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偏偏要宠我〕〔重生九零小军嫂〕〔撩妻101次:老公大〕〔我的帝国〕〔南天封仙〕〔恐怖修仙世界〕〔鱼跃沧海〕〔三国之武魂通天〕〔行走在恐怖世界〕〔仙途遗祸〕〔我是东北出马仙〕〔诸天万界神龙系统〕〔艾泽拉斯的泰坦之〕〔大夏纪〕〔美漫之最终执行官〕〔钞烦入盛〕〔篮坛之氪金无敌〕〔重生晚点没事吧〕〔曹操的主厨〕〔都市阴阳师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713章 倚天屠龙记(100)
    鲜于通足智多谋,是这次围攻明教的军师,见空智大师使眼色向自己求救,当即摺扇轻挥,缓步而出。

    张无忌见来者是个四十余岁的中年文士,眉目清秀,俊雅潇洒,心中先存了三分好感,拱手道:“请了,不知这位前辈有何见教。”鲜于通尚未回答,殷天正道:“这是华山派掌门鲜于通,武功平常,鬼计多端。”张无忌一听到鲜于通之名,暗想:“这名字好熟,什么时候听见过啊?”只见鲜于通走到身前一丈开外,立定脚步,拱手说道:“曾少侠请了!”张无忌还礼道:“鲜于掌门请了。”

    鲜于通道:“曾少侠神功盖世,连败崆峒诸老,甚且少林神僧亦甘拜下风,在下佩服之至。不知是那位前辈高人门下,调教出这等近世罕见的少年英侠出来?”

    张无忌一直在思索什么时候听人说起过他的姓名,没答他的问话。

    鲜于通仰天打个哈哈,朗声道:“不知曾少侠何以对自己的师承来历,也有这等难言之隐?古人言道:‘见贤思齐,见不贤……’”

    张无忌听到“见贤思齐”四字,猛地里想起“见死不救”来,登时记起,八年前在蝴蝶谷中之时,胡青牛曾对他言道:华山派的鲜于通害死了他妹子。当时张无忌小小的心灵中曾想:“这鲜于通如此可恶,日后倘若不遭报应,老天爷那里还算有眼?”一凝神之际,将胡青牛的说话清清楚楚的记了起来:“一个少年在苗疆中了金蚕蛊毒,原本非死不可,我三日三夜不睡,耗尽心血救治了他,和他义结金兰,情同手足,那知后来他却害死了我的亲妹子……唉,我那苦命的妹子……我兄妹俩自幼父母见背,相依为命。”胡青牛说这番话时,那满脸皱纹、泪光莹莹的哀伤情状,曾令张无忌大为难过。胡青牛又说,后来曾数次找他报仇,只因华山派人多势众,鲜于通又狡猾多智,胡青牛反而险些命丧他手。

    他想到此处,双眉一挺,两眼神光炯炯,向鲜于通直射过去,又想起鲜于通曾有个弟子薛公远,给金花婆婆打伤后自己救了他性命,那知后来反要将自己煮来吃了。这两师徒恩将仇报,均是卑鄙无耻的奸恶之徒,薛公远已死,眼前这鲜于通却非得好好惩戒一番不可,当下微微一笑,说道:“我又没曾在苗疆中过非死不可的剧毒,又没害死过我金兰之交的妹子,那有什么难言之隐?”

    鲜于通听了这话,不由得全身一颤,背上冷汗直冒。当年他得胡青牛救治性命后,和胡青牛之妹胡青羊相恋。胡青羊以身相许,竟致怀孕,那知鲜于通后来贪图华山派掌门之位,弃了胡青羊不理,和当时华山派掌门的独生爱女成亲。胡青羊羞愤自尽,造成一尸两命的惨事。这件事鲜于通一直遮掩得密不透风,不料事隔二十余年,突然给这少年当众揭了出来,如何不令他惊惶失措?心中立起毒念:“这少年不知如何,竟会得知我的阴私,非下辣手立即除了不可,决不能容他多活一时三刻,否则给他张扬开来,那还了得?”霎时之间镇定如恒,说道:“曾少侠既不肯见告师承,在下便领教曾少侠的高招。咱们点到即止,还盼手下留情。”说着右掌斜立,左掌便向张无忌肩头劈了下来,朗声道:“曾少侠请!”竟不让张无忌再有说话的机会。

    张无忌知他心意,随手举掌轻轻格开,说道:“华山派的武艺高明得很,领不领教,都是一般。倒是鲜于掌门恩将仇报、忘恩负义的功夫,却为人所不及……”

    鲜于通不让他说下去,立即扑上贴身疾攻,使的是华山派绝技之一的七十二路“鹰蛇生死搏”。他收拢摺扇,握在右手,露出铸作蛇头之形的尖利扇柄,左手使的则是鹰爪功路子;右手蛇头点打刺戳,左手则是擒拿扭勾,双手招数截然不同,其实已动用兵器,并非单是拳脚。这路“鹰蛇生死搏”乃华山派已传之百余年的绝技,鹰蛇双式齐施,苍鹰矫矢之姿,毒蛇灵动之势,于一式中同时现出,迅捷狠辣,兼而有之。

    可是力分则弱,这路武功用以对付常人,原能使人左支右绌,顾得东来顾不得西,张无忌只接得数招,便知对方招数虽精,劲力不足,比之空性神僧可差得远了。他随手拆接,朗声道:“鲜于掌门,在下有一件事请教,你当年身中剧毒,已是九死一生,人家拚着三日三夜不睡,竭尽心力的给你治好了,又和你义结金兰、待你情若兄弟。为什么你如此狠心,反而去害死了他妹子?”他话声清亮,朗朗说来,六派人人皆闻。

    鲜于通无言可答,张口骂道:“胡……”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狱魔法〕〔厉少偏偏要宠我〕〔遗世九洲〕〔根达亚之歌〕〔蜀汉陆家军〕〔乒乓小旋风〕〔超神封魔师〕〔极致一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