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全球无限战场〕〔仙王的日常生活〕〔黑科技大鳄〕〔海贼谍影〕〔极品蛊师混都市〕〔快穿〕〔爹地快追,妈咪要〕〔灵魂管理局〕〔祖师爷宠妻法则〕〔春妆〕〔许你一生宠你一世〕〔大周王侯〕〔宠妻成瘾:陆先生〕〔重生大明星,又又〕〔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神龙废婿〕〔吸血鬼女王又黑化〕〔空间医女:穿梭古〕〔帝少的独宠娇妻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313章 侠客行(47)
    闵柔将自己长剑交在石破天手中,向他微微一笑,意示激励。石清缓缓挺剑刺去,石破天举剑一挡,使的是雪山剑法中一招“朔风忽起”,剑招似是而非,破绽百出。石清眉头微皱,不与他长剑相交,随即变招,说道:“你只管还招好了!”石破天道:“是!”斜劈一剑,却是以剑作刀,更似金乌刀法,显然不是剑法。石清长剑疾刺,渐渐紧迫,心想:“这孩子再机灵,也休想在武功上瞒得过我,一个人面临生死关头之际,决不能以剑法作伪。”当下每一招都刺向他要害。石破天心下微慌,自然而然的又和冲虚、天虚相斗时那般,以剑作刀,自管自的使动金乌刀法。石清出剑如风,越使越快。

    石破天知道这是跟爹爹试招,使动金乌刀法时剑上全无内力狠劲,单有招数,自是威力全失。倘若石清的对手不是自己儿子,真要制他死命,在第十一招时已可一剑贯胸而入,到第二十三招时更可横剑将他脑袋削去半边。在第二十八招上,石破天更门户洞开,前胸、小腹、左肩、右腿,四处同时露出破绽。石清向妻子望了一眼,摇了摇头,长剑中宫直进,指向石破天小腹。

    石破天手忙脚乱之下,挥刀乱挡,当的一声响,石清手中长剑立时震飞,胸口塞闷,气也透不过来,登时向后连退四五步,险些站立不定。石破天惊呼:“爹爹!你……你怎么?”抛下长剑,抢上前去搀扶。石清脑中一阵晕眩,急忙闭气,挥手命他不可走近。原来石破天和人动手过招,体内剧毒自然而然受内力之逼而散发出来。幸好石清事前得知内情,凝气不吸,才未中毒昏倒,但受到毒气侵袭,也已头昏脑胀。

    闵柔关心丈夫,忙上前扶住,转头向石破天道:“爹爹试你武功,怎地出手如此没轻没重?”石破天甚是惶恐,道:“爹爹,是……是我不好!你……你没受伤么?”

    石清见他关切之情甚为真切,甚感喜慰,微微一笑,调匀了一下气息,道:“没什么。师妹,你不须怪玉儿,他确没学到雪山派剑法,倘若他真的能发能收,决不会对我无礼。这孩子内力真强,武林中能及上他的可还没几个。”

    闵柔知丈夫素来对一般武学之士少所许可,听得他如此称赞爱儿,不由得满脸春风,道:“但他武功太也生疏,便请做爹爹的调教一番。”石清笑道:“你在那土地庙中早就教过他了,看来教诲顽皮儿子,严父不如慈母。”闵柔嫣然一笑,道:“爷儿两个一定都饿啦,咱们吃饭去罢。”

    三人到了一处镇甸吃饭。闵柔欢喜之余,竟破例多吃了一碗。

    饭后来到荒僻的山坳之中。石清便将剑法的精义所在说给儿子听。石破天数月来亲炙高手,于武学之道已领悟了不少,此刻经石清这大行家一加指点,登时豁然贯通。史婆婆虽收他为徒,但相处时日无多,教得七十三招金乌刀法后便即分手,没来得及如石清这般详加指点。何况史婆婆似乎只是志在克制雪山派剑法,别无所求,教刀之时,说来说去,总不离如何打败雪山剑法。并不似石清那样,所教的是兵刃拳脚中的武学道理。

    石清夫妇轮流和他过招,见到他招数中的破绽,随时指点,比之当日闵柔在土地庙中默不作声的教招,自然简明快捷得多。石破天遇有疑难,立即询问。石清夫妇听他所问,竟连武学中最粗浅的道理也全不懂,细加解释之后,于雪山派如此小气藏私,亏待爱儿,都忍不住极为恼怒。

    石破天内力悠长,自午迄晚,专心致志的学剑,竟丝毫不见疲累,练了半天,面不红,气不喘。石清夫妇轮流给他喂招,各人反都累出了一身大汗。如此教了七八日,石破天进步神速,对父母所授上清观一派的剑法,领会甚多。石氏夫妇腹笥甚广,于武林中各大门派的武功所知渊博,随口指点,石破天学得的着实不少,于待人待物之道,不知不觉中也学到一些。

    这六七天中,石清夫妇每当饮食或休息之际,总引逗他述说往事,盼能助他恢复记忆。但石破天只对在长乐帮总舵大病醒转之后的事迹记得清清楚楚,虽小事细节,亦能叙述明白,一说到幼时在玄素庄的往事,在凌霄城中学艺的经过,便瞠目不知所对。

    这日午后,三人吃过饭后,又来到每日练剑的柳树之下,坐着闲谈。闵柔拾起一根小树枝,在地下写了“黑白分明”四字,问道:“玉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新婚秘爱:沈先生〕〔名门俏医妃〕〔公主为妻记〕〔我家后山成了仙界〕〔死亡之最终试炼〕〔为你所致〕〔墨引流觞〕〔顾太太的豪门日常〕〔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