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偏偏要宠我〕〔重生九零小军嫂〕〔撩妻101次:老公大〕〔我的帝国〕〔南天封仙〕〔恐怖修仙世界〕〔鱼跃沧海〕〔三国之武魂通天〕〔行走在恐怖世界〕〔仙途遗祸〕〔我是东北出马仙〕〔诸天万界神龙系统〕〔艾泽拉斯的泰坦之〕〔大夏纪〕〔美漫之最终执行官〕〔钞烦入盛〕〔篮坛之氪金无敌〕〔重生晚点没事吧〕〔曹操的主厨〕〔都市阴阳师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382章 鹿鼎记(132)
    多隆又是一脚,将地下一块斗大石头踢得飞了起来,掉下城头。韦小宝出招越来越快,啪的一掌,正中对方肚皮,多隆“啊啊”大叫,双腿一弯,坐倒在地,叫道:“老子不服,再来打过!”一跃而起,双臂直上直下的急打过来。韦小宝侧身闪避,多隆一拳打上城墙,登时打下三块大青砖来。尘土飞扬之中,韦小宝飞起右脚,脚尖还没碰到他身子,多隆大叫一声,从城墙上溜了下去,掉在城墙脚下,动也不动了。

    韦小宝大吃一惊,生怕真的摔死了他,俯首下望。多隆抬头一笑,霎了霎眼,摇手示意不妨,随即伏倒。韦小宝这才放心。众侍卫都惊惶不已,纷纷奔下城头。

    韦小宝一拉阿珂,低声道:“快走,快走!”三人一溜烟的奔回客店。

    回到客店之中,九难见阿珂神色有异,气喘不已,问道:“遇上了什么事?”阿珂道:“有十多个鞑子官兵跟郑公子为难,幸亏……幸亏师弟打倒了官兵的头脑。”九难道:“给我在客店里安安静静的耽着,别到处乱走,惹事生非。”阿珂低头答应,过了一会,总是记挂着郑克塽的伤势,到他房中去看望,见众伴当已给他敷上伤药,已睡着了。

    韦小宝见她从郑克塽房里出来,又有气,又有些懊恼:“刚才怎不叫他们当真割了这小子的两只耳朵?”又想:“这妞儿一心一意,总是记挂着这臭小子。我就算把这小子耳朵割了、眼睛戳瞎了,看来她还是把他当作心肝宝贝。”饶是他机警多智,遇上了这等男女情爱之事,却也一筹莫展了。

    注:

    回目中“棘门此外尽儿嬉”一句,原为汉文帝称赞周亚夫语,指其军令森严,其他将军所不及,原诗咏吴三桂残暴虐民而治军有方。“棘门”即“戟门”,亦可指宫门,本书借用以喻众御前侍卫出宫胡闹。

    第二十八回

    未免情多丝宛转 为谁心苦窍玲珑

    韦小宝当晚睡到半夜,忽听得窗上有声轻敲,迷迷糊糊的坐起,只听窗外有人低声道:“韦恩公,是我。”

    他一凝神,辨明是吴立身的声音,忙走近窗边,低声道:“是吴二叔么?”吴立身道:“不敢,是我。”韦小宝轻轻打开窗子,吴立身跃入房内,抱住了他,甚是欢喜,低声道:“恩公,我日日思念你,想不到能在这里相会。”转身关上窗子,拉韦小宝并肩坐在炕上,说道:“在河间府大会里,我向贵会朋友打听你的消息,他们却不肯说。”

    韦小宝笑道:“他们倒不是见外,有意不肯说,实在我来参加‘杀龟大会’,是乔装改扮了的,会中众兄弟也都不知。”

    吴立身这才释然,道:“原来如此。今日撞到鞑子官兵,又蒙恩公解围,否则的话,只怕我们小公爷要遭不测。小公爷要我多多拜上恩公,实是深感大德。”

    韦小宝道:“大家是好朋友,何必客气。吴二叔,你这么恩公长、恩公短的,听来着实别扭,倘若你当我是朋友,这称呼今后还是免了。”

    吴立身道:“好,我不叫你恩公,你也别叫我二叔。咱俩今后兄弟称呼。我大着几岁,就叫你一声兄弟罢。”韦小宝笑道:“妙极,你那个刘一舟师侄,岂不是要叫我师叔了?”吴立身微觉尴尬,说道:“这家伙没出息,咱们别理他。兄弟,你要上那里去?”韦小宝道:“这事说来话长。二哥,做兄弟的已对了一头亲事。”

    吴立身道:“恭喜,恭喜,却不知是谁家姑娘?”随即想到:“莫非就是方怡?他找到方姑娘和小郡主了?”满脸都是喜色。

    韦小宝道:“我这老婆姓陈,不过有一件事,好生惭愧。”吴立身问道:“怎么?”

    韦小宝道:“我这老婆却另有个相好,姓郑,这小子人品极不规矩。想勾搭我老婆,倒还是小事,他却向鞑子官兵告密。今日那些官兵来跟小公爷为难,就是他出的主意。”

    吴立身大怒,道:“这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却又不知为了什么?”

    韦小宝道:“你道这小子是谁?他便是台湾延平郡王的第二儿子。他说延平郡王统领大军,你们沐王府却已败落,无权无势,什么何足道哉!”吴立身怒道:“我们沐王爷是大明开国功臣,世镇云南,怎是他台湾郑家新进之可比?”韦小宝道:“可不是吗?这小子说道:是谁杀了吴三桂,在天下英雄之前露脸;你们在云南是地头蛇,要杀吴三桂,比他们台湾郑家要方便百倍。他跟我来商量,说要把沐家的人先除去了。我说我们天地会跟沐王府早有赌赛,瞧谁先干掉吴三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狱魔法〕〔厉少偏偏要宠我〕〔遗世九洲〕〔根达亚之歌〕〔蜀汉陆家军〕〔乒乓小旋风〕〔超神封魔师〕〔极致一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