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噬心毒爱,萧少囚〕〔怦然心动:BOSS宠〕〔最强打赏帝〕〔美女房客惹不起〕〔变身之娱乐女皇〕〔我的岳父是阎王〕〔乡村小医圣〕〔万界老公〕〔林小妞,爷偏这么〕〔凌天一剑〕〔青春这场蜕变〕〔师兄带我闯江湖〕〔英雄降临现实〕〔武侠世界的朋友圈〕〔最后一个药神〕〔嫡妃谋略:冷王,〕〔乡村小神龙〕〔娇妻在上:总裁请〕〔情深入骨,傅少的〕〔天价甜妻:夫人不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98章 飞狐外传(89)
    程灵素道:“两位倘若相信新师父的话,那么这三粒丹药原也用不着了。”说罢便要收入怀中。慕容景岳急道:“不!小师妹,请你给我。”薛鹊道:“多谢小师妹,从今而后,我二人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低头走到程灵素身前,取过三枚丹药,突然身形一晃,怒喝:“石万嗔,你好毒的……”一句话未说完,俯身摔倒在地。

    程灵素和胡斐都大吃一惊,没见石万嗔有何动弹,怎地已下了毒手?程灵素弯下腰来,翻过薛鹊身子,要看她如何受害,是否有救,刚将她身子扳转,突然右手手腕一紧,已给她左手抓住。程灵素立知不妙,左手待要往她头顶拍落,但右手脉门为她抓住,全身酸麻,已使不出力气。薛鹊右手握着短刀,刀尖抵在程灵素胸口,喝道:“将《药王神篇》放下!”程灵素一念之仁,竟致受制,只得将《药王神篇》摔在地下。

    胡斐待要上前相救,但见薛鹊的刀尖抵正了程灵素心口,只要轻轻向前一送,立时没命,心中虽急,却不敢动手。

    薛鹊紧紧抓着程灵素手腕,说道:“师父,弟子助你夺到《药王神篇》,请你将碧蚕毒蛊、鹤顶红、孔雀胆三种药物,放在这小贱人的掌心,瞧她是不是也救不了自己性命。”石万嗔笑道:“好徒儿,好徒儿,这法子当真高明。”取出金盒,用金匙挑了碧蚕毒蛊,两枚指甲中藏了鹤顶红和孔雀胆的毒粉,便要往程灵素掌心放落。

    慕容景岳重伤之后,虽摇摇欲倒,却知这是千钧一发的机会,只要程灵素掌心也受了这三种毒药,她若有解药,势须取出自疗,自己便可夺而先用,就算真的没有解药,也是报了适才之仇,叫她作法自毙,当下奋力拦在胡斐身前,防他阻挠石万嗔下毒。

    胡斐正当无法可施之际,突见慕容景岳抢在身前,左手呼的一拳,便往他面门击去。慕容景岳抬右手招架,胡斐此时情急拚命,那容他有还招余地,左手拳尚未打实,右手掌出如风,无声息的推在他胸口。这一掌虽无声响,力道却是奇重,慕容景岳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直向薛鹊撞去。薛鹊遭这股大力急撞,登时摔倒,但左手仍牢牢抓住程灵素的手腕不放。

    胡斐纵身上前,在薛鹊的驼背上重重一脚,薛鹊口喷鲜血,手上无力,只得松开程灵素手腕。薛鹊手掌刚给震开,石万嗔的手爪已然抓到。胡斐怕他手中毒药碰到程灵素身子,右手急掠,往他肩头力推。石万嗔反掌擒拿,向他右手抓来。

    程灵素急叫:“快退!”胡斐若施展小擒拿手中的“九曲折骨法”,原可将石万嗔五根指头立时扭断,但他指上带有剧毒,如何敢碰?急忙后跃而避,石万嗔一抓不中,顺手将金匙掷出,跟着手指连弹,毒粉化作烟雾,喷上了胡斐手背。

    胡斐不知自己已然中毒,但想这三人奸险狠毒无比,立心毙之于当场,单刀挥出,白光闪闪,全是进手招数。石万嗔虎撑未及招架,只觉左手上一凉,三根手指已给削断。他又惊又怕,右手又弹出一阵烟雾。程灵素惊叫:“大哥,退后!”胡斐不退反进,生怕程灵素遭难,抢过挡在她身前。眼见石万嗔等三人一齐逃出庙外。

    程灵素握着胡斐的手,心如刀割,自己虽得脱大难,可是胡斐为了相救自己,手背上已沾上了碧蚕毒蛊、鹤顶红、孔雀胆三项剧毒。《药王神篇》上说得明明白白:“剧毒入心,无药可治。”

    难道挥刀立刻将他右手砍断,再让他服食“生生造化丹”,延续九年性命?过得这九年后,再服“生生造化丹”便也无效了。

    他是自己在这世界上唯一亲人,和他相处了这些日子之后,在她心底,早已将他的一切瞧得比自己重要得多。这样好的人,难道便只再活九年?

    程灵素念头一转,便打定了主意,取出一颗白色药丸,放入胡斐口中,颤声道:“快吞下!”胡斐依言咽落,心神甫定,想起适才的惊险,犹是心有余怖,说道:“好险,好险!”见那《药王神篇》掉在地下,一阵秋风过去,吹得书页不住翻转,说道:“可惜没杀了这三个恶贼!幸好他们也没将你的书抢去。二妹,倘若你手上沾了这三种毒药,那可怎么办?”

    程灵素柔肠寸断,真想放声痛哭,却哭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反派变成白月光〕〔快穿攻略:黑化BO〕〔炎黄帝师〕〔异界重生之亡灵女〕〔来自云端的明星〕〔叶幽幽顾瑾寒〕〔唐门邪修〕〔仙祖破天〕〔归元求生记〕〔绝世天骄〕〔帝少宠婚:我家夫〕〔总裁宠妻体力好〕〔神厨大小姐:夫君〕〔至尊鸿图〕〔重生再嫁:妃本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