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巫女帝:极品邪〕〔丹道神途〕〔天苍神帝〕〔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霜舞天下〕〔冰冷少帅荒唐妻〕〔鱼类上岸指南〕〔宋藏〕〔傲娇爹地找上门〕〔风云中州〕〔婚婚欲睡:顾少,〕〔猎妖高校〕〔万古神话〕〔重生西游之九头虫〕〔末世之皇者天下〕〔王者荣耀之召唤师〕〔妖孽狂医在都市〕〔夜与路〕〔重生之带娃修仙〕〔仙狱问道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012章 书剑恩仇录(108)
    霍青桐见他高举双手,向着白云,自言自语,似乎是在和云上的妹子说话,但云端淡淡雾气,并无人影,当是他思念妹子,幻觉陡生,但所说的话合情合理,并不违背教义,此后顺着这条思路去,也是好事,当即抢上扶起。只听他喃喃的道:“我不哭,喀丝丽,你不要哭,青桐,你也不要哭……”雨点渐大,洒在两人身上……

    (作者注:本书中所引《可兰经》之经义、经文,均系根据中文译本、或阿拉伯文原文及英国企鹅版英文译文对照本——the koran,tranted by n.j.dawood。皆有可靠根据。)

    注:

    一、据记载:陈世倌之妻姓徐名灿,字湘苹,世家之女,能诗词,才华敏赡,并非如本书中所云为贫家出身。笔记中云:“京城元夜,妇女连而出,踏月天街,必至正阳门下摸钉乃回。旧俗传为‘走百病’。海宁陈相国夫人有词以纪其事。词云:‘华灯看罢移香屧。正御陌,游尘绝。素裳粉袂玉为容,人月都无分别。丹楼云淡,金门霜冷,纤手摩挲怯。 三桥婉转凌波蹑。敛翠黛,低回说。年年长向凤城游,曾望蕊珠宫阙。星桥云烂,火城日近,踏遍天街月。’”

    二、乾隆向陈家洛立誓,若生异心,死后陵墓给人发掘。乾隆死后,所葬陵墓称为“裕陵”。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五月,军阀孙殿英部以火药爆开乾隆及慈禧太后陵墓,搜获大批宝物而去,乾隆遗体全遭损毁。后溥仪派“内务府总管大臣”宝熙、“侍郎”陈毅等去办理善后。宝熙有《于役东陵日记》,七月十六日记云:“幸将高宗元首及后妃颅骨,全行觅得,其四体百骸,则十不存五。”陈毅所作〈东陵纪事诗〉有句云:“帝共后妃六,躯惟完其一,伤哉十全主,遗骸不免析”,其注云:“……确为男体,即高宗也……下颔已碎为二,检验吏审而合之。上下齿本共三十六,体干高伟,骨皆紫黑色,股及脊犹黏有皮肉……腰肋不甚全,又缺左胫,其余手指足趾诸零骸,竟无以觅。高宗……自称‘十全老人’,乃宾天百三十年,竟婴此奇惨……”香港高伯雨先生辑有《乾隆慈禧坟墓被盗纪实》一书。

    三、《清宫词》中,有两首与本书故事有关,摘录于下:

    钜族盐官高渤海,异闻百载每传疑。冕旒汉制终难复,曾向安澜驻翠蕤。(原注:海宁陈氏有安澜园,高宗南巡时,驻跸园中,流连最久。乾隆中尝议复古衣冠制,不果行。)(按:海宁旧名盐官,海宁陈氏原姓高,郡望为渤海。)

    家人燕见重椒房,龙种无端降下方。丹阐几曾封贝子,千秋疑案福文襄。(原注:福康安,孝贤皇后之胞侄,傅恒之子也,以功封忠锐嘉勇贝子,赠郡王衔,二百余年所仅见。满洲语谓后族为“丹阐”。)(按:福康安死后谥文襄。)

    四、赵翼记乾隆喜作诗及用僻典云:“……诗尤为常课,日必数首,皆用朱笔作草,令内监持出,付军机大臣之有文学者,用摺纸楷书之,谓之‘诗片’。遇有引用故事,而御笔令注之者,则诸大臣归,遍翻书籍,或数日始得,有终不得者,上亦弗怪也。余扈从木兰时,读御制〈雨猎〉诗,有‘着制’二字,不知所出,后始悟《左传·齐陈成子帅师救郑》篇:‘衣制杖戈’,注云:制,雨衣也。又用兵时谕旨,有朱笔增出‘埋根首进’四字,亦不解所谓,后偶阅《后汉书·马融传》中始得之,谓‘决计进兵’也。圣学渊博如此,岂文学诸臣所能仰副万一哉……御制诗每岁成一本,高寸许。”乾隆从古书中随手翻到一个生僻典故,用在诗中,文学侍从之臣自然难解所谓;而纵明出处,也必佯作不知,或假装回家查书数日,斯知圣学渊博如此。大概乾隆一意要得香香公主,因此下旨:“埋根首进”。(金庸按:“埋根首进”之原意似非如赵翼之解为“决计进兵”。《后汉书·马融传》:“臣愿请……关东兵五千,……尽力率厉,埋根行首,以先吏士,三旬之中,必克破之。”《后汉书注》:“埋根,首不退。”“埋根”为“深植其根于地”,意为决不退后一步,“首进”为树枝树干则向前推进,意为“有进无退”。这段文字的意思是说:“臣请皇上派关东兵五千名,由臣率领,竭尽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新婚秘爱:沈先生〕〔名门俏医妃〕〔荒狱记〕〔序列都市〕〔都市狂兵〕〔诸天时空行〕〔军婚100分:首席,〕〔网王之冰封王座〕〔祈祷终结来临〕〔万界种田系统〕〔重生甜妻:狠会撩〕〔大少爷的再婚妻〕〔腹黑女人撩爱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