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旧城之爱〕〔重生之都市真仙〕〔混过二十年〕〔重生九零逆袭娇妻〕〔隐婚老公,早上好〕〔至道学宫〕〔逆境修天〕〔快穿之盈满〕〔神器大道〕〔重生之娇妻追夫记〕〔新白蛇问仙〕〔萌宝来袭:爹地,〕〔崩坏神话〕〔乾龙战天〕〔洪荒斗战录〕〔全职武师〕〔亲爱的患者大人〕〔都市透视医尊〕〔回到过去变鹦鹉〕〔重生之奶爸医圣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999章 书剑恩仇录(95)
    次日,陈家洛告知群雄,要去福建少林寺走一遭,当下与袁士霄、天山双鹰、霍青桐姊妹作别。香香公主依依不舍。陈家洛心中难受,这一别不知何日再能相见?如得上天佑护,大功告成,将来自有重逢之日,否则众兄弟埋骨中土,再也不能到回部来了。霍青桐远送出一程,自也柔肠百结,黯然神伤,但反催妹子回去,香香公主只是不肯。

    陈家洛硬起心肠,道:“你跟姊姊去吧!”香香公主垂泪道:“你一定要回来!”陈家洛点点头。香香公主道:“你十年不来,我等你十年;一辈子不来,我等你一辈子。”陈家洛想送件东西给她,以为去日之思,伸手在袋里一摸,触手生温,摸到了乾隆在海塘上所赠的那块温玉,取出来放在香香公主手中,低声道:“你见这玉,就如见我一般。”香香公主含泪接了,说道:“我一定还要见你。就算要死,也是见了你再死。”陈家洛微笑道:“干么这般伤心?等大事成功之后,咱们一起到北京城外的万里长城去玩。”香香公主出了一会神,脸上微露笑意,道:“你说过的话,可不许不算。”陈家洛道:“我几时骗过你来?”香香公主这才勒马不跟。

    陈家洛时时回头,但见两姊妹人影渐渐模糊,终于在大漠边缘消失。

    群雄控马缓缓而行。这一役杀了张召重,余鱼同大仇得报,甚是欢慰,对李沅芷又是感激,又是怜惜,一路上不避嫌疑,细心呵护她伤势。

    众人行了数日,又到了阿凡提家中,那位骑驴负锅的怪侠却又出外去了。周绮听说张召重已死,胞弟之仇已报,很是高兴。依陈家洛意思,要徐天宏陪她留在回部,等生下孩子,身子康复之后,再回中原。但周绮一来嫌气闷,二来听得大伙要去福建少林寺,此行可与她爹爹相会,吵着定要同去。众人拗不过,只得由她。徐天宏雇了一辆大车,让妻子及李沅芷在车里休息。

    回入嘉峪关后,天时渐暖,已有春意。众人一路南下,渐行渐热,周绮愈来愈是慵困,李沅芷的伤势却已大好了。她弃车乘马,一路与骆冰咭咭呱呱的说话。旁人都奇怪这两人谈个没完没了,不知怎地有这许多事儿来说。

    众人这日来到福建境内,只见满山红花,蝴蝶飞舞。陈家洛心想:“要是喀丝丽在此,见了这许多鲜花,可不知有多欢喜。”

    又行数天,进了德化城,一行人要找酒楼去喝酒吃饭,行经大街县衙门外,只见三十来名男子头戴木枷,双手也都扣在枷里,脚上有镣,一排站在墙边,个个垂头丧气,神色憔悴,太阳正烈,晒得人苦恼不堪,有的更似奄奄一息,行将倒毙。十来名差役手执皮鞭,在旁吆喝斥骂:“快些缴了皇粮,这就放人!”周绮忍不住问道:“喂,他们犯了什么王法啦?这么多人枷在这里,大日头里晒着,可没阴功啊!”一名差役头儿模样的人说道:“你们外路人,快快走罢!别多管闲事。”周绮怒道:“天下事天下人管得,什么多管闲事了?”那差役头儿用皮鞭指着墙上贴着的一张榜文道:“你识字不识?省里的方藩台亲来德化催粮,皇上在回疆用兵,大军粮饷的事,岂是闹着玩的?外路人啰里啰唆,一起抓起来枷了示众。”

    福建话不易听懂,周绮也不理会。陈家洛等向榜文瞧去,果是福建省里藩台衙门催缴钱粮的告示,说道大军西征,粮饷急如星火,刁民抗拒不缴,严惩不贷。一名戴枷的男子叫道:“行行好啊!我们又不是不缴粮,一时三刻要缴几十两银子,杀了我头也拿不出啊!”一名差役一鞭向他打去,喝道:“你再叫,当真便杀了你头!”他举鞭欲待再打,周绮抢过去抓住鞭子。

    徐天宏叫道:“绮妹,且慢!”周绮放开皮鞭,问道:“怎么?”徐天宏指着榜文道:“这方藩台名叫方有德。”低声道:“不知是不是那个得他妈的屁。”

    一行人上了一家饭店,酒保斟上酒来,徐天宏向陈家洛道:“总舵主,求你准许我报仇雪恨。”陈家洛道:“七哥请说。”徐天宏道:“这方有德或许就是我的大仇人,他先前在我们浙江绍兴府做知府,害死了我全家,我一直找他不到,报不了大仇,原来却在这里,不过是不是真的是他……先要查个清楚……”周绮气愤愤的道:“不用查了,这种狗官,杀了也不会杀错!”陈家洛缓缓摇头,说道:“如果真是此人,七哥的全家大仇,当然是要报的。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名门俏医妃〕〔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公主为妻记〕〔死亡之最终试炼〕〔墨引流觞〕〔新婚秘爱:沈先生〕〔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梦里忆歆华〕〔[综]不要慌,问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