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旧城之爱〕〔重生之都市真仙〕〔混过二十年〕〔重生九零逆袭娇妻〕〔隐婚老公,早上好〕〔至道学宫〕〔逆境修天〕〔快穿之盈满〕〔神器大道〕〔重生之娇妻追夫记〕〔新白蛇问仙〕〔萌宝来袭:爹地,〕〔崩坏神话〕〔乾龙战天〕〔洪荒斗战录〕〔全职武师〕〔亲爱的患者大人〕〔都市透视医尊〕〔回到过去变鹦鹉〕〔重生之奶爸医圣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104章 碧血剑(104)
    刘培生低声道:“师父,那恶道厉害得紧,师祖亲自下场了。”归辛树见刘培生神态严重,知道对手大是劲敌,心中悬念师父,当即奔出。黄真对归二娘和袁承志道:“咱们都去。”袁承志俯身抱起青青,和众人一齐快步出来。

    众人来到后山,只见穆人清手持长剑,玉真子右手宝剑,左手拂尘,远远的相向而立,正要交手。袁承志一见此人,正是去年秋天在盛京两度交手的玉真子,第一次因有众布库缠住自己手脚,给他点中了三指,第二次胡桂南盗了他衣裤,自己打了他一拳一掌,踢了他一脚,两次较量均属情景特异,不能说分了胜败,当即大叫:“师父,弟子来对付他!”

    穆人清和玉真子都知对方是武林大高手,这一战只要稍有疏虞,一世英名固然付于流水,连性命怕也难保,这时都全神贯注,对袁承志的喊声竟如未闻。

    袁承志把青青往何惕守手里一放,刚说得一声:“你瞧着她。”只见玉真子拂尘摆动,倏地往穆人清左肩挥来。他知道这两位大高手一交上了手,就绝难拆解得开,师父年迈,岂可让他亲自对敌?双足力登,如巨鹫般向玉真子扑去。黄真和归辛树也是一般心思,三人不约而同,齐向玉真子攻到。

    玉真子拂尘收转,倒退两步,风声飒然,有人从头顶跃过。他头颈急缩,突感顶心生凉,头顶道冠竟让人抓了去。他心中一怒,长剑一招“龙卷暴伸”,疾向敌人左臂削去。这一招毒极险极,袁承志在空中闪避不及,手臂急缩,嗤的一声,袖口已给剑锋割下,衣袖是柔软之物,在空中不易受力,但竟为剑割断,可见他这柄剑不但利到极处,而且内劲功力也着实惊人。袁承志落地挺立,师兄弟三人并列在师父身前。

    众人见两人刚才交了这一招,当时迅速之极,兔起鹘落,一闪已过,待得回想,无不捏了把冷汗。玉真子只要避得慢了一瞬,头盖已为袁承志掌力震破,而袁承志的手臂如不是退缩如电,也已为利刃切断。

    玉真子仗着师传绝艺,在西藏又得异遇,近年来武功大进,自信天下无人能敌,纵然师兄木桑道人,也已不及自己。虽然素知穆人清威名,但想他年迈力衰,只要守紧门户,跟他久战对耗,时刻一长,必可占他上风,何况新获宝剑无坚不摧,兵刃上大占便宜,胜算已占了八成。那知突然间竟遇高手偷袭,定神瞧时,见对手正是去年在盛京将自己打得重伤的袁承志,那日害得自己一丝不挂、仰天翻倒在皇太极与数百名布库武士之前,出丑之甚,无逾于此,当晚皇太极“无疾而终”,九王爷竟说是自己怪模怪样,惊得皇上崩驾,还要拿他治罪。当时重伤之下无力抵抗,只得迳自逃走,这时仇人相见,不由得怒气不可抑制,大叫:“袁承志,我今日正来找你,快过来纳命。”袁承志笑道:“你此刻倒已穿上了衣衫,咱们好好的来打一架。”玉真子见他手中并无兵刃,将宝剑往地下一掷,说道:“今日仍要在拳脚上取你性命,叫你死而无怨。”

    自袁承志出场,阿九一双妙目就一直凝望着他,眼见他便要与玉真子放对,她刚才见到玉真子武功高明之极,知道这一战存亡决于俄顷,说不定就此生死永别,斜身走上几步,说道:“大哥,我好好的在这里,手臂上的伤也好了。”她知袁承志对己钟情甚深,怕他心中还记挂着自己,以致与大敌对决时未能专注。袁承志陡然间见到了她,转头向躺在何惕守怀里的青青望了一眼,一声长叹,说道:“你一定要好好保重……”对何惕守道:“惕守,请你照顾她平安。”何惕守眼光中闪烁着狡狯的神色,问道:“师父,你要我照顾谁啊?”她心中想:“师父三心两意,好像钟情夏家青青,又对朱家阿九含情脉脉。他如叫我照顾阿九,那是说他自己会照顾青青。他如叫我照顾的是青青,那么他自己会照顾阿九妹子了。”神色之间,颇有妩媚俏态。

    玉真子瞧在眼里,不禁叫道:“师父徒弟,打情骂俏,成什么样子!”呼的一拳,向袁承志迎面击来。袁承志伸左臂格开,心下暗惊,觉得自去年在盛京交手以来,这恶道的拳法内劲,均已大进,当下全心专注,运起师传破玉拳还击。

    这时浓雾初散,红日满山。众人团团围了个大圈子。穆人清在一旁给木桑推拿治伤。黄真和归辛树全神贯注,站在内圈掠阵。

    玉真子咬牙切齿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名门俏医妃〕〔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公主为妻记〕〔死亡之最终试炼〕〔墨引流觞〕〔新婚秘爱:沈先生〕〔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梦里忆歆华〕〔[综]不要慌,问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