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独尊〕〔他的情深似海〕〔早安,苏医生〕〔至尊兽皇,榻上撩〕〔男神今天又求婚了〕〔柳绵绵你飘了〕〔一世诺〕〔六零俏佳人〕〔重生娇妻:简少宠〕〔全服女神〕〔重生后我老婆只想〕〔小俏媳,超凶哒〕〔萌妻有恙,总裁老〕〔独家宠妻:总裁大〕〔重生当学神,又又〕〔锦绣田园:农家俏〕〔龙王劫,盛宠逆天〕〔尘脉〕〔第一糖婚:神秘娇〕〔绝世天骄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202章 飞狐外传(93)
    圆性见胡斐挖坑埋葬程灵素的骨灰,心想自己与他立时也便身归黄土,当下悄悄跪倒,忍住背上疼痛,合什为礼,轻轻诵经。

    胡斐左肩的伤痛越来越厉害,两只手渐渐挖深,一转头,瞥见圆性合什下跪,神态庄严肃穆,忽感喜慰:“她潜心皈佛,我何苦勉强要她还俗?幸亏她没应允,否则她临死之时,心中不得平安。”

    突然之间,他双手手指同时碰到一件冰冷坚硬之物,脑海中闪过苗夫人的那句话:“有柄宝刀!”他不动声色,向两旁摸索,果然是一柄带鞘的单刀,抓住刀柄轻轻一抽,刀刃抽出寸许,毫没生锈,心想:“苗夫人说道:‘此事只跟你爹爹和金面佛苗人凤有关’,难道这把刀是苗大侠埋在这里的?难道苗大侠为了纪念我爹爹,将这柄刀埋在我爹爹坟前?”

    他这一下猜测,确没猜错。只是他并不知道,苗人凤所以和苗夫人相识而成婚,正是由于这口“冷月宝刀”;而他夫妇良缘破裂,也是由这口宝刀而起,始于苗人凤将这刀埋葬在胡一刀坟前之时。当世除苗人凤和苗夫人之外,没第三人知道此事。

    胡斐握住了刀柄,回头向苗夫人瞧去,只听得她幽幽说道:“要明白别人的心,那是多难啊!”她长长的叹了口气,缓步走开。圆性待要阻止,胡斐道:“让她走好了!我们不怕田归农。”

    田归农叫道:“阿兰,你在客店里等我。待我杀了这小贼,大伙儿喝酒庆功。”苗夫人不答,在荒野中越走越远。

    田归农转过头来,喝道:“小贼,快埋!咱们不等了!”

    胡斐道:“好,不等了!”抓起刀柄,只觉眼前青光一闪,寒气逼人,手中已多了一柄青森森的长刀,刀光如水,在冷月下流转不定。

    田归农和众武士无不大惊。胡斐乘众人心神未定,挥刀杀上。当啷当啷几声响处,三名武士兵刃削断,两人手臂斩落。

    田归农横刀斫至,胡斐举刀一格,铮声清响,声如击磬,良久不绝。两人跃开三步,就月光下看手中刀时,都丝毫无损。两口宝刀,正堪匹敌。

    胡斐见手中单刀不怕田归农的宝刀,登时如虎添翼,展开胡家刀法,霎时间又伤了三名武士。田归农的宝刀虽和他各不相下,刀法却不如,他以擅使的长剑和胡斐相斗,尚且不及,何况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三四招一过,臂腿接连中刀,若非身旁武士相救退开,已命丧胡斐刀下。此时身上没带伤的武士已寥寥无几,任何兵刃遇上胡斐手中宝刀,无不立断,尽变空手。

    胡斐也不赶尽杀绝,叫道:“我看各位也都是好汉子,何必枉自送了性命?”

    田归农见情势不对,拔足便逃。众武士搭起地下的伤毙同伴,大败而走。众人直到数年之后,苦苦思索,纷纷议论,仍没丝毫头绪,不知胡斐这柄宝刀从何而来。总觉此人行事神出鬼没,人所难测,“飞狐”这外号便由此而传开了。

    胡斐弹刀清啸,心中感慨,还刀入鞘,将宝刀放回土坑之中,使它长伴父亲于地下,再将程灵素的骨灰坛也轻轻放入土坑,拨土掩好。他取出金创药为圆性敷上伤口,给她包扎好,说道:“从今以后,你跟着我再也不离开了!”

    圆性含泪道:“胡大哥,不成的……我见到你是我命苦,不见你,我仍然命苦……”她跪倒在地,双手合什,轻念佛偈: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

    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念偈时泪如雨下,念毕,悄然上马,缓步西去。胡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林绾绾萧夜凌〕〔序列都市〕〔太上造化诀〕〔新婚秘爱:沈先生〕〔狐王令〕〔生生不灭〕〔顾晚霍西州〕〔我可以无限升级〕〔撩妻100式:霍少的〕〔网王之冰封王座〕〔唐案之盛世暮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