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旧城之爱〕〔重生之都市真仙〕〔混过二十年〕〔重生九零逆袭娇妻〕〔隐婚老公,早上好〕〔至道学宫〕〔逆境修天〕〔快穿之盈满〕〔神器大道〕〔重生之娇妻追夫记〕〔新白蛇问仙〕〔萌宝来袭:爹地,〕〔崩坏神话〕〔乾龙战天〕〔洪荒斗战录〕〔全职武师〕〔亲爱的患者大人〕〔都市透视医尊〕〔回到过去变鹦鹉〕〔重生之奶爸医圣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40章 碧血剑(40)
    洪胜海想走,却又不敢。过了好一会,袁承志抬起头来,说道:“你还没走么?”洪胜海喜道:“相公放我走了?”袁承志道:“是你自己来的,我又没请你。你要走,我也不会留客。”洪胜海喜出望外,跪下磕头,站起来作了一揖,说道:“小人不敢忘了相公恩德。”袁承志点点头,又自。

    洪胜海走到书房门口,忽想出去怕有人拦阻,推开窗格,飞身而出,回头望去,见袁承志仍在,并无追击之状,这才放心,跃上屋顶,疾奔而去。

    焦宛儿自袁承志救她父亲脱却大难,衷心感激,心想他武功惊人,今后也没有可以报答的时候,只有乘着他留在自己家里这几天尽心服侍。这时三更将过,已然夜深,她在书房外来回数次,见门缝中仍透出光亮,知他还没睡,命婢女弄了几色点心,亲自捧向书房。在门上轻敲数下,推门进去,见袁承志拿着一部《忠义水浒传》正看得起劲。

    焦宛儿道:“袁相公,还不安息么?请用一些点心,便安息了,好么?”袁承志起身道谢,说道:“姑娘快请安睡,不必招呼我啦。我在这里等一个人……”正说到这里,窗格一动,有人跳进。焦宛儿一惊,看清楚便是洪胜海。

    他在承志面前跪倒,道:“袁大英雄,小人知错了,求你救命。”承志伸手相扶,洪胜海跪着不肯起身,道:“从今以后,小人一定改过自新,求袁大英雄饶命。”宛儿在一旁睁大眼睛,愕然不解。

    只见袁承志伸手一托,洪胜海又身不由主的翻个筋斗,腾的一声坐倒。他随手一摸腋下,登现喜色,再按胸间,却又愁眉重锁。袁承志道:“你懂了么?”

    洪胜海一转念间,已明袁承志之意,说道:“袁大英雄你要问什么,小人一定实说。刚才小人已说过,比武只要输了,什么事都据实禀告。”

    焦宛儿知道他们说的是机密大事,当即退出。

    原来洪胜海离焦家后,疾奔回寓,解衣看时,见胸前有铜钱大小一个红块,摸上去毫无知觉,腋下却有三个蚕豆大小的黑点,触手剧痛,知在推手时不知不觉间给对手内力震伤。当下盘膝坐在床上,运内功疗伤,岂知不运气倒也罢了,一动内息,腋下奇痛彻心,连忙躺下,却又无事。这么一连三次,想到高深武功能以内力伤人于无形,受者重伤难治,不由得越想越怕,只得又赶回来求救。

    袁承志道:“你身上受了两处伤,一处有痛楚的,我已给你治好;另一处目前没知觉,三个月之后,麻木处慢慢扩大,等到胸口心间发麻,那就寿限到了。”洪胜海又噗的跪下,磕下头去。

    袁承志正色道:“你投降番邦,去做汉奸,本来罪不容诛。我问你,你愿不愿将功折罪?”洪胜海垂泪道:“小人做这件事,有时中夜扪心自问,也觉对不起先人,辱没上代祖宗。相公给小人一条自新之路,实是再生父母。小人也不是自甘堕落,只是当年为了一件事,迫得无路可走,才出此下策。”

    袁承志见他说得诚恳,便道:“你起来,坐下慢慢说。是谁迫得你无路可走?”

    洪胜海恨恨的道:“是华山派的归二娘和孙仲君师徒。”

    这句话大出袁承志意料之外,忙问:“什么?是她们?”洪胜海脸色倏变,道:“相公识得他们?”袁承志道:“刚才还跟她们交了手。”

    洪胜海听了一喜一忧,喜的是眼前这样一个大本领的人是她们对头,忧的是这两人竟在南京,只怕冤家路窄,狭路相逢,说道:“这两个娘儿本领虽不错,但决不是相公对手。不过她师徒俩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相公可要小心。”

    袁承志哼了一声,问道:“她们迫你,为了何事?”

    洪胜海微一沉吟,道:“不敢相瞒,小人本在山东海面上做些没本钱的买卖。伙伴中有个义兄,看中了那孙仲君,向她求婚。她不答应也就罢了,那知一言不发,突然用剑削去了他两只耳朵。小人心头不忿,约了几十个人,去将她掳了来,本想迫她和我那义兄成亲,不料她师娘归二娘当晚赶到,将我义兄一剑杀死,其余朋友也都给她杀了。小人逃得快,总算走脱了性命。”袁承志道:“掳人迫婚,本来是你不好啊。”洪胜海道:“小人也知事情做得卤莽,闯了大祸,逃脱后也不敢露面。那知她们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名门俏医妃〕〔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公主为妻记〕〔死亡之最终试炼〕〔墨引流觞〕〔新婚秘爱:沈先生〕〔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梦里忆歆华〕〔[综]不要慌,问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