血,因为老张口中此时正含着一只残缺的耳朵。

    “哈哈……”

    “哈哈……”

    一口吐掉大舅哥的耳朵,老张癫狂的笑了起来。

    看着失去耳朵的儿子,王老爷心中犹如刀割,他伸手对着老张狠狠一指:“打,给我打死他,打到死为止,出了事我来扛着!”

    说完话,王老爷便快步扑到儿子身旁,并心疼的开始查看伤势。

    而几个打手在得到王老爷的命令过后,却是纷纷一脸杀气的向老张包围了过去。

    “老张这次是真的完了啊!”

    院子外面,围观的人群终于是从这震撼的一幕中反应了过来,当即就有人摇头道。

    “真是可惜了,没想到老张也是一条有血性的汉子。”另外有人对老张是刮目相看。

    “血性有什么用?咬掉王甫的耳朵,现在他只有死路一条了。”

    ……

    对于即将到来的血腥场面,人群议论纷纷,并有妇女不忍心的别过头,不想看到老张凄惨的死状。

    “轰!”

    但也就在这时候,院中突然有一阵剧烈的爆响传出,伴随着爆响的,则是一个略显洪亮的声音。

    “张大哥,你在这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我可以无限升级〕〔顾晚霍西州〕〔唐案之盛世暮歌〕〔生生不灭〕〔重生全能娇妻:老〕〔撩妻100式:霍少的〕〔仙君别撩,要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