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世界不及一个你〕〔魔改大唐〕〔反穿之媳妇娇娇宠〕〔源赋世界〕〔九龙圣祖〕〔筝仙无双〕〔二婚宠妻很能跑〕〔网游之佣兵世界〕〔神说世界之风起云〕〔最佳赘婿〕〔带着星际闯美幻〕〔权门小老婆〕〔重生之武神大主播〕〔老天逼我当英雄〕〔武侠之我是盗圣〕〔医士无双〕〔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重返诸天〕〔末世宠婚:反派bo〕〔逆天萌宝:尊上又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86章 飞狐外传(77)
    福康安登时呆了,心想:“皇上的信息竟如此之快。他要带两名贼人去干什么?”又想:“这圣旨不伦不类,什么‘当今万岁爷乾隆皇帝圣旨’,什么‘不可有误便了’?”一抬头,见刘之余挤眉弄眼,神气古怪,再想平素太监传旨,定是往大厅正中向外一站,朝南宣读,这一次却是朝里宣旨。这刘之余是宫中老年太监,决不能错了规矩,其中必有缘故,于是站起身来,说道:“刘公公,请坐下喝茶,瞧一瞧这里英雄好汉们献演身手。”刘之余欣然道:“好极,好极!”突然眉头一皱,道:“多谢福大帅啦,茶是不喝了,皇上等着要人。”

    福康安一瞧这情景,恍然而悟,知他受了身后那几名卫士的挟制,假传圣旨,这四名卫士不是反叛,便是假扮的,当下不动声色,笑问:“陪着你的几位大哥是谁啊?怎地面生得紧。”刘之余苦笑道:“这个……那个……嘿嘿,他们是外省新来的。”

    福康安更加心中雪亮,内班宿卫日夜在皇帝之侧,若非亲贵,便是有功勋的世臣子弟,外省来的武人那里能当?心想:“只有调开这四人,刘太监方不受他们挟持。”说道:“既是如此,四位侍卫大哥便把贼人带走吧!”说着向绑在一旁的少年书生和桑飞虹一指。

    四名侍卫中便有一人走上前来,去牵那书生。福康安道:“且慢!这位侍卫大哥贵姓?”按照常情,福康安对宫中侍卫客气,称一声“侍卫大哥”,但当侍卫的官阶比他低得多,必定上前请安。这侍卫却大剌剌的不理,只说:“俺姓张!”福康安道:“张大哥到宫中几时了?怎地没会过?”

    那侍卫尚未回答,刘之余身后一个身材肥胖的侍卫突然右手一扬,银光闪闪,一件梭子般的暗器射了出来,飞向放置玉龙杯的茶几。这暗器去势峻急,眼见八只玉杯要一齐打碎。众卫士纷纷呼喝,善于发射暗器的便各自出手,只见袖箭、飞镖、铁莲子、铁蒺藜,七八件暗器齐向银梭射去。那肥胖的侍卫双手连扬,也是七八件暗器一齐射去。

    只听得叮叮之声不绝,众卫士的暗器纷纷碰落。那银梭飞到茶几,钩住了一只玉龙杯。说也奇怪,这梭子在半空中竟会自行转弯,钩住玉龙杯后斜斜飞回,又回到那侍卫手中。众人眼见这般怪异情景,无不愕然。

    胡斐见了那胖侍卫这等发射暗器的神技,大喜之下,忍不住叫道:“赵三哥!”那胖侍卫正是千臂如来赵半山所乔装改扮。那个去救书生的侍卫,则是红花会中的鬼见愁石双英。这干人早便在福康安府外接应,见那少年书生失手受擒,正好太监刘之余在府门外经过,便擒了来假传圣旨。但这些江湖上的豪杰之士终究不懂宫廷和官场规矩,一进福康安府便露出马脚。赵半山见福康安神色和言语间已然起疑,不待他下令拿人,先下手为强,发出一枚飞燕银梭,抢了一只玉杯。这飞燕银梭是他别出心裁的一门暗器,梭作弧形,掷出后能飞回手来。

    他一抢到玉杯,猛听得有人叫了声:“赵三哥!”这叫声中真情流露,似乎乍逢亲人一般,举目向叫声来处瞧去,却不见有熟识之人。胡斐和他睽别多年,身形容貌均已大变,别说他已乔装改扮,就算没改装,异地乍逢,也未必认得出来。

    处身在这龙潭虎穴之中,一瞥间没瞧见熟人,决无余裕再瞧第二眼,他双臂连扬,但听得嗤嗤之声不绝,每响一下,便有一枝红烛为暗器打熄,顷刻间大厅中黑漆一团。只听得他大声叫道:“福康安看镖!”跟着有两人大声惨叫,显已中了他暗器。但听得乒乒乓乓,响起一片兵刃之声,已有两名卫士抢上将石双英截住。

    赵半山叫道:“走吧,不可恋战!”他知身处险地,大厅之上高手如云,一击不中便当飘然远引,救人之事,只得徐图后计,眼下藉着黑暗中一片混乱,尚可脱身,倘若时机一过,连自己也会陷身其中。但这时石双英已给绊住,跟着又有两人攻到,再有迁延,别说救人,连他自己也走不脱了。

    胡斐当那少年书生为汤沛擒获之时,即拟出手相救,只厅上强敌环伺,单是正中太师椅上所坐的那四大掌门,自己对每一个都没制胜把握,突见赵半山打灭满厅灯火,毫不犹豫,立即纵身抢到那少年书生身旁。汤沛出手点穴,胡斐看得分明,所点的是“云门”、“曲池”、“合谷”三穴,这时一俯身间,便往那书生肩后“天宗穴”上一拍,登时解开了他“云门穴”,待要再去推拿他“天池穴”时,头顶突然袭来一阵轻微掌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我可以无限升级〕〔顾晚霍西州〕〔唐案之盛世暮歌〕〔生生不灭〕〔重生全能娇妻:老〕〔撩妻100式:霍少的〕〔仙君别撩,要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