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理科学霸在异界〕〔时空长河的旅者〕〔我开始摇滚了〕〔我有一张无限卡〕〔重生之举世无敌〕〔裴少难缠:娇妻请〕〔斗魂大陆〕〔神次元聊天群〕〔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我有一张沾沾卡〕〔第一夫人,总统先〕〔谍海王牌〕〔我真不是学神〕〔大唐霸道太子李承〕〔盛世太子李承乾〕〔八戒恋晴空〕〔明虎〕〔日月再临〕〔天剑图腾〕〔未来兵王在都市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195章 天龙(183)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突然间全身一震,两股热气竟和体内原有的真气合而为一,不经引导,自行在各处经脉穴道中迅速奔绕起来。原来童姥和李秋水的真气相持不下,又无处宣泄,终于和无崖子传给他的内力归并。三人的内力源出一门,性质无异,极易融合,合三为一之后,力道沛然不可复御,所到之处,受封的穴道立时冲开。

    顷刻之间,虚竹只觉全身舒畅,双手轻轻一振,喀喇喇一阵响,结在身旁的坚冰立时崩裂,心想:“不知师伯、师叔二人性命如何,须得先将她们救了出去。”伸手去摸时,触手处冰凉坚硬,二人都已结在冰中。他心中惊惶,不及细想,一手一个,将二人连冰带人的提起,走上第一层冰窖,推开两重外门,只觉一阵清新气息扑面而来,只吸得一口气,便说不出的受用。门外明月在天,花影铺地,却是深夜时分。

    他心头一喜:“黑暗中闯出皇宫,可就容易得多了。”提着两团冰块,奔向墙边,提气高跃,突然身子冉冉上升,高过墙头丈余,升势兀自不止。虚竹不知体内真气竟有如许妙用,只怕越升越高,“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四名御前护卫正在这一带宫墙外巡查,听到人声,忙奔来察看,但见两块大水晶夹着一团灰影越墙而出,实不知是何怪物。四人惊得呆了,只见三个怪物一晃,便没入了宫墙外的树林中,四人吆喝着追去,那里还有踪影?四人疑神疑鬼,争执不休,有的说是山精,有的说是花妖。

    虚竹一出皇宫,迈开大步急奔,脚下是青石板大路,两旁密密层层的尽是屋子。他不敢停留,不住足的向西疾冲。奔了一会,到了城墙脚下,他又一提气上了城头,翻城而过。城头上守卒只眼睛一花,什么东西也没看见。

    虚竹直奔到离城十余里的荒郊,四下更无房屋,才停了脚步,将两团冰块放下,心道:“须得尽早除去她二人身外的冰块。”寻到一处小溪,将两团冰块浸入溪水。月光下见童姥的口鼻露在冰块之外,只双目紧闭,不知她是死是活。眼见两团冰块上的碎冰一片片随水流开,虚竹又抓又剥,将二人身外坚冰除去,然后将二人从溪水中提出,摸一摸各人额头,居然各有微温,心中甚喜,将二人相互隔得远远的放开,生怕她们醒转后又再厮拚。

    忙了半日,天色渐明,当即坐下休息。待得东方朝阳升起,树顶雀鸟喧噪,只听得北边树下的童姥“咦”的一声,南边树下李秋水“啊”的一声,两人竟同时醒转。

    虚竹大喜,一跃而起,站在两人中间,连连合什行礼,说道:“师伯、师叔,咱们三人死里逃生,这一场架,可再也不能打了!”童姥道:“不行,贱人不死,岂能罢手?”李秋水道:“仇深似海,不死不休!”

    虚竹双手乱摇,说道:“千万不可,万万不可!”

    李秋水伸手在地下一撑,便欲纵身向童姥扑去。童姥双手回圈,凝力待击。那知李秋水刚伸腰站起,便即软倒。童姥的双臂说什么也圈不成圆圈,倚在树上不住喘气。

    虚竹见二人无力续斗,心下大喜,说道:“这样才好,两位且歇一歇,我去找些东西来给两位吃。”只见童姥和李秋水各自盘膝而坐,手心脚心均翻而向天,姿式一模一样,知道两个同门师姊妹正全力运功,只要谁先能凝聚一些力气,先发一击,对手绝无抗拒余地。见此情状,虚竹却又不敢离开了。他瞧瞧童姥,又瞧瞧李秋水,见二人都皱纹满脸,形容枯槁,心道:“师伯今年已九十六岁,师叔少说也有八十多岁了。二人都是这么一大把年纪,竟然还这等看不开,火气都这么大。”

    他挤衣拧水,突然啪的一声,一物掉在地下,却是无崖子给他的那幅图画。这轴画乃是绢画,浸湿后并未破损。虚竹将画摊在岩石上,就日而晒。见画上丹青已给水浸得颇有些模糊,微觉可惜。

    李秋水听到声音,微微睁目,见到了那幅画,尖声叫道:“拿来给我看!画中人是我罢?妙得很,我才不信师哥会画这贱婢的肖像。”

    童姥也叫道:“别给她看!我要亲手炮制她。倘若气死了这贱人,岂不便宜了她?”

    李秋水哈哈一笑,道:“我已看到了,师哥画的是我。你怕我看画,可知画中人并不是你。师哥丹青妙笔,岂能图传你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侏儒?他又不是画钟馗来捉鬼,画你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太上造化诀〕〔林绾绾萧夜凌〕〔狐王令〕〔名门俏医妃〕〔大唐公主的小驸马〕〔快穿逆袭:BOSS,〕〔唐案之盛世暮歌〕〔武道炼星〕〔仙界遥控器〕〔顾晚霍西州〕〔重生全能娇妻:老〕〔生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