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面幽王的多面宠〕〔农女为商:驯夫有〕〔嫡女归来:殿下,〕〔空降男神住隔壁〕〔拐个王爷去种田〕〔山野狂少〕〔乔少,您妻子又闯〕〔我是仙凡〕〔叔,你命中缺我〕〔商梯〕〔贴心萌宝荒唐爹〕〔老天逼我当英雄〕〔时轮沙漏〕〔我不想五五开〕〔华娱特效大亨〕〔超级吞噬系统〕〔哈利波特之学霸无〕〔傲天圣帝〕〔我和蓝胖子的修仙〕〔诸天最强大佬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435章 鹿鼎记(185)
    向东驰出十余里,王进宝跳下马来,察看路上蹄印和马粪,皱眉道:“奇怪,奇怪。”张勇忙问:“怎么啦?”王进宝道:“马粪是稀烂的,不知是什么缘故,这不像是咱们滇马的马粪。”韦小宝一听大喜,哈哈大笑,说道:“这就是了,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这的的确确是吴应熊的马队。”王进宝沉吟道:“蹄印是不错的,就是马粪太过奇怪。”韦小宝道:“不奇怪,不奇怪!滇马到了北京,吃的草料不同,水土不服,一定要拉烂屎,总得拉上七八天才好。只要马粪是稀烂的,那定是滇马。”

    王进宝向他瞧了一眼,见他脸色诡异,似笑非笑,不由得将信将疑,继续向前追踪。

    又奔了一阵,见马迹折向东南。张勇道:“都统大人,吴应熊要逃去天津卫,从塘沽出海。他在海边定是预备了船只,从海道去广西,再转云南,以免路上给官军截拦了。”韦小宝点头道:“对!从北京到昆明,十万八千里路程,随时随刻会给官兵拦住,还是从海道去平安得多。”张勇道:“咱们可得更加快追。”韦小宝问道:“为什么?”张勇道:“从京城到海边,只不过几百里路,他不必体恤马力,尽可拚命快跑。”韦小宝道:“是,是。张大哥料事如神,果然是大将之才。”张勇听他改口称呼自己为“大哥”,心下更喜。

    韦小宝回头传令,命一队骁骑营加急奔驰,去塘沽口水师传令,封锁海口,所有船只不许出海。又吩咐沿途见到官军便即传令,阻截吴应熊等一行。一名佐领接了将令,领兵去了。

    过不多时,只见道旁倒毙了两匹马匹,正是滇马。张勇喜道:“都统大人,王副将带的路径果然不错。”王进宝却愁眉苦脸,神色甚为烦恼。韦小宝道:“王三哥,你为什么不开心?”王进宝心想:“我又不是行三,怎么叫我三哥?”说道:“小将养的这些滇马,每一匹都是千中挑一的良驹,怎地又拉稀屎,又倒毙在路?就算吴应熊拚命催赶,马匹也不会如此不济!唉,真可惜,真可惜!”

    韦小宝知他爱马,更不敢提偷喂巴豆之事,说道:“吴应熊这小子只管逃命,累死了好马,枉费了王三哥一片心血,他妈的,这小子不是人养的。”王进宝道:“都统大人怎地叫小将王三哥,这可不敢当。”韦小宝笑道:“张大哥、赵二哥、王三哥、孙四哥,我瞧那一位的胡子花白些,便算他年纪大些。”王进宝道:“原来如此。吴三桂一家人,没一个是好种。当兵的不爱马,总是没好下场。”说着唉声叹气。

    行不数里,又见三匹马倒毙道旁,越走死马越多。张勇忽道:“都统大人,吴应熊的马吃坏了东西,跑不动了。可得防他下马,逃入乡村躲避。”韦小宝道:“张大哥什么事都料早了一着,兄弟佩服之极。”当即传令骁骑营,分开了包抄上去。

    果然追不数里,北边一队骁骑营大声欢叫:“抓住了吴应熊啦!”

    韦小宝等大喜,循声赶去,远远望见大路旁的麦田之中,数百名骁骑营军士围成一圈。这一带昨天刚下了雨,麦田中一片泥泞。韦小宝等纵马驰近,众军士已押着满身泥污的几人过来。当先一人正是吴应熊,只是身穿市井之徒服色,那还像是雍容华贵的金马玉堂人物?

    韦小宝跳下马来,向他请了个安,笑道:“额驸爷,你扮戏文玩儿吗?皇上忽然心血来潮,要想听戏,吩咐小的来传。你这就去演给皇上看,那可挺合式。哈哈,你扮的是个叫化儿,这可不是‘金玉奴棒打薄情郎’中的莫稽么?”

    吴应熊早已惊得全身发抖,听着韦小宝调侃,一句话也答不出来。

    韦小宝兴高采烈,押着吴应熊回京,来到皇宫时已是次日午间。康熙已先得到御前侍卫飞马报知,立即传见。韦小宝泥尘满脸,故意不加抹拭。

    康熙一见,自然觉得此人忠心办事,劳苦功高之极,伸手拍他肩头,笑问:“他妈的,小桂子,你到底有什么本事,居然将吴应熊抓了回来?”

    韦小宝不再隐瞒,说了毒马的诡计,笑道:“奴才本来只盼赢他一万两银子,教他不敢夸口,同时奴才有钱花用,给皇上差去办事的时候,也不用贪污了。那知道皇上洪福齐天,奴才胡闹一番,居然也令吴三桂的奸计不能得逞。可见这老小子如要造反,准败无疑。”

    康熙哈哈大笑,也觉这件事冥冥中似有天意,自己福气着实不小,笑道:“我是有福的天子,你是福将,这就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狱魔法〕〔厉少偏偏要宠我〕〔修仙奇才在都市〕〔遗世九洲〕〔根达亚之歌〕〔蜀汉陆家军〕〔乒乓小旋风〕〔超神封魔师〕〔极致一刀〕〔妙手圣医〕〔腹黑王爷冷面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