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偏偏要宠我〕〔重生九零小军嫂〕〔撩妻101次:老公大〕〔我的帝国〕〔南天封仙〕〔恐怖修仙世界〕〔鱼跃沧海〕〔三国之武魂通天〕〔行走在恐怖世界〕〔仙途遗祸〕〔我是东北出马仙〕〔诸天万界神龙系统〕〔艾泽拉斯的泰坦之〕〔大夏纪〕〔美漫之最终执行官〕〔钞烦入盛〕〔篮坛之氪金无敌〕〔重生晚点没事吧〕〔曹操的主厨〕〔都市阴阳师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290章 侠客行(24)
    呼延万善和闻万夫打起精神,各提长剑,相向而立。闻万夫站在下首,叫道:“呼延师哥请!”呼延万善倒转剑柄,向白万剑一拱手,道:“请白师哥点拨。”白万剑点了点头。呼延万善剑尖倏地翻上,斜刺闻万夫左肩,正是雪山派剑法中的一招“老枝横斜”。

    凌霄城内外遍植梅花,当年创制这套剑法的雪山派祖师又生性爱梅,是以剑法中夹杂了不少梅花、梅萼、梅枝、梅干的形态,古朴飘逸,兼而有之。梅树枝干以枯残丑拙为贵,梅花梅萼以繁密浓聚为尚,因而呼延万善和闻万夫两人长剑一交上手,有时招式古朴,有时剑点密集,剑法一转,便见雪花飞舞之姿,朔风呼号之势,出招迅捷,宛若梅树在风中摇曳不定,而塞外大漠飞沙、驼马奔驰的意态,在两人的身形中亦偶尔一现。

    石破天这时给点了穴道,抛在一旁,谁也不来理会。他百无聊赖之际,便观看呼延万善和闻万夫二人拆解剑法。他内功已颇精湛,拳术剑法却一窍不通,眼看两人你一剑来、我一剑去,攻守进退,甚为巧妙,于其中理路自全无所知,只觉两人斗得紧凑,倒也看得津津有味。

    又看一会,觉两人两柄长剑刺来刺去,宛如儿戏,明明只须再向前送,便可刺中了对手,总是力道已尽,倏然而止,功亏一篑。他想:“他们师兄弟练剑,又不是当真要杀死对方,自然不会使尽了。”

    忽听得白万剑喝道:“且住!”缓步走到殿中,接过呼延万善手中长剑,比划了一个姿式,说道:“这一招只须再向前递得两寸,便已胜了。”石破天心道:“是啊!白师傅说得很对,这一剑只须再前刺两寸,便已胜了。那位呼延师傅何以故意不刺?”呼延万善点头道:“白师哥指教得是,只小弟这一招‘风沙莽莽’使到这里,内力已尽,再也没法刺前半寸。”

    白万剑微微一笑,说道:“内力修为,原非一朝一夕之功。但内力不足,可用剑法上的变化补救。本派的内功秘诀,老实说未必有特别的过人之处,比之少林、武当、峨嵋、昆仑诸派,虽说各有所长,毕竟雪山一派创派的年月尚短,可能还不足以与已有数百年积累的诸大派相较。但本派剑法之奇,实说得上海内无双。诸位师弟在临敌之际,便须以我之长,攻敌之短,不可与人比拚内力,力求以剑招之变化精微取胜。”

    众师弟一齐点头,心想:“白师哥这番话,果然是说中了我们剑法中最要紧的所在。”

    凌霄城城主、雪山派掌门人威德先生白自在少年时得遇机缘,在雪山中碰巧杀了一条大蟒异蛇,食了蛇胆蛇血,内力斗然间大进,抵得常人五六十年修练之功。他雪山派的内功法门本来平平无奇,白自在的内力却在少林、武当的高手之上。然而这等蛇胆蛇血,终究是可遇而不可求之物,他自己内力虽强,门下诸弟子却在这一关上欠缺了。威德先生要强好胜,从来不向弟子们说起本门的短处。雪山派在凌霄城中闭门为王,众弟子也就以为本派内功外功都当世无敌。直至此番来到中原,连续失利,白万剑坦然直告,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当下白万剑将剑法中的精妙变化,一招一式的再向各人指点。呼延万善与闻万夫拆招之后,换上两名师弟。两人比过后,白万剑命呼延万善、闻万夫在外守望,替回赵钱二人。众人经过了一番大阅历,深切体会到只须有一招剑法使得不到家,立时便是生死之分,无不凝神注目,再不像在凌霄城时那样单为练剑而用功了。

    各人每次拆招,所使剑法都大同小异。石破天人本聪明,再听白万剑不断点拨,当第七对弟子拆招时,那一路七十二招雪山剑法,石破天已大致明白。虽然招法的名称雅致,他既不明其意,便无法记得,而剑法中的精妙变化也未领悟,但对方剑招之来,如何拆架,如何反击,依据白万剑所教,他心中所想像的已颇合雪山派剑法要旨。

    众人全神贯注的学剑,学者忘倦,观者忘饥,待得一十八名雪山弟子尽数试完,九对弟子已将这路剑法反来覆去的试演了九遍,石破天也已记得了十之六七。

    忽然呛啷一响,白万剑掷下长剑,一声长叹。众师弟面面相觑,不知他此举是何含意。只见他眼光转向躺在地下的石破天,黯然道:“这小子入我门来,短短两三年内,便领悟到本派武功精要之所在,比之学了十年、二十年的许多师伯、师叔,招式之纯自然不如,机变却大有过之。本派剑法原以轻灵变化为尚,有此门徒,封师哥固然甚为得意,掌门人对他也青眼有加,期许他光大本派。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狱魔法〕〔厉少偏偏要宠我〕〔遗世九洲〕〔根达亚之歌〕〔蜀汉陆家军〕〔乒乓小旋风〕〔超神封魔师〕〔极致一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