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团大佬在艾泽拉斯〕〔枕上暖婚:晚安,〕〔随身淘宝:拐个皇〕〔黑暗的苏醒〕〔我老婆是胡一菲〕〔重生农家清荷〕〔东晋北府一丘八〕〔清穿小萌后:霸道〕〔无极狂尊〕〔星光璀璨:重生娇〕〔大美时代〕〔万界建道门〕〔飞上枝头成凤凰〕〔刀不语〕〔甜蜜系暖婚〕〔农家小福妃〕〔七零时装设计师〕〔婚然心动:总裁老〕〔重生之恃美而骄〕〔一个人的独角戏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497章 笑傲江湖(136)
    一想到和盈盈对面相晤,不由得胸口一热,连耳根子也热烘烘地,自忖:“自今而后,我真的要和盈盈结为夫妻吗?她待我情深义重,可是我……可是我……”这些日子来,虽时时想到盈盈,但每次念及,总是想到要报她相待之恩,要助她脱却牢狱之灾,要在江湖上大肆宣扬,是自己对她倾心,并非她对己有意,免得江湖豪士讥嘲于她,令她尴尬羞惭。每当盈盈的倩影在脑海中出现之时,心中却并不感到喜悦不胜之情、温馨无限之意,和他想到小师妹岳灵珊时温柔缠绵的心意大不相同,对于盈盈,内心深处竟似乎有些惧怕。

    他和盈盈初遇,一直当她是个年老婆婆,心中对她有七分尊敬,三分感激;其后见她举手杀人,指挥群豪,尊敬之中不免掺杂了几分惧怕,直至得知她对自己颇有情意,这几分厌憎之心才渐渐淡了;及后得悉她为自己舍身少林,那更是深深感激。然而感激之意虽深,却并无亲近之念,只盼能报答她的恩情;听到任我行说自己是他女婿,心底竟颇感为难。这时见到她的丽色,只觉和她相距极远极远。

    他向盈盈瞧了几眼,不敢再看,只见向问天双手握拳,两目圆睁,顺着他目光看任我行和左冷禅时,见左冷禅已缩在殿角,任我行一掌一掌向他劈将过去,每一掌都似开山大斧一般,威势惊人。左冷禅全处下风,双臂出招极短,攻不到一尺便即缩回,显似只守不攻。突然之间,任我行一声大喝,双掌疾向对方胸口推去。四掌相交,蓬的一声大响,左冷禅背心撞向墙壁,头顶泥沙灰尘簌簌而落,四掌却不分开。令狐冲只感身子摇动,藏身的那张木匾似乎便要跌落。他一惊之下,便想:“左师伯这番可要糟了。他二人比拚内力,任先生使出‘吸星大法’吸他内力,时刻一长,左师伯非输不可。”

    却见左冷禅右掌一缩,竟以左手单掌抵御对方掌力,右手伸出食中二指向任我行戳去。任我行一声怪叫,急速跃开。左冷禅右手跟着点了过去。他连点三指,任我行连退三步。

    方证大师、冲虚道长等均大为奇怪:“素闻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擅吸对方内力,何以适才他二人四掌相交,左冷禅竟安然无恙?难道他嵩山派的内功居然不怕吸星妖法?”

    旁观众高手固觉惊异,任我行心下更是骇然。

    十余年前任我行与左冷禅剧斗,未曾使用“吸星大法”,已然占上风,眼见便可制住了左冷禅,突感心口奇痛,真力几乎难以使用,心下惊骇无比,自知这是修练“吸星大法”的反击之力,若在平时,自可静坐运功,慢慢化解,但其时劲敌当前,如何有此余裕?正彷徨无计之际,忽见左冷禅身后出现了两人,乃左冷禅的师弟托塔手丁勉和大阴阳手乐厚。任我行立即跳出圈子,哈哈一笑,说道:“说好单打独斗,原来你暗中伏有帮手,君子不吃眼前亏,咱们后会有期,今日爷爷可不奉陪了。”

    左冷禅败局已成,对方竟自愿罢战,自是求之不得,他也不敢讨嘴头上便宜,说什么“要人帮手的不是好汉”之类,只怕激恼了对方,再斗下去,丁勉与乐厚又不便插手相助,自己一世英名不免付于流水,当即说道:“谁教你不多带几名魔教的帮手来?”

    任我行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这一场拚斗,面子上似乎未分胜败,但任左二人内心均知,自己的武功之中具有极大弱点,当日不输,实乃侥幸,自此分别苦练。

    尤其任我行更知“吸星大法”之中伏有莫大隐患,便似附骨之疽一般。他不断以“吸星大法”吸取对手功力,但对手门派不同,功力有异,诸般杂派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我可以无限升级〕〔顾晚霍西州〕〔唐案之盛世暮歌〕〔生生不灭〕〔网王之冰封王座〕〔重生全能娇妻:老〕〔撩妻100式:霍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