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诱爱99次:惹火甜〕〔忍界修正带〕〔怪物乐园〕〔嫡女医妃沈清曦〕〔外挂傍身的杂草〕〔剑啸风吟〕〔无上女仙君〕〔矿海〕〔我不想逆天啊〕〔逍遥大少闯都市〕〔位面复制大师〕〔海贼里的满级玩家〕〔网游之王者再战〕〔天龙神主〕〔重生八零校花军嫂〕〔重生日本当神官〕〔霍格沃茨的死灵法〕〔崩坏纪元〕〔打造火影世界〕〔伊塔之柱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090章 天龙(78)
    谭公突然满面怒色,向谭婆道:“怎么?是你去叫他来的么?怎地事先不跟我说?瞒着我偷偷摸摸。”谭婆怒道:“什么瞒着你偷偷摸摸?我写了信,要徐长老遣人送去,乃光明正大之事。就是你爱喝干醋,我怕你唠叨啰唆,宁可不跟你说。”谭公道:“背夫行事,不守妇道,那就不该!”

    谭婆更不打话,出手便是一掌,啪的一声,打了丈夫重重一个耳光。

    谭公的武功明明远比谭婆为高,但妻子这一掌打来,既不招架,亦不闪避,一动也不动的挨了她一掌,眼见他挨打后脸颊红肿,又见他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盒,伸指沾些油膏,涂在脸上,登时消肿退红。一个打得快,一个治得快,这么一来,两人心头怒火一齐消了。旁人瞧着,无不好笑。

    只听得赵钱孙长叹一声,声音悲切哀怨之至,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唉,早知这般,悔不当初。受她打几掌,又有何难?”语声之中,充满了悔恨之意。

    谭婆幽幽的道:“从前你给我打了一掌,总是非打还不可,从来不肯相让半分。”

    赵钱孙呆若木鸡,站在当地,怔怔的出了神,追忆昔日情事,这小师妹脾气暴躁,爱使小性儿,动不动便出手打人,自己无缘无故的挨打,心有不甘,每每因此而起争吵,一场美满姻缘,终于无法得谐。这时亲眼见到谭公逆来顺受、挨打不还手的情景,方始恍然大悟,心下痛悔,悲不自胜,数十年来自怨自艾,总道小师妹移情别恋,必有重大原因,殊不知对方只不过有一门“挨打不还手”的好处。“唉,这时我便求她在我脸上再打几掌,她也是不肯的了。”

    徐长老道:“赵钱孙先生,请你当众说一句,这信中所写之事,是否不假。”

    赵钱孙喃喃自语:“我这蠢材傻瓜,为什么当时想不到?学武功是去打敌人、打恶人、打卑鄙小人,怎么去用在心上人、意中人身上?打是情、骂是爱,挨几个耳光,又有什么大不了?”

    众人又好笑,又觉他情痴可怜,丐帮面临大事待决,他却如此颠三倒四。徐长老请他千里迢迢的前来分证一件大事,眼见此人痴痴迷迷,说出话来,谁也不知到底有几分可信。

    徐长老再问一声:“赵钱孙先生,咱们请你来此,是请你说一说信中之事。”

    赵钱孙道:“不错,不错。嗯,你问我信中之事,那信写得虽短,可真余意不尽,‘四十年前同窗共砚,切磋拳剑,情景宛在目前,临风远念,想师兄两鬓虽霜,风采笑貌,当如昔日也。’”徐长老问他的是马大元遗书之事,他却背诵起谭婆的信来。

    徐长老无法可施,向谭婆道:“谭夫人,还是你叫他说罢。”

    不料谭婆听赵钱孙将自己平平常常的一封信背得熟极如流,不知他魂梦中翻来覆去的已念了多少遍,心下感动,柔声道:“师哥,你说一说当时的情景罢。”

    赵钱孙道:“当时的情景,我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你梳了两条小辫子,辫子上扎了红头绳,那天师父教咱们‘偷龙转凤’这一招……”

    谭婆缓缓摇头,道:“师哥,不是说咱们从前的事。徐长老问你,当年在雁门关外,乱石谷前那一场血战,你是亲身参预的,当时情形若何,你跟大伙儿说说。”

    赵钱孙颤声道:“雁门关外,乱石谷前……我……我……”蓦地里脸色大变,一转身,向西南角上无人之处拔足飞奔,身法迅捷已极。

    眼见他便要没入杏子林中,再也追他不上,众人齐声大叫:“喂!别走,别走,快回来,快回来。”赵钱孙那里理会,只奔得更加快了。

    突然间一个声音朗朗说道:“师兄两鬓已霜,风采笑貌,更不如昔日也。”赵钱孙蓦地住足,回头问道:“是谁说的?”那声音道:“若非如此,何以见谭公而自惭形秽,发足奔逃?”众人向那说话之人看去,原来却是全冠清。

    赵钱孙怒道:“谁自惭形秽了?他只不过会一门‘挨打不还手’的功夫,又有什么胜得过我了?”气忿忿的走了回来。

    忽听得杏林彼处,有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能够挨打不还手,那便是天下第一等的功夫,岂是容易?”

    第十六回

    昔时因

    众人回过头来,只见杏子树后转出一个身穿灰布衲袍的老僧,方面大耳,形貌威严。徐长老叫道:“天台山智光大师到了!三十余年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林绾绾萧夜凌〕〔序列都市〕〔太上造化诀〕〔新婚秘爱:沈先生〕〔狐王令〕〔生生不灭〕〔顾晚霍西州〕〔我可以无限升级〕〔撩妻100式:霍少的〕〔唐案之盛世暮歌〕〔仙君别撩,要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