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狂妃:邪帝,〕〔无限之绝地求生〕〔火影之幕后大BOSS〕〔无敌炼药师〕〔1号傲妻:宫少,别〕〔三世独尊〕〔校园仙帝〕〔重生之绝世至尊〕〔末世灵战〕〔天才相师〕〔我自仙界来〕〔重生深深宠:娇妻〕〔你真是个天才〕〔快穿:黑化男神,〕〔甜妻似火:偏执老〕〔黑龙法典〕〔重生世纪之交〕〔星际大头条〕〔申老师〕〔旺夫小农女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66章 飞狐外传(57)
    程灵素打开纸包,每一包中都是一件崭新衣衫,一男一女,男装淡青,女装嫩黄,均甚雅致。晚饭后程灵素叫胡斐试穿,衣袖长了两寸,腋底也显得太肥,于是取出剪刀针线,在灯下给他缝剪修改。

    胡斐道:“二妹,我说咱们得上北京瞧瞧。”程灵素抿嘴一笑,道:“我早知道你要上北京啊,因此买两件好一点儿的衣衫,否则乡下大姑娘进京,不给人笑话么?”胡斐笑道:“你真想得周到。咱两个乡下人便要进京去会会天子脚底下的人物,福大帅这个掌门人大会,说是在中秋节开,咱们去瞧瞧,看看到底有些什么英雄豪杰。”这两句话说得轻描淡写,语意中却自有一股豪气。

    程灵素手中做着针线,说道:“你想福大帅开这个掌门人大会,安着什么心眼儿?”胡斐道:“那自是想网罗人才了,他要天下英雄都投到他麾下。可是真正的大英雄大豪杰,却未必会去。”程灵素微笑道:“似你这等少年英雄,便不会去了。”胡斐道:“我算是那一门子的英雄?我说的是苗人凤这一流的成名人物。”忽地叹了口气,道:“倘若我爹爹在世,到这掌门人大会中去搅他个天翻地覆,那才叫人痛快呢。”

    程灵素道:“你去跟这福大帅捣捣蛋,不也好吗?我瞧还有一个人是必定要去的。”胡斐道:“谁啊?”程灵素微笑道:“这叫作明知故问了。你还是给我爽爽快快的说出来的好。”

    胡斐早已明白她心意,也不再假装,说道:“她也未必一定去。”顿了一顿,又道:“这位袁姑娘是友是敌,我还弄不明白呢。”程灵素道:“如果每个敌人都送我一只玉凤儿,我倒盼望遍天下都是敌人才好……”忽听得窗外一个女子声音说道:“好,我也送你一只!”声音甫毕,嗤的一响,一物射穿窗纸,向程灵素飞来。胡斐拿起桌上程灵素裁衣的竹尺,向那物一敲,击落在桌,左掌挥出,烛火应风而灭。接着听得窗外那人说道:“挑灯夜谈,美得紧哪!”

    胡斐听话声依稀便是袁紫衣的口音,胸口一热,冲口而出:“是袁姑娘么?”却听步声细碎,顷刻间已然远去。

    胡斐打火重点蜡烛,只见程灵素脸色苍白,默不作声。胡斐道:“咱们出去瞧瞧。”程灵素道:“你去瞧吧!”胡斐“嗯”了一声,却不出去,拿起桌上那物看时,却是一粒小小石子,心想:“此人行事神出鬼没,不知何时蹑上了我们,我竟毫不知觉。”明知程灵素要心中不快,但忍不住推开窗子,跃出窗外一看,四下里自早无人影。

    他回进房来,搭讪着想说什么话。程灵素道:“已很晚了,大哥,你回房安睡吧!”胡斐道:“我倒不倦。”程灵素道:“我可倦了,明日一早便得赶路呢。”胡斐道:“是。”自行回房。

    这一晚他翻来覆去,总是睡不安枕,一时想到袁紫衣,一时想到程灵素,一时却又想到马春花、徐铮和商宝震。直到四更时分,这才蒙蒙眬眬的睡去。

    第二天还未起床,程灵素敲门进来,手中拿着那件新袍子,笑嘻嘻的道:“快起来,外面有好东西等着你。”将袍子放在桌上,翩然出房。

    胡斐翻身坐起,披上身子一试,大小长短,无不合式,心想昨晚我回房之时,她一只袖子也没缝好,看来等我走后,她又缝了多时,于是穿了新衫,走出房来,向程灵素一揖,说道:“多谢二妹。”程灵素道:“多谢什么?人家还给你送了骏马来呢。”

    胡斐一愣,道:“什么骏马?”走到院子中,只见一匹遍身光洁如雪的白马系在马桩之上,正是昔年在商家堡见到赵半山所骑、后来袁紫衣乘坐的那匹白马。

    程灵素道:“今儿一早我刚起身,店小二便大呼小叫,说大门给小偷儿半夜里打开了,不知给偷了什么东西。但前后一查,非但一物不少,院子里反而多了一匹马。这是缚在马鞍子上的。”说着递过一个小小绢包,上面写着:“胡相公程姑娘同拆。”字迹娟秀。

    胡斐打开绢包,不由得呆了,原来包里又是一只玉凤,竟和先前留赠自己的一模一样,心中立想:“难道我那只竟失落了,还是给她盗了去?”伸手到怀中一摸,触手生温,那玉凤好端端的便在怀中,取出来一看,两只玉凤果然雕琢得全然相同,只是一只凤头向左,一只向右,显是一对儿。

    绢包中另有一张小小白纸,纸上写道:“马归正主,凤赠侠女。”胡斐又是一呆:“这马又不是我的,怎说得上‘马归正主’?难道要我转还给赵三哥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我可以无限升级〕〔顾晚霍西州〕〔唐案之盛世暮歌〕〔生生不灭〕〔重生全能娇妻:老〕〔撩妻100式:霍少的〕〔仙君别撩,要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