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绝世武神〕〔反穿第一妖女〕〔世外桃源之七姓传〕〔超强瓷婚:超拽新〕〔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我的无限怪兽分身〕〔春野小神医〕〔都市极品邪僧〕〔荣耀的华娱〕〔硬汉奶爸〕〔一夜蜜爱:神秘老〕〔致命亲爱的〕〔都市跨界高手〕〔总裁老公太凶猛〕〔开局富可敌国〕〔总裁是个妻管严〕〔佔有姜西〕〔DIY大法师〕〔豪门继承人〕〔村野女人香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王之完璧的手札 第四章 用不用弟中弟回报社会这是个问题
    融合怪兽的第一回合不能攻击太过没有道理,他喜欢的假面英雄连续变脸绝技在这个环境下无法使用,以奥特曼为主的新空间更是出场之后打都打不了就要回到额外,雷龙的话就又太欺负人了,所以白鹭决定融合卡组不予考虑。∫菠∠萝∠小∫说

    上级卡组他了解的不多,毕竟上辈子他主要还是在用以全召唤方式为主题的魔术师与dd卡组,与上级召唤实在是不怎么沾边。

    思来想去,白鹭觉得自己暂时果然还是要用……仪式?当然是回报社会的地中族哒!

    “果然能下满强欲的感觉就是爽啊!”

    前往学院都市的列车之上,白鹭总算组好了能为大家带来笑容的地中族卡组。

    在一旁的刻耳柏洛斯尊主则不负白鹭的期待,正坐在法杖上用飞行的方式(笑)与他保持着相对位置,看到少年总算(花半个小时)组完卡组,马上过来检查他是否有投入危险的卡。

    “地中族……都是些我没听说过的精灵啊,看上去你的确用心了,而且也没放什么危险的卡。但话说你这无论什么卡组都要放满强欲和施舍这个奇怪的执念是什么情况?”

    “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机会用这两张卡了,当然是趁着被禁掉之前用个爽啦。”

    本来白鹭其实是想继续用3导师3妖魔,之后下满手坑、红坑以及贴纸的构筑,但考虑到乐趣以及自己大概用不了神字辈的问题,采用了3导师3妖魔2剑士以及其他本家怪一样一张的纯本家魂向地中族构筑(地中族根本没有魂)……由于没动脑子所以组起来当然很快。

    “那么来谈谈之后抵达学院都市后的事吧。根据恩底弥翁的内部消息,我们怀疑这次大赛暗地里没那么简单,异界势力多半是要在这里搞事。所以你不要太把大赛本身放在心上,多多关注背地里的细节吧。嘛,毕竟有我跟着,到时你听指挥就行了。”

    “嗯,明白,反正我对这种比赛兴致不是很高。”

    说到底拿超主流去欺负这个时代的牌友就是一件没意思的事,他的地中族是为开黑暗游戏的孤儿选手准备的——一切不以打牌为目的的决斗都是耍流氓。

    什么时候才能用灵摆和同调呢,白鹭心道,现在这个状况根本就拉不出来自己最喜欢的卡——涅槃之超魔导剑士,不出魂卡就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怎么小哥,你竟然对这种决斗者的盛事都没有兴趣?”

    才刚刚组好卡组就刷出来npc给我打了吗,讲道理我的发型很普通既没有主角相又不引人注目才对?

    白鹭循声望去,发现说话的人是坐在自己对面从一开始就在围观自己组卡组,看上去像是大学生的青年。

    “别不自信嘛,你应该相信你自己的卡组,即便这只是你花半个多小时组出来的也一样。我和你一样都是翘课出来打牌的,如果不全身心投入那不是就对不起被咱们放了鸽子的老师了吗?”

    等等,你翘课是你自己的问题,回去上课啊!

    “总而言之,来决斗吧?”

