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仙医〕〔快穿:我只想种田〕〔都市之活了几十亿〕〔从1983开始〕〔七零年代小确幸〕〔邪帝狂后:废材九〕〔重生之家族财阀〕〔重生六零好时光〕〔六宫盛宠:庶女为〕〔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地藏使徒〕〔我靠粉丝修炼成仙〕〔启禀陛下,夫人装〕〔永恒国度〕〔山海异兽传〕〔盛世宠婚:陆先生〕〔殿下万福〕〔狂女翻天:堕落斗〕〔狂女要翻天〕〔恶魔夫君,超好哒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大佬复苏 095 庙中闲话
    “你……你醒了!”

    一转入土地庙,老张顿时就看到同样朝着他打量的李牧。=菠∥萝∥小=说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随后老张赶忙几步上前,也顾不得地上的灰尘,直接就在一旁坐了下来。

    他打开手中的包裹,从其中掏出几张大饼,然后再是一个水袋。

    望了望一旁疑惑望着自己的李牧,老张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道:“昨天把你从虎河中打捞上来,看你浑身伤势严重,就去抓了点药把你安排在这里,也是现在才有时间过来看看。”

    老张说着话,也暗自感慨这个家伙是真的命大,他在来时就做好了面对一具尸体的准备,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已经清醒了过来。

    “就是你救的我!”李牧听到这里也总算明白了全部过程。

    视线打量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憨厚的男子,目光从其沧桑的面部移过,再落在其长满老茧的双掌之上。

    那双手掌上正拿着一个大饼,大饼细腻的表皮和手掌狰狞的老茧形成了无比强烈的对比。

    这种手掌李牧见过,小时候李牧在村中生活,就曾看到很多老一辈的手掌上有这种相似的痕迹。

    那是常年劳作所留下,也是在艰苦的日子中打磨而成,从这一双手李牧就能看出眼前的汉子并不富裕。

    “谈不上救不救的,只是不忍心看你落在荒野!”老张应该不善言辞,所以说完这句话便没了下文。

    他伸手朝李牧递过去大饼,但却见李牧脸上苦笑,却是好一会都没有动作。

    “哦!”狠狠的拍了拍额头,老张黝黑的脸上显出一丝尴尬:“你看我都忘了,你现在不能动是吧!”

    说完话,他动作飞快的逮着大饼狠狠一撕,大饼顿时就被撕下了一小块。

    “我喂给你!”说着就把小块大饼碎屑凑到了李牧嘴边。

    李牧早就饿得受不了了,见状道谢一声,然后不客气的张口吞了下去。

    老张显得很有耐心,他撕扯着大饼喂食李牧,当这个过程结束的时候,老张所带来的大饼已经荡然无存。

    看着直到现在才露出一丝满足神色的李牧,老张心中暗自惊骇。

    “这家伙好大的食量!”

    这两张大饼每一张都有人脸大小,就是老张这种做体力活的人也是一张就能管饱,但他没想到李牧一顿居然就给消灭了个干净。

    “小子李牧,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出手帮忙,我怕是会活活的饿死在这里。”李牧眼神中满是感激。

    这份感激发自真心,如果今次不是有眼前的汉子怜悯于他,他怕是要在饥饿中慢慢死去。

    “不用谢,不用谢,这些都是小事。”老张连连摆手,样子看起来笨拙而又木讷。

    口中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老张神色间却有一丝忧愁闪过。

    今次救治李牧的事情是一个引子,引子点燃了他和家里那婆娘积压已久的矛盾,让两人吵得是不可开交,老张最后也是愤然离家。

    一时半刻间老张是不打算再回去了,他准备在外面好好的待几天,让家里那个婆娘好好冷静冷静。

    想到这里,老张不着痕迹的叹息一声。

    李牧虽然受伤严重,但他的灵觉何其敏锐,老张的叹息虽然轻微,但李牧仍旧是注意到了。

    “老哥怎么了?难道是心中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左右无事,李牧便张口问道。

    老张原本并不打算把这些事情告诉外人,但一直憋在心中却又颇为苦闷,想了想,老张随即开口道:“哎!家门不幸啊!”

    接着他缓缓把心中的愁苦讲了出来。

    原来老张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从其父辈那一代其就是以帮地主耕地为生,日子过得是颇为穷苦。

    因为家庭条件的原因,在老张成年以后,他父母是为他的婚事愁白了头。

    眼看时间过去好几年,而老张也到了三十的年纪,再不结婚怕是彻底的晚了。

    于是在村中一个媒婆的牵线搭桥之下,老张顺利的和镇中一位乡绅的女儿结为了连理。

    穷小子和富家女结合,这听起来或许是天大的好事,但世界上又哪里有这种白得的午餐?

    毫无疑问,那位乡绅的女儿身体有缺陷,她天生就是石女,一生都不可能生育。

    甚至在嫁给老张以前,那女人就有过一个夫婿,只是前一个夫婿在发现这个事实后选择了退婚。

    当老张也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别人或许可以无惧乡绅的权势选择退婚,而他一个穷小子如果这样做的话,下场也只可能是被活活打死。

    万般无奈之下,日子也就只有这样过了下去,而且一过就是十几年的时间。

    在这十几年的时间当中,因为老张为人木讷老实,所以家里的婆娘气焰是越来越嚣张,并常常因为一些小事对老张非打即骂。

    老张虽然也恼怒,但想到妻子身后的家族势力,平素也是敢怒不敢言。

    这也就让老张落得了一个妻管严的名称,并不时被人拿这点来开玩笑。

    原本日子一直这样忍受下去也就过了,但昨天老张不知哪根筋搭错,却是愤怒的回了一句嘴。

    这下可不得了,家里婆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一直从前半夜闹到后半夜,足足让周围村民看了半天的笑话。

    这才在第二天一早,老张连招呼也不打就匆忙离开了家门。

    反正他是不打算在短时间内回去了。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李牧一直听老张讲完事情的经过,随后才叹息一声说道。

    他没想到老张的故事居然这般离奇,如果真要算起来,老张现在的情况确实和上门女婿差不多了。

    在古代,上门女婿是最让人瞧不起的存在,可以想象,平素老张在村中到底承受了多少异样的眼光。

    也只有老张这样木讷的性格才会在十几年的积压以后爆发,如果是换做李牧,怕是当场就要翻脸。

    同情的目光打量老张,李牧心知这也是个可怜人。

    “哎!我苦一苦也就算了,但至今想来,却是无颜面对家中爹娘。”老张叹息,眉宇间满是愁苦。

    婆娘不能生育是老张心中最大的痛,要知道在古代,传宗接代延续香火一直都是人们心中最重要的事情。

    如果一个人没有子嗣,甚至可以被冠以不孝的罪名。

    李牧理解老张的心情,但却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那些都是老张的家事,他一个外人总不能唆使别人离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大唐公主的小驸马〕〔快穿逆袭:BOSS,〕〔唐案之盛世暮歌〕〔生生不灭〕〔名门俏医妃〕〔妃常撩人:王爷,〕〔仙界遥控器〕〔网王之冰封王座〕〔大武魂时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