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噬心毒爱,萧少囚〕〔怦然心动:BOSS宠〕〔最强打赏帝〕〔美女房客惹不起〕〔变身之娱乐女皇〕〔我的岳父是阎王〕〔乡村小医圣〕〔万界老公〕〔林小妞,爷偏这么〕〔凌天一剑〕〔青春这场蜕变〕〔师兄带我闯江湖〕〔英雄降临现实〕〔武侠世界的朋友圈〕〔最后一个药神〕〔嫡妃谋略:冷王,〕〔乡村小神龙〕〔娇妻在上:总裁请〕〔情深入骨,傅少的〕〔天价甜妻:夫人不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07章 碧血剑(107)
    李岩道:“孟子说要王天下,只有不杀人者能一之。我瞧那是空口说白话,是他老人家的空想罢了。”(作者按:在中国所有封建专制时期,转姓换朝,都是“亡,百姓苦;兴,百姓苦!”所谓“吊民伐罪”,最后都变成了“虐民霸财”。那是历史条件使然,所有农民起义,结果都变得与旧王朝并无多大分别。现代有人将李自成写得具有新时代的革命头脑,认为大顺皇朝军纪严肃,秋毫无犯,有无产阶级革命者之风,纯为一厢情愿的幻想,即使其后二百年的太平天国,已受西方开明思想的影响,也做不到此节。武侠小说虽虚构成文,历史背景之大关节却不能任意歪曲。马克思生于一八一八年,死于一八八三年,李自成打进北京是一六四四年,比马克思早了几二百年。那时候李自成不可能有马克思思想。如果李自成真像中国某些“历史家”或小说家所想像的那样,具有马克思思想,那么后来马克思反而是从李自成那里学到马克思思想了。)

    袁承志黯然道:“大哥,要是你做了皇帝,你就要杀我?”李岩道:“决计不会!世上之人,名利权位、金银美女,人人都想要,但孟子所谓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所不同的就是人懂得‘情’与‘义’。我跟你有情有义,做皇帝可享有普天下的财宝美女,我岂能为了做皇帝,舍了我们兄弟的情义。就算有一百个美如天仙的陈圆圆、陈方方,我岂能舍了对你大嫂的情义。”伸出右手,握住红娘子的手腕。突然之间,俯伏在桌上,酒杯倒翻,酒水泼在他身上,李岩却不动弹。

    红娘子和袁承志吃了一惊,忙去相扶,却见李岩已然气绝。原来他左手暗藏匕首,已一刀刺在自己心窝之中。

    红娘子笑道:“好,好!”拔出腰刀,自刎而死。

    袁承志近在身旁,若要阻拦,原可救得,只是他悲痛交集,一时自己也想一死了之,竟无相救之意。霎时之间,耳边似乎响起了当日在北京城中与李岩一同听到的那老盲人的歌声:“今日的一缕英魂,昨日的万里长城……”

    众将见主帅夫妇齐死,营中登时大乱,须臾之间,数万官兵散得干干净净。好在“制军”平时军纪严整,众军官领兵退散,部伍肃然,奉命来攻的闯军顾念同袍义气,也不追杀,抬了李岩夫妇的尸首回去覆命。

    袁承志见义兄义嫂惨死,大哭之余,率领众人退入山中,商议行止。众人都说,李自成如此忌刻凉薄,今后也不必跟随他了,山东马谷山中,尚有“金蛇营”的数千兄弟,须得好好料理,免得给李自成、刘宗敏、高必正等下手扑灭。袁承志心想不错,请崔秋山急乘快马,连夜去山东报讯,请孙仲寿妥为防备,以防李自成派兵偷袭,就如罗汝才、乱世王、革里眼、李岩等自家兄弟,遭了毒手。袁承志又派洪胜海回去北京,通知程青竹、沙天广、铁罗汉、胡桂南等留京伙伴,南下马谷山归队。崔秋山、洪胜海分别奉命,疾驰而去。

    张朝唐劝袁承志等到浡泥去散心,承志说尚有大事待理,不能离去。张朝唐等三人道谢了回国。次日,袁承志带同青青、何惕守等人,东向山东。青青腿伤渐愈,已不必拄了柺杖行走。

    袁承志身虽东行,一颗心却日日向西,只盼到藏边去会阿九。心想只要不跟青青成亲结为夫妻,去了藏边不再回来便不算相负。与阿九分别多日,思念殊殷,每日里只想到了藏边见到她后,便跟木桑道长整整下一个月棋,他过足了棋瘾,便会有几天不来缠住自己,那时就偷偷带了阿九,深入西藏荒无人迹的高山野岭,从此不回中原,此后师门旧友,一个不见,每日里只和阿九过神仙一般的日子,直到老死。在西藏打猎也好,采药也好,总饿不死人。自忖思念阿九,倒不是为了她美貌,只是跟她相处之时,纵然只有一时片刻,心中总是自然而然说不出的欢喜,阿九微微一笑,轻轻一语,自己便回味无穷,高兴上半天,倘能有十天半月的相聚,真想不出日子会过得如何快活,更不用说终身相依,永不分离了。

    一路上神游太虚,尽自做白日好梦。这一日青青忽问:“喂!你笑咪咪的在想什么?这么开心,在想阿九吗?”袁承志一惊,答道:“不是!我在想那晚在盛京跟玉真子打架,胡桂南偷了他衣裤,他赤身裸体的跟我过招,好不狼狈!”青青噗哧一笑,便不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反派变成白月光〕〔名门俏医妃〕〔斗之巅〕〔农门俏娘子:撩个〕〔快穿攻略:黑化BO〕〔仙祖破天〕〔炎黄帝师〕〔吕布之雄图霸业〕〔神厨大小姐:夫君〕〔浴血武神〕〔坑娃奶爸捉鬼日记〕〔晴雯的如梦令〕〔重生之完美未来〕〔异界重生之亡灵女〕〔至尊鸿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