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书屋〕〔诸天尽头〕〔西游之妖皇崛起〕〔古藏秘文〕〔萌妻十八岁〕〔诸天试武〕〔纵横诸天的武者〕〔位面之金榜题名〕〔黑暗超神〕〔无限世界直播系统〕〔紫星大帝〕〔逆行诸天万界〕〔低配版系统主神〕〔穿呀!主神〕〔老子是强盗〕〔快穿:这个女配很〕〔这里很危险〕〔我真没想重生啊〕〔毒妃倾城:夫君,〕〔我老婆是女王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037章 天龙(25)
    卷轴上既绘明步法,又详注《易经》六十四卦的方位,他熟习《易经》,学起来自不为难。但有时卷轴上步法甚怪,走了上一步后,无法接到下一步,直至想到须得凭空转一个身,这才极巧妙自然的接上了;有时则须跃前纵后、左窜右闪,方合于卷上的步法。他书呆子的劲道一发,遇到难题便苦苦钻研,一得悟解,乐趣之大,实在难以言宣,不禁觉得:“武学之中,原来也有这般无穷乐趣,实不下于读书诵经。”

    如此一日过去,卷上的步法已学得了两三成,晚饭过后,再学了十几步,便即上床。迷迷糊糊中似睡似醒,脑子中来来去去的不是少商、膻中、关元、中极诸穴道,便是同人、大有、归妹、未济等易卦方位。

    睡到中夜,猛听得“江昂、江昂、江昂”几下巨声,登时惊醒,过不多久,又听得“江昂、江昂、江昂”几下大吼,叫声似是牛鸣,却又多了几分凄厉之意,不知是什么猛兽。他知无量山中颇多奇禽怪兽,听得吼声停歇,便也不以为意,着枕又睡。

    却听得隔室有人说道:“这‘莽牯朱蛤’已好久没出现了,今晚忽然鸣叫,不知主何吉凶?”另一人道:“咱们东宗落到这步田地,吉是吉不起来的,只要不凶到家,就已谢天谢地了。”段誉知是那两名男弟子郁光标与钱光胜,料来他们睡在隔壁,奉命监视,以防自己逃走。

    只听那钱光胜道:“咱们无量剑归属了灵鹫宫,虽然从此受制于人,不得自由,却也得了个大靠山,可说好坏参半。我最气不过的,西宗明明不及咱们东宗,干么那位符圣使却要辛师叔作无量洞之主,咱们师父反须听她号令。”郁光标道:“谁教灵鹫宫中自天山童姥以下个个都是女人哪?她们说天下男子没一个靠得住。听说这位符圣使倒是好心,派辛师叔做了咱们头儿,灵鹫宫对无量洞就会另眼相看。你瞧,符圣使对神农帮司空玄何等辣手,对辛师叔的脸色就好得多。”钱光胜道:“郁师哥,这个我可又不明白了。符圣使对隔壁那小子怎地又客客气气?什么‘段相公’、‘段相公’的,叫得好不亲热。”段誉听他们说到自己,更凝神倾听。

    郁光标笑道:“这几句话哪,咱们可只能在这里悄悄的说。一个年轻姑娘,对一个小白脸客客气气,‘段相公’、‘段相公’的叫……”他说到“段相公”三字时,压紧了嗓子,学着那灵鹫宫姓符圣使的腔调,自行再添上几分娇声嗲气,“……你猜是什么意思?”钱光胜道:“难道符圣使瞧中了这小白脸?”郁光标道:“小声些,别吵醒了小白脸。”接着笑道:“我又不是符圣使肚里的圣蛔虫,又怎明白她老人家的圣意?我猜辛师叔也是想到了这一着,因此叫咱们好好瞧着他,别让走了。”

    钱光胜道:“那可要关他到几时啊?”郁光标道:“符圣使在山峰上说:‘辛双清,带了段相公下去,四大恶人若来啰唣,叫他们上缥缈峰灵鹫宫找我。’……”这几句话又是学着那绿衣女子的腔调,“……可是带了段相公下山怎么样?她老人家不说,别人也就不敢问。要是符圣使有一天忽然派人传下话来:‘辛双清,把段相公送上灵鹫宫来见我。’咱们却已把这姓段的小白脸杀了、放了,岂不是糟天下之大糕?”钱光胜道:“要是符圣使从此不提,咱们难道把这小白脸在这里关上一辈子,以便随时恭候符圣使号令到来?”郁光标笑道:“可不是吗?”

    段誉心里一连串的只叫:“苦也!苦也!”心道:“这位姓符的圣使姊姊尊称我一声‘段相公’,只不过见我是读书人,客气三分,你们歪七缠八,又想到那里去啦?你们就把我关到胡子白了,那位圣使姊姊也决不会再想到我这个老白脸。”

    正烦恼间,只听钱光胜道:“咱二人岂不是也要……”突然“江昂、江昂、江昂”三响,那“莽牯朱蛤”又吼了起来。钱光胜立即住口。隔了好一会,等莽牯朱蛤不再吼叫,他才又说道:“莽牯朱蛤一叫,我总是心惊肉跳,瘟神爷不知这次又要收多少条人命。”郁光标道:“大家说莽牯朱蛤是瘟神爷的坐骑,那也不过说说罢啦。文殊菩萨骑狮子,普贤菩萨骑白象,太上老君骑青牛,这莽牯朱蛤是万毒之王,神通广大,毒性厉害,故老相传,就说他是瘟神菩萨的坐骑,其实也未必是真。”

    钱光胜道:“郁师兄,你说这莽牯朱蛤到底是什么样儿。”郁光标笑道:“你想不想瞧瞧?”钱光胜笑道:“还是你瞧过之后跟我说罢。”郁光标道:“我一见到莽牯朱蛤,毒气立时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名门俏医妃〕〔新婚秘爱:沈先生〕〔荒狱记〕〔公主为妻记〕〔序列都市〕〔重生初中:学霸女〕〔我的绝美老婆〕〔都市狂兵〕〔我家后山成了仙界〕〔死亡之最终试炼〕〔为你所致〕〔墨引流觞〕〔带着系统做神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