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瀚帝国〕〔天庭快递员〕〔魔教教主在现代〕〔召唤好可怕〕〔上仙留步〕〔我老婆的秘密〕〔武断八荒〕〔腹黑霍少如狼似虎〕〔教授密爱:萌妻万〕〔国师追妻:绝世废〕〔天珠尘缘录〕〔异界之我成了大魔〕〔汉祚高门〕〔悲风公爵〕〔帝女策:凤卧江山〕〔重生萌宝:吾家冰〕〔剑骨〕〔寒门祸害〕〔爆宠八零:重生娇〕〔盛夏星晴始慕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296章 侠客行(30)
    本来如此这般的被擒拿了穴道,一个对时中难以开口说话,但石破天内力深厚,四肢虽不能动,却张口说道:“叮叮当当,你跟我闹着玩吗?”他话是这般说,但见着丁珰凶狠的神气,也已知道大事不妙,眼神中流露出乞怜之色。丁珰伸足在他腰间狠狠踢了一脚,骂道:“哼,我跟你闹着玩?死在临头,还在发你清秋大梦,这般的傻蛋,我将你千刀万剐,也是不冤。”飕的一声,拔出了柳叶刀来,在石破天脸颊上来回擦了两下,作磨刀之状。

    石破天大骇,说道:“叮叮当当,我今后总听你话就是。你杀了我,我……我……可活不转来啦!”丁珰恨恨的道:“谁要你活转来了?我有心救你性命,你偏不照我吩咐。那是你自寻死路,又怪得谁来?我此刻不杀你,爷爷也会害你。哼,是我老公,要杀便由我自己动手,让别人来杀我老公,我叮叮当当一世也不快活。”

    石破天道:“你饶了我,我不再做你老公便是。”他说这几句话,已是在极情哀求,只是自幼禀承母训,不能向人求恳,这个“求”字却始终不出口。

    丁珰道:“天地也拜过了,怎能不做我老公?再啰唆,我一刀便砍下你的狗头。”

    石破天吓得不敢再作声。只听得丁不三笑道:“很好,很好,妙得很!那才是丁不三的乖孙女儿。爽爽快快,一刀两断便是!”

    那老梢公见丁珰举刀要杀人,吓得全身发抖,舵也掌得歪了。船身斜里横过去,恰好迎面一艘小船顺着江水激流冲将过来,眼见两船便要相撞。对面小船上的梢公大叫:“扳梢,扳梢!”

    丁珰提起刀来,落日余晖映在刀锋之上,只照得石破天双目微眯,猛见丁珰手臂往下急落,啪的一声响,这一刀却砍得偏了,砍在他头旁数寸处的船板上。丁珰随即撒手放刀,双手抓起石破天的身子,双臂运劲向外一抛,将他向着擦舟而过的小船船舱摔去。

    丁不三见孙女突施诡计,怒喝:“你……你干什么?”飞身从舱中扑出,伸手去抓石破天时,终究慢了一步。江流湍急,两船瞬息间已相距十余丈,丁不三轻功再高,却也没法纵跳过去。他反手重重打了丁珰一个耳光,大叫:“回舵,回舵,快追!”

    但长江之中风劲水急,岂能片刻之间便能回舵?何况那小船轻舟疾行,越驶越远,再也追不上了。

    第九回

    大粽子

    石破天耳畔呼呼风响,身子在空中转了半个圈,落下时脸孔朝下俯伏,冲入一个所在,但觉着身处甚为柔软,倒也不感疼痛,只黑沉沉的目不见物,但听得耳畔有人惊呼。他身不能动,也不敢开口说话,鼻中闻到一阵幽香,似是回到了长乐帮总舵中自己床上。

    微一定神,果然觉到是躺在被褥之上,口鼻埋在一个枕头之中,枕畔却另有一个人头,长发披枕,竟是个女子。石破天大吃一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只听得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什么人?你……你怎么……”石破天道:“我……我……”不知如何回答才是。那女子道:“你怎么钻到我们船里?我一刀将你杀了!”石破天大叫:“不,不是我自己钻进来的,是人家摔我进来的。”那女子急道:“你……你……你快出去,怎么爬在我被……被窝里?”

    石破天一凝神间,果觉自己胸前有褥,背上有被,脸上有枕,而被褥之间更颇为温暖,才知丁珰这么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名门俏医妃〕〔新婚秘爱:沈先生〕〔荒狱记〕〔都市狂兵〕〔公主为妻记〕〔序列都市〕〔重生初中:学霸女〕〔万界种田系统〕〔我的绝美老婆〕〔我家后山成了仙界〕〔死亡之最终试炼〕〔为你所致〕〔明日方舟也太真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