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书屋〕〔诸天尽头〕〔西游之妖皇崛起〕〔古藏秘文〕〔萌妻十八岁〕〔诸天试武〕〔纵横诸天的武者〕〔位面之金榜题名〕〔黑暗超神〕〔无限世界直播系统〕〔紫星大帝〕〔逆行诸天万界〕〔低配版系统主神〕〔穿呀!主神〕〔老子是强盗〕〔快穿:这个女配很〕〔这里很危险〕〔我真没想重生啊〕〔毒妃倾城:夫君,〕〔我老婆是女王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624章 倚天屠龙记(11)
    大屋前后五进,共有三四十间,屋内黑沉沉的没一处灯火。俞岱岩心想:“浓烟从中间一进屋中冒出,该处想必有人。”抬头认明浓烟喷出之处,快步走去,只听得厅中传出猛火烧柴的毕剥之声。他转过一道照壁,跨步走向正厅,突然光亮耀眼,一股热气扑面而来,便即停步,见厅心一只岩石砌成的大炉子,火焰升腾,炉旁分站三人,分拉三只大风箱向炉中扇火。炉中横架着一柄三尺来长、乌沉沉的大刀。

    那三人都是六十来岁老者,一色的青布袍子,满头满脸都是灰土,袍子上点点斑斑,到处是火星溅开来烧出的破洞。那三人同时鼓风,火焰升起五尺来高,绕着大刀,嗤嗤声响。俞岱岩站立处和那炉子相距数丈,已热得厉害,炉火之烈,可想而知,但见火焰由红转青,由青转白,大刀却始终黑黝黝地,竟没起半点暗红之色。

    便在此时,屋顶上忽有个嘶哑的声音叫道:“损毁宝刀,伤天害理,快住手!”

    俞岱岩一听,知道途中所遇那白袍客到了。三个鼓风炼刀的老者恍若不闻,只是鼓风更急。但听得屋顶“嘿嘿嘿”三声冷笑,檐前一声响,那白袍客已闪身而进。

    这时厅中炉火正旺,俞岱岩瞧得清楚,见这白袍客四十左右年纪,脸色惨白,隐隐透出一股青气,他双手空空,冷然说道:“长白三禽,你们想得屠龙宝刀,那也罢了,何以胆敢用炉火损毁宝物?”说着踏步上前。

    三名老者中西首一人探身而前,左手倏出,往白袍客脸上抓去。白袍客侧首避过,抢上一步。东首那老者见他逼近身来,提起炉子旁的大铁锤,呼的一声,向他头顶猛击而下。白袍客身子微侧,铁锤着地,砰的一声响,火星四溅,原来地下铺的不是寻常青砖,却是坚硬异常的花冈石。西首老者手离风箱,自旁夹攻,双手犹如鸡爪,上下飞舞,攻势凌厉。

    俞岱岩见白袍客的武功确是少林一派,但出手阴狠歹毒,与少林派刚猛正大的名门手法殊不相同。斗了数合,那使铁锤的老者大声喝道:“阁下是谁?便要此宝刀,也得留个万儿。”白袍客冷笑三声,只不答话。猛地里一个转身,两手抓出,喀喀两响,西首老者双腕齐折,东首老者铁锤脱手。大铁锤向上疾飞,穿破屋顶,直堕入院子中,响声猛恶之极。这老者俯身提起一柄火钳,便向炉中去夹那大刀。

    站在南首的老者手中扣着暗器,俟机伤敌,但白袍客转身迅速,一直没找着空子,这时见东首老者用火钳去夹大刀,突然伸手入炉,抢先抓住刀柄,提了出来,一握住刀柄,一股白烟冒起,各人鼻中闻到一阵焦臭,他右手掌心登时烧焦。但他兀自不放,提着大刀向后急跃,跟着一个踉跄,便欲跌倒。他左手伸上,托住刀背,这才站定身子,似乎那刀太重,单手提不起来,但这么一来,左手手掌心也烧得嗤嗤声响。

    余人尽皆骇然,一呆之下,但见那老者双手捧着大刀,向外狂奔。

    白袍客冷笑道:“有这等便宜事?”手臂长出,已抓住他背心。那老者顺手回掠,挥转大刀。刀锋未到,便已热气扑面,白袍客的鬓发眉毛都卷曲起来。他不敢挡架,手上劲力送出,将老者连人带刀掷向洪炉。

    俞岱岩本觉这干人个个凶狠悍恶,事不关己,也就不必出手。这时见老者命在顷刻,只要一入炉中,立时化成焦炭,终究救命要紧,当即纵身高跃,一转一折,在半空中伸下手来,抓住那老者的发髻一提,轻轻巧巧的落在一旁。

    白袍客和长白三禽早见他站在一旁,一直无暇理会,突见他显示了这手上乘轻功,尽皆吃惊。白袍客长眉上扬,问道:“这便是天下闻名的‘梯云纵’么?”

    俞岱岩听他叫出了自己这路轻功的名目,微微一惊,又暗感得意:“我武当派功夫名扬天下,声威远播。”说道:“不敢请教尊驾贵姓大名?在下这点儿微末功夫,何足道哉!”那白袍客道:“很好,武当派的轻功果然有两下子。”口气甚为傲慢。

    俞岱岩心头有气,却不发作,说道:“尊驾途中一举手而毙海沙派高手,功夫神出鬼没,更令人莫测高深。”那人心头一凛,暗想:“这事居然叫你看见了,我却没瞧见你啊。不知你这小子当时躲在何处?”淡淡的道:“不错,我这门武功,旁人原不易领会,别说阁下,便武当派掌门人张老头儿,也未必懂得。”

    俞岱岩听那白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名门俏医妃〕〔新婚秘爱:沈先生〕〔荒狱记〕〔公主为妻记〕〔序列都市〕〔重生初中:学霸女〕〔我的绝美老婆〕〔都市狂兵〕〔我家后山成了仙界〕〔死亡之最终试炼〕〔为你所致〕〔墨引流觞〕〔带着系统做神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