    “不……”

    “等等布兰奇,这是一个测试你卡组的好机会,不要这么快拒绝他。”

    “……也挺好的吗,那就开一局吧。”

    “决斗。”x2

    由于在列车之内场地不大,二人也只好不用决斗盘在桌子上进行。

    洗牌之时,刻耳柏洛斯尊主发现了白鹭在桌底的小动作。

    “你在做什么?”

    “换卡组,地中族还是太凶残了,现在就用不太合适(小声)。”

    “先攻就让给你啦小哥。”

    “ok,额……”

    看到大学生决定让先,白鹭伸向兜里硬币的手为之一顿,也不再矫情看向上手的五张牌:

    森罗的灵峰(环境)*3:这个卡名效果一回合一次。主要阶段把手卡·场上植物族送去墓地,从卡组选一张[森罗]卡放在卡组最上方;对方回合结束阶段,卡组上方的卡翻开,植物族的场合送去墓地,不是的场合回到最上方或最下方。

    孤火花:一回合一次,解放场上表侧表示植物族一体,从卡组特招一体任意植物族怪兽。

    森罗的施舍:从卡组抽三张卡。[森罗]卡在内的2张卡回到卡组最上方,没有[森罗]卡的场合全部手卡回到卡组最上方。

    竟然一上来就是卡手事故!?

    灵峰的确是核心卡但上手三个白鹭真心消受不起啊!

    “怎么,你这表情,卡手了吗?”

    “哼,完璧的手札!”

    大学生做出了“请”的手势。

    ——总之……重新洗牌好了。

    “我通常召唤孤火花,解放自身做cost发动其效果,从卡组中特殊召唤第二张孤火花,然后洗切卡组。”

    “上来就要重新洗牌吗,布兰奇你和卡组的羁绊不够啊。”

    “这是两回事。然后孤火花b解放自身作cost,从卡组中特殊召唤第三张孤火花,再次洗切卡组。”

    “你对自己的手气是有多不自信啊小哥,没必要洗这么多次吧?”

    “这是两回事!孤火花c再次解放自身作cost,从卡组中特殊召唤[森罗的仙树·凤凰木],然后再洗切卡组。”

    主1凤凰木,手卡4,卡组33。

    ——洗三次牌应该够了吧……

    “我发动魔法卡森罗的施舍,抽三张卡。”

    [森罗的贤树·舍曼将军树]、[森罗的隐蜜·金鱼草]、[森罗的监实者·豌豆]。

    “嗯哼,根据效果再把金鱼草和豌豆送回卡组最上方。接着发动凤凰木的效果,把卡组最上方的卡翻开,是植物族的场合送去墓地。”

    被翻开的当然是刚刚回到卡组顶的金鱼草。

    “金鱼草被翻开送去墓地的场合,再把顶端的卡翻开,植物族的场合送去墓地,而豌豆被送去墓地的场合可以可以复活墓地中4级以下的植物族怪兽。由于被翻到的是怪兽,我还可以抽一张卡。”

    [继承之印]。

    “原来如此,只要你复活孤火花就能够再度从卡组中特殊召唤了。”

    “但我选择特殊召唤金鱼草。”

    主1凤凰木,主2金鱼草,手卡3灵峰1将军树1继承之印,卡组29。

    “发动场地卡森罗的灵峰,将金鱼草送去墓地作cost发动其效果。当[森罗]怪兽被送入墓地时,将军树可以从手卡特招。当金鱼草被送去墓地的场合,同样翻开卡组最上方的卡。”

    c1灵峰c2将军树c3金鱼草,现在开始结算。

    “干,强欲壶……根据金鱼草效果,把强欲之壶送回卡组最下方。”

    白鹭做梦都想发动一次的强欲之壶就这么手动沉底了.jp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新婚秘爱:沈先生〕〔名门俏医妃〕〔荒狱记〕〔序列都市〕〔都市狂兵〕〔公主为妻记〕〔重生初中:学霸女〕〔天价宠儿:总裁的〕〔万界种田系统〕〔军婚100分:首席,〕〔我的绝美老婆〕〔我家后山成了仙界〕〔死亡之最终试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