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吻安,顾先生!〕〔璀璨仙途〕〔界河之祖〕〔爱上我的沈先生〕〔诸天幻灭〕〔有凤难逑〕〔人族纪元〕〔三国之蜀汉中兴〕〔战皇〕〔天命为凰:毒医三〕〔重生八零小媳妇:〕〔充钱系神豪〕〔贴身妖孽保镖〕〔求魔问道〕〔剑域神帝〕〔女神的极品兵王〕〔特种医王在都市〕〔顾小姐,惟愿余生〕〔病娇相公刁蛮妻〕〔锦华谋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71章 飞狐外传(62)
    银姑连夜逃到了佛山镇上,挨了几个月,生下了个小女孩。母女俩过不了日子,只好在镇上乞讨。镇上的人可怜她,有的就施舍些银米周济,背后自不免说凤老爷的闲话,说他作孽害人。只是他财雄势大,谁也不敢当着他面提起此事。

    镇上鱼行中有个伙计向来和银姑很说得来,心中一直偷偷的喜欢她,他托人去跟银姑说要娶她为妻,还愿意认她女儿当作自己女儿。银姑自然很高兴,两人便拜堂成亲。

    那知有人讨好凤老爷,去禀告了他。凤老爷大怒,说道:“什么鱼行的伙计那么大胆,连我要过的女人他也敢要?”派了十多个徒弟到那鱼行伙计家里,将正在喝喜酒的客人赶个清光,把台椅床灶捣得稀烂,还把那鱼行伙计赶出佛山镇,说从此不许他回来,若是回来定要打死。

    银姑自父亲死后,无依无靠,今后生计全依赖着这个新丈夫,好容易盼到能做新嫁娘,拜堂成亲,却给一群如狼似虎的凶恶大汉闯进家来,乱打一场,还将她丈夫赶出家去。银姑换下了新娘衣服,抱了女儿,当即追出佛山镇去,盼望追上丈夫,从此伴他一世。那晚天下大雨,把母女俩全身都打湿了。她在雨中又跌又奔的走出十来里地,忽见大路上有一个人俯伏在地。她只道是个醉汉,好心要扶他起来,那知低头一看,这人满脸血污,早已死了,竟便是那个跟她拜了堂的鱼行伙计。原来凤老爷命人候在镇外,下手害死了他。

    银姑伤心苦楚,真的不想再活了。她用手挖了个坑,埋了丈夫,便想往河里跳去,但怀中的女娃子却一声声哭得可怜。带着她一起跳吧,怎忍得下心害死亲生女儿?撇下她吧,这样一个婴儿留在大雨之中,也必死路一条。她思前想后,咬了咬牙,终于抱了女儿向前走去,说什么也得把女儿养大。

    程灵素听袁紫衣说到这里,泪水一滴滴的流了下来,听袁紫衣住口不说了,问道:“袁姊姊,后来怎样了?”袁紫衣取手帕抹了抹眼角,微微一笑,道:“你叫我姊姊,该把解药给我服了吧?”程灵素苍白的脸一红,低声道:“原来你早知道了。”斟过一杯清茶,随手从指甲中弹了一些淡黄色的粉末在茶里。

    袁紫衣道:“妹子的心地倒好,早便在指甲中预备了解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便给我服下。”说着端过茶来,一饮而尽。程灵素道:“你所中的也并不是什么厉害毒药,只不过要大病一场,委顿几个月,好让胡大哥去杀那凤天南时,你不能再出手相救。”袁紫衣淡淡一笑,道:“我早知着了你道儿,只是你如何下的毒,我始终想不起来。进这屋子之后,我可没喝过一口茶,吃过半片点心。”

    胡斐心道:“原来袁姑娘虽极意提防,终究还是着了二妹的道儿。”他自见钟兆文在程灵素家中酒水不沾,还是中毒而沉沉大醉,早知他二妹若要下毒,对方绝难躲闪。

    程灵素道:“你和胡大哥在墙外相斗,我掷刀给大哥。那口刀的刀刃上有一层薄薄毒粉,你的软鞭上便沾着了,你手上也沾着了。待会得把单刀软鞭用清水冲洗干净。”

    袁紫衣和胡斐对望一眼,心想:“如此下毒,真教人防不胜防。”

    程灵素站起身来,裣衽行礼,说道:“袁姊姊,妹子跟你赔不是啦。我实不知中间有这许多原委曲折。”袁紫衣起身还礼,说道:“不用客气,多蒙你手下留情,下的不是致命毒药。”程灵素道:“姊姊这般美丽可爱,任谁见了,都舍不得当真害你。”袁紫衣微笑道:“你这才可爱呢!”两人相对一笑。

    胡斐道:“如此说来,那凤天南便是你……你的……”袁紫衣道:“不错,凤天南便是我的亲生爹爹。他虽害得我娘儿俩如此惨法,但我师父言道:‘人无父母,何有此身?’我拜别师父、东来中原之时,师父吩咐我说:‘你父亲作恶多端,此生必遭横祸。他如遭难,你可救他三次,以了父女之情。自此之后,你是你,他是他,不再相干。’”

    “我妈一生遭到如此惨祸,全是为这凤老爷所害。我来到中原,第一件事便是去广东佛山镇,要杀了这凤天南为我妈报仇。早一晚夜里,我到凤家去踏勘,见到凤老爷吩咐手下人,将大批金银去分送京城以及湖南、广东各处的大官大府,说是中秋节的节敬。又派人到各省各州府去送礼,受礼的都是江湖上著名的武林大豪,料想都是跟他一鼻孔出气之人,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大唐公主的小驸马〕〔仙界遥控器〕〔北宋妻管严〕〔大明首富级皇帝〕〔名门俏医妃〕〔天价宠儿:总裁的〕〔快穿逆袭:BOSS,〕〔妃常撩人:王爷,〕〔生活在美利坚的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