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噬心毒爱,萧少囚〕〔怦然心动:BOSS宠〕〔最强打赏帝〕〔美女房客惹不起〕〔变身之娱乐女皇〕〔我的岳父是阎王〕〔乡村小医圣〕〔万界老公〕〔林小妞,爷偏这么〕〔凌天一剑〕〔青春这场蜕变〕〔师兄带我闯江湖〕〔英雄降临现实〕〔武侠世界的朋友圈〕〔最后一个药神〕〔嫡妃谋略:冷王,〕〔乡村小神龙〕〔娇妻在上:总裁请〕〔情深入骨,傅少的〕〔天价甜妻:夫人不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289章 鹿鼎记(39)
    韦小宝道:“皇上,鳌拜这些奸党,势力也真不小。奴才逃出来时,记明了路径,咱们马上带兵去捉,好不好?”

    康熙喜道:“妙极!你快去叫索额图带领三千兵马,随你去捉拿。”

    韦小宝退了出来,命人去通知索额图。索额图听说小桂子给鳌拜手下人捉去,心想宫中少了个大援,正在发愁,虽说能吞没四十五万两银子,毕竟是所失者大,所得者小,突然得悉小桂子逃归,登时精神大振,忙带领人马,和韦小宝去捕拿余党。行到半路,康亲王差人将韦小宝的玉花骢赶着送来。韦小宝骑上名驹,左顾右盼,得意非凡。到得天地会聚会之所,自然早已人影不见。索额图下令搜索,不久便在菜园中将鳌拜的首级和尸身掘了出来,又找到一块“大清少保一等超武公鳌拜大人之灵位”的灵牌,几幅吊唁鳌拜的挽联,自然都是陈近南故意留下的。

    韦小宝和索额图回到北京,将灵牌、挽联等物呈上康熙,韦小宝神色间倒颇似立了一件大功。康熙奖勉几句,吩咐葬了鳌拜的尸身,令两人继续小心查察。

    韦小宝嘴里连声答应,脸上忠诚勤奋,肚中暗暗好笑。

    第九回

    琢磨颇望成全璧 激烈何须到碎琴

    过了三天,韦小宝禀明康熙,要出去访查鳌拜的余党,迳自到东城甜水井胡同来。

    离胡同口十来丈处停着一副馄饨担子,卖馄饨的见到韦小宝,拿起下馄饨的长竹筷,在盛钱的竹筒上托托托的敲了三下,停一停,敲了两下,又敲三下。隔着数丈处,有人挑了担子在卖青萝卜,那人用削萝卜的刀子在扁担上也这般敲击。韦小宝料想是天地会传讯之法,随着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进了胡同,来到漆黑大门的一座屋子前。门口蹲着三人,正用石灰粉刷墙壁,见到韦小宝后点了点头,石灰刀在墙上敲击数下,大门便即开了。

    韦小宝走进院子,进了大厅,见陈近南已坐在厅中,立即上前磕头。陈近南甚是欢喜,说道:“你来得早,再好也没有了。我本想多耽几天传你功夫,但昨天接到讯息,福建有件事要我去料理。这次我只能停留一天。”韦小宝心中一喜,暗道:“你没空多传我功夫,将来我练得不好,那是你的事,可不能怪我。”脸上却尽是失望之色。

    陈近南从怀中取出一本薄薄的册子,说道:“这是本门修习内功的基本法门,你每日照着自行用功。”打开册子,每一页都绘有人像,当下教了修习内功的法门和口诀。韦小宝一时之间也未能全盘领悟,只用心记忆。

    陈近南花了两个多时辰,将这套内功授完,说道:“本门功夫以正心诚意为先。你这人心猿意马,和本门功夫格格不入,练起来加倍艰难,须得特别用功才是。你牢牢记住,倘若练得心意烦躁,头晕眼花,便不可再练,须待静了下来,收拾杂念,再从头练起,否则会有重大危险。”韦小宝答应了,双手接过册子,放入怀中。

    陈近南又细问海大富所授武功的详情,待韦小宝连说带比的一一说完,陈近南沉吟道:“这些功夫,你也早知是假的,当真遇上敌人,半点也不管用。我只是奇怪,怎地鞑子太后传授给鞑子小皇帝的武功,却也是假的。”韦小宝道:“老婊子不是小皇帝的亲娘,而且……而且老婊子不是好人,是个的坏人。”心想老婊子害死小皇帝的母亲等等情由,牵连太过重大,对师父也不能说,何况此事跟师父毫不相干。

    陈近南点点头,跟着又查问海大富的为人和行事,只觉这老太监的所作所为之中,充满了诡秘。韦小宝说了一些,突然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陈近南温言问道:“小宝,怎么啦?”韦小宝抽抽噎噎的将海大富在汤中暗下毒药的事说了,最后泣道:“师父,我这毒是解不了的啦。我死之后,青木堂的兄弟们可不能再用老法子。”陈近南问道:“什么老法子?”韦小宝道:“鳌拜害死尹香主,我杀了鳌拜,大伙儿就叫我做青木堂香主。海老乌龟害死韦香主,老婊子杀了海老乌龟。大伙儿可不能请老婊子来做青木堂香主。”

    陈近南哈哈一笑,细心搭他脉搏,又详询他小腹疼痛的情状,伸指在他小腹四周穴道上或轻或重的按捺,沉吟半晌,说道:“不用怕!海大富的毒药,或许世上当真无药可解,但我可用内力将毒逼出。”韦小宝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反派变成白月光〕〔名门俏医妃〕〔斗之巅〕〔农门俏娘子:撩个〕〔快穿攻略:黑化BO〕〔仙祖破天〕〔炎黄帝师〕〔吕布之雄图霸业〕〔神厨大小姐:夫君〕〔浴血武神〕〔坑娃奶爸捉鬼日记〕〔晴雯的如梦令〕〔重生之完美未来〕〔异界重生之亡灵女〕〔至尊鸿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