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龙圣祖〕〔农家锦绣:重生八〕〔手术直播间〕〔超级大仙农〕〔曹操的主厨〕〔速效救星〕〔医神小农民〕〔全能大村医〕〔辐射信仰〕〔我的英雄学院有点〕〔三国之一马平川〕〔星际麒麟〕〔Ninepercent乖乖入〕〔拜见君子〕〔方流景追凶记〕〔重生之神医学霸〕〔全球影帝〕〔没有谁,我惹不起〕〔极品小医农〕〔渔色大宋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11章 飞狐外传(2)
    这次第三次修改,改正了许多错字讹字、以及漏失之处,多数由于得到了读者们的指正。有几段较长的补正改写,是吸收了评论者与研讨会中讨论的结果。仍有许多明显的缺点无法补救,限于作者的才力,那是无可如何的了。读者们对书中仍然存在的失误和不足之处,希望写信告诉我。我把每一位读者都当成是朋友,朋友们的指教和关怀,自然永远是欢迎的。

    二〇〇二年四月于香港

    第一回

    大雨商家堡

    “胡一刀,曲池,天枢!”

    “苗人凤,地仓,合谷!”

    一个嘶哑的嗓子低声呼叫。叫声中充满了怨毒和愤怒,语声从牙齿缝中迸出来,似是千年万年、永恒的诅咒,每一个字音上涂着血和仇恨。

    突突突突四声响,四道金光闪动,四枝金镖连珠发出,射向两块木牌。

    每块木牌的正反面都绘着同样的全身人形,一块绘的是个浓髯粗豪大汉,旁注“胡一刀”三字;另一块绘的是个瘦长汉子,旁注“苗人凤”三字,人形上书明人体周身穴道。木牌下接有木柄,两个身手矫捷的壮汉各持一牌,在练武厅中快步奔走。

    大厅东北角一张椅子中坐着个五十来岁的白发婆婆,口中喊着胡一刀或苗人凤穴道名称。一个二十来岁的英俊少年劲装结束,镖囊中带着十几枝金镖,听那婆婆喊出穴道名称,右手急扬,一道金光射出,钉向木牌。两名持牌壮汉头戴钢丝罩子,上身穿了厚棉袄再罩牛皮背心,手戴皮手套,唯恐少年失了准头,金镖招呼到他们身上。两人窜高伏低,摇摆木牌,要让他不易打中。

    大厅外的窗口,伏着一个少女、一个青年汉子。两人各在窗纸上舐湿了,弄出小孔,右眼凑着向里偷窥。两人见那少年身手不凡,发镖甚准,不由得互相对望一眼,脸上都露讶异神色。

    天空黑沉沉的堆满了乌云。大雨倾盆而下,夹着一阵阵电闪雷轰,势道吓人。黄豆大的雨点打在地下,唰唰声响,直溅到窗外两个少年男女身上。

    他们都身披油布雨衣,对厅上的事很感好奇,又再凑眼到窗洞上去看时,只听得那婆婆说道:“准头还可将就,就是没劲,今日就练到这里。”说着慢慢站起。

    少女拉了那汉子一把,急忙转身,向外院走去。那汉子低声道:“这是什么玩意?”

    那少女道:“什么玩意?自然是练镖了。这人的准头算是挺不错了。”那汉子道:“难道练镖我也不懂?可是木牌上干么写了什么胡一刀、苗人凤?”那少女道:“这就有点邪门。你不懂,我怎么就懂了?咱们问爹爹去。”

    这少女十八岁上下年纪,一张雪白晶莹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充满了劲力的活泼青春气息。那汉子浓眉大眼,比少女大着六七岁,神情粗豪,脸上生满紫色小疮,相貌有点丑陋,但步履轻健,精神饱满,英气勃勃。

    两人穿过院子,雨越下越大,泼得两人脸上都是水珠。少女取出手帕抹去脸上水滴,红红白白的脸经水一洗,更显娇嫩。那汉子楞楞的望着她,不由得呆了。少女侧过头来,故意歪了雨笠,让笠上雨水流入了他衣领。那汉子看得出神,竟自不觉。那少女噗哧一笑,轻轻叫了声:“傻瓜!”走进花厅。

    厅中东首生了好大一堆火,二十多人团团围着,在火旁烘烤给雨淋湿了的衣物。这群人身穿玄色或蓝色短衣,有的身带兵刃,是一群镖客、趟子手和脚夫。厅上站着三个武官打扮的汉子。这三人刚进来避雨,正在解去湿衣,斗然见到这明艳照人的少女,不由得眼睛都是一亮。

    那少女走到烤火人群中间,把一个精干瘦削的老人拉在一旁,将适才在后厅见到的事悄声说了。那老人约莫五十来岁,精神健旺,头上微见花白,身高不过五尺,但目光炯炯,凛然有威。他听了那少女的话,眉头一皱,低声呵责道:“又去惹事生非!若让人家知觉了,岂不自讨没趣?”那少女伸伸舌头,笑道:“爹,这趟陪你老人家出来走镖,这可是第十八回挨骂啦。”那老人道:“我教你练功夫时,旁人来偷瞧,那怎么啦?”

    那少女本来嘻皮笑脸,听父亲说了这句话,不禁心头一沉。她想起去年有人悄悄在场外偷瞧她父亲演武,父亲明明知道,却不说破,在试发袖箭之时,突然一箭,将那人打瞎了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新婚秘爱:沈先生〕〔名门俏医妃〕〔荒狱记〕〔序列都市〕〔都市狂兵〕〔诸天时空行〕〔军婚100分:首席,〕〔祈祷终结来临〕〔万界种田系统〕〔大少爷的再婚妻〕〔林绾绾萧夜凌〕〔公主为妻记〕〔邻居是个大学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