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偏偏要宠我〕〔重生九零小军嫂〕〔撩妻101次:老公大〕〔我的帝国〕〔南天封仙〕〔恐怖修仙世界〕〔鱼跃沧海〕〔三国之武魂通天〕〔行走在恐怖世界〕〔仙途遗祸〕〔我是东北出马仙〕〔诸天万界神龙系统〕〔艾泽拉斯的泰坦之〕〔大夏纪〕〔美漫之最终执行官〕〔钞烦入盛〕〔篮坛之氪金无敌〕〔重生晚点没事吧〕〔曹操的主厨〕〔都市阴阳师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594章 雪山飞狐(31)
    她听了一会,烦躁起来,正要回房,忽听得呀的一声,东边一间客房的板门推开,出来一个少年书生。只听他朗声说道:“两位何事争吵?有话好好分辨道理,何必动刀动枪?”他一面说,一面走到男女两人窗下,似要劝解。萧中慧心道:“那恶徒如此凶蛮,谁来跟你讲理?”只听得那房中兵刃相交之声又起,小儿啼哭之声越来越响,蓦地里一粒弹丸从窗格中飞出,啪的一声,正好将那书生的帽子打落在地。那书生叫道:“啊哟,不好!”接着喃喃自言自语:“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还是明哲保身要紧。”说着慢慢踱回房去。

    萧中慧既觉好笑,又为那女子着急,心想那恶贼肆无忌惮,这女子非吃大亏不可。

    但这时那房中斗殴之声已息,客店中登时静了下来。萧中慧心下琢磨:“爹爹常说,行事当分轻重缓急,眼前盗刀要紧,只好让那凶徒无法无天。”回到房中,关上了门,躺在炕上,寻思如何盗劫宝刀:“这镖队的人可真不少,我一个人怎对付得了?本该连夜赶回晋阳,去跟爹爹说知,让他来调兵遣将。可是若我用计将刀盗来,双手捧给爹爹,岂不更妙?”想到得意之处,左边脸颊上那个酒窝儿深深陷了进去。可是用什么计呢?

    她自幼得爹爹调教,武功不弱。但说到用计,咱们的萧姑娘可不大在行,肚里计策并不算多,简直可以说不大有。

    她躺在炕上,想得头也痛了,虽想出了五六个法儿,但仔细一琢磨,竟没一条管用。蒙蒙眬眬间眼皮重了起来,静夜之中,忽听得笃、笃、笃……一声一声自远而近的响着,有人以铁杖敲击街上石板,一路行来,显是个盲人。

    敲击声响到客店之前,戛然而止,接着那铁杖便在店门上突、突、突的敲响,跟着是店小二开门声、呵斥声,一个苍老的声音哀求着要一间店房。店小二要他先给钱,那老瞎子给了钱,可是还差着两吊。于是推拒声、祈恳声、店小二骂人的污言秽语,一句一句传入萧中慧耳里。

    她越听越觉那盲人可怜,翻身坐起,在包袱中拿了一小锭银子,开门出去,却见那书生已在指手划脚、之乎者也的跟店小二理论,看来他虽要明哲保身,仍不免喜欢多管闲事。只听他说道:“小二哥,敬老恤贫,乃是美德,差这两吊钱,你就给他垫了,也就完啦。”店小二怒道:“相公的话倒说得好听,你既好心,那你便给他垫了啊。”那书生道:“你这话又不对了。想我是行旅之人,盘缠带得不多,宝店的价钱又大得吓人,倘若随便出手,转眼间便如夫子之厄于陈蔡了。因此,所以,还是小二哥少收两吊钱吧。”

    萧中慧噗哧一笑,叫道:“喂,小二哥,这钱我给垫了,接着!”店小二一抬头,只见白光一闪,一块碎银飞了过来,忙伸手去接。他这双手银子是接惯了的,可说百不失一,这般空中飞来的银子,这次却是生平破题儿头一遭来接,不免少了习练,噗的一声,那块银子已打中了他胸口,虽说是银子,来者不拒,但打在身上不免也有点儿疼痛,忍不住“啊哟”一声,叫了出来。

    那书生道:“你瞧,人家年纪轻轻一位大姑娘,尚且如此好心。小二哥,你枉为男子汉,可差得远了。”萧中慧向他扫了一眼,见他长脸俊目,剑眉斜飞,容颜间英气逼人,心中一跳,忙低下头去。只听那老瞎子道:“多谢相公好心,你给老瞎子付了房饭钱,当真多谢多谢,但不知恩公高姓大名,我瞎子记在心中,日后也好感恩报德。”那书生道:“小可姓袁名冠南,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这房饭钱,其实不是我代惠的。老丈你尊姓大名啊?”那老瞎子道:“我瞎子的贱名,叫做卓天雄。”

    萧中慧心中正自好笑:“这老瞎子当真眼盲心也盲,明明是我给的银子,却去多谢旁人。”突然间听到“卓天雄”三字,心头一震:“这名字好像听见过的。那天爹爹和大妈似乎曾低声说过这个名字,那时我刚好走过大妈房门口,爹爹和大妈一见到我,便住了口。但说不定是同名同姓,更许是音同字不同。爹爹怎能识得这老瞎子?”

    袁冠南伴了卓天雄,随着店小二走到内院。经过萧中慧身旁时,袁冠南突然躬身长揖,说道:“姑娘,你带了很多银子出来么?”萧中慧没料到他竟会跟自己说话,脸上一红,似还礼不似还礼的蹲了一蹲,说道:“怎么?”袁冠南道:“小可见姑娘如此豪阔,意欲告贷几两盘缠之资!”萧中慧更没料到他居然会单刀直入的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狱魔法〕〔厉少偏偏要宠我〕〔遗世九洲〕〔根达亚之歌〕〔蜀汉陆家军〕〔乒乓小旋风〕〔超神封魔师〕〔极致一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