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噬心毒爱,萧少囚〕〔怦然心动:BOSS宠〕〔最强打赏帝〕〔美女房客惹不起〕〔变身之娱乐女皇〕〔我的岳父是阎王〕〔乡村小医圣〕〔万界老公〕〔林小妞,爷偏这么〕〔凌天一剑〕〔青春这场蜕变〕〔师兄带我闯江湖〕〔英雄降临现实〕〔武侠世界的朋友圈〕〔最后一个药神〕〔嫡妃谋略:冷王,〕〔乡村小神龙〕〔娇妻在上:总裁请〕〔情深入骨,傅少的〕〔天价甜妻:夫人不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001章 书剑恩仇录(97)
    风声起处,陈家洛又打灭五炷线香。大痴连挥两下,九烛齐熄。烛火一灭,黑暗中香头火光看得越加清楚,那就易取准头。陈家洛心想:“正该如此,我怎么没想到?”九颗棋子分三次掷出,直奔烛头,只听叮叮叮一阵响,烛火毫无动静,九颗棋子都在半途被大痴打了下来,不觉一呆,大痴却乘机打灭了四炷线香。待他再发,陈家洛也掷棋子去迎击念珠,但因自己这边烛火已灭,香头微光,怎照得清楚细小的念珠?对方五颗念珠只击中了两颗,其余三颗却又打灭了三炷香。

    对比之下,大痴已胜了九烛二香,他以念珠极力守住九枝烛火,一面乘隙灭香,再交锋数合,又多胜了十四炷香。陈家洛出尽全力,也只打灭了两枝蜡烛。他心里一急,大痴乘势直攻,一口气打灭了十九炷香。

    陈家洛见对面烛火辉煌,自己这边只剩下寥寥二十多炷香,心想:“难道第三殿便闯不过去?”危急中忽然想起赵半山的飞燕银梭,当下看准方位,把三颗棋子猛力往墙边掷去。大痴见他乱掷,暗笑毕竟是年轻人沉不住气,一输就大发脾气。那知三颗棋子在墙上一碰,反弹转来,一颗落空,余下两颗把两枝烛火打灭。大痴吃了一惊,不由得喝采。

    陈家洛如此接连发出棋子,撞墙反弹,大痴无法再守住烛火,好在他已占先了数十枝香,这时再不去理会对方灭烛,双手连挥,加紧灭香。突然间殿中一片黑暗,陈家洛已将蜡烛尽行打熄,但他这一边点燃的线香也只剩下七枝,对面却点点星火,何逾三数十枝,正自气沮,忽听大痴叫道:“陈当家的,我暗器打完啦,大家暂停,到拱桌上拿了再打。”

    陈家洛一摸衣囊,也只剩下五六粒棋子,只听大痴道:“你先拿吧。”陈家洛走到拱桌之前,灵机一动,心想:“这是大事所系,只好耍一下无赖了。”左手兜起长衫下襟,右手在拱桌桌面上一抹,把桌上全部暗器都胸入衣襟,跃回己方,笑道:“一、二、三,我要发暗器啦。”大痴扑到桌边伸手摸去,桌上空空如也。陈家洛铁莲子、菩提子一连串射将出去,片刻之间,把对面地下的香火灭得一星不留。

    大痴手中没有暗器,眼怔怔的无法可施,哈哈大笑,道:“陈当家的,真有你的,这叫做斗智不斗力!你胜了,请吧!”陈家洛道:“惭愧,惭愧。在下本已输了,只因事关重大,出于无奈,务请原谅。”大痴大师脾气甚好,不以为忤,笑道:“后面两殿是我两位师叔把守,我两位师叔武功深湛,还请小心。”陈家洛道:“多谢大师指点。”心下感激,再入内殿。

    里面一殿也是烛火明亮,殿堂却较前面三殿小得多。殿中放了两个蒲团,达摩院首座天镜禅师盘膝坐在左侧蒲团上,见陈家洛进来,起立相迎,道:“请坐吧!”陈家洛不知他要如何比试,依言坐上右侧蒲团,心想大颠、大痴已如此功力,天镜是他师叔,又是达摩院首座,武功之精,不言可喻,自己多半不是敌手,只好随机应变了。

    天镜禅师身材极高,坐在蒲团上比常人站立也矮不了多少,两颊深陷,全身似乎无肉,瞧上去不怒自威。天镜道:“你连过三殿,足见高明。虽然你义父已不属少林门下,但说来你总是晚辈,我也不能跟你平手过招。这样吧,你能和我拆十招不败,就让你过去。”陈家洛站起施礼,道:“请老禅师慈悲。”天镜哼了一声,道:“请坐,接着!”陈家洛刚坐上蒲团,只觉一股劲风当胸扑到,忙运双掌相抵,只和他手掌一碰,立觉猛不可当,如是硬接,势非跌下蒲团不可,忙使招“分手”,想把劲力引向一旁消解。那知天镜的掌力刚猛无俦,“分手”竟然黏他不动,只得拚着全身之力,强接了这招。

    陈家洛这一招虽然接住了,但已震得左膀隐隐作痛。天镜禅师叫道:“第二招来了。”陈家洛不敢再行硬架,待得掌到,身子微偏,反拳拦打他臂弯,这是“百花错拳”中的妙着,敌人势须收掌相避。不料天镜右臂“横扫千军”,肘弯倏地对准他拳面横推过来。这一下来势快极,陈家洛拳力未发,已被对方肘部抵住,忙脚上使劲,身子直拔起来,避开了这一推,落下来仍坐在蒲团之上。天镜见他变招快捷,能坐着急跃,点了点头,反掌回抓。

    陈家洛见他一招招越来越是厉害,心想这十招只怕接不完,忽听钟声镗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反派变成白月光〕〔斗之巅〕〔名门俏医妃〕〔坑娃奶爸捉鬼日记〕〔炎黄帝师〕〔惹爱成瘾:陆少宠〕〔渣男文里的攻略女〕〔回到明朝当暴君〕〔地球灭亡倒计时〕〔牧神记〕〔全能科技巨头〕〔重生之完美未来〕〔权少豪宠小宝贝〕〔退后让为师来〕〔回到九零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