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月光如水照心扉〕〔生死地狱子〕〔我家总裁宠上瘾〕〔侯府娇宠〕〔界河之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绝世巫医〕〔苏陶陶穿唐记〕〔夺命阴阳路〕〔回到大唐当皇帝〕〔妙手回春〕〔暴力丹尊〕〔超级仙王混都市〕〔都市透视医尊〕〔重生七零有点甜〕〔相亲美女博士〕〔鬼道修罗传〕〔花开娇艳的卷柏〕〔无敌从继承百亿灵〕〔我修了个假仙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庸作品集(简体新版) 第22章 碧血剑(22)
    温仪望着天空的星星,出了一会神,缓缓的道:“他是我丈夫,虽然我们没拜天地,可是在我心中,他是我的亲丈夫。青青,那时我比你此刻还小两岁,比你更加孩子气,又不爱学武,什么也不懂。这些叔伯们在家里凶横野蛮,无恶不作,我向来不喜欢他们,见六叔死了,老实说我心里也不难受。那时我只觉得奇怪,六叔这么好的武功,怎么会给人杀死。只听得大伯伯拿起了那封信,大声读了起来。这件事过去有二十年了,可是那天晚上的情形,我还是记得清清楚楚。那封信里的话,我也记得清清楚楚。”

    “大伯伯气得脸色发白,读信的声音也发颤了,他这么念:‘棋仙派温氏兄弟听了:送上你们弟弟温方禄尸首一具,便请笑纳。此人当年污辱我亲姊之后,又将其杀害,并将我父母兄长,一家五口尽数杀死。我孤身一人逃脱在外,现归来报仇。血债十倍回报,方解我恨。我必杀你家五十人,污你家妇女十人。不足此数,誓不为人。金蛇郎君夏雪宜宣示。’”

    她背完那封信,吁了口气,对温南扬道:“七哥,六叔杀他全家,这事可是有的?”

    温南扬傲然道:“我们男子汉大丈夫,入了黑道,劫财劫色,杀人放火,那也稀松平常。六叔见他姊姊长得不错,用强不从,拔刀杀了,又有什么了不起?本来也不用杀他满门,定是六叔跟她家人朝了相,这才要杀人灭口。只可惜当时给这兔崽子漏了网,以致后患无穷。”

    温仪叹道:“你们男人在外面作了这样大的孽,我们女子在家里又怎知道。”

    温南扬道:“大伯伯读完了信,哈哈大笑,说道:‘这贼子找上门来最好,否则咱们去找他,还不知他躲在那里呢?’他话虽这么说,可十分谨慎,仔细盘问我这奸贼的相貌和武功,当晚大家严行戒备,又派人连夜去把七叔和八叔从金华和严州叫回来。”

    袁承志心中奇怪:“怎地他们兄弟这么多?”青青也问了起来:“妈,我们还有七爷爷、八爷爷,怎么我不知道?”温仪道:“那是你爷爷的堂兄弟,本来不住在这儿的。八个人,所以温家叫‘八德堂’哪!”青青道:“什么德性?”

    温南扬道:“七叔一向在金华住,八叔在严州住,虽是一家,外面知道的人不多。那知这金蛇奸贼消息也真灵,七叔和八叔一动身,半路上就给他害死了。这奸贼神出鬼没,不知在那一天上,把我们家里收租米时计数用的竹筹偷去了一批。他杀死我们一个人,便在死人身上插一根竹筹,看来不插满五十根,不肯收手。”

    青青道:“咱们宅子里上上下下一百多人,怎会抵挡不住?他有多少人呢?”

    温南扬道:“他只一个人。这奸贼从来不公然露面,平时也不知躲在什么地方,只等我们的人一落单,就出手加害。大伯伯邀了几十位江湖好手来静岩,整天在宅子里吃喝,等这奸贼到来,宅子外面贴了大布告,邀他正大光明的前来决斗。但他并不理会,见我们人多,就绝迹不来。过了半年,这些江湖好手慢慢散去了,大房的三哥和五房的九弟忽然溺死在池塘里,身上又插了竹筹。原来这奸贼也真有耐心,悄悄的等了半年,看准了时机这才下手。接连十来天,宅子里天天有人丧命。静岩镇上棺材店做棺材也来不及,只得到衢州城里去买。对外面只说宅子里撞了瘟神,闹瘟疫。仪妹妹,这些可怕的日子你总记得吧?”

    温仪道:“那时候全镇都人心惶惶。咱们宅子里日夜有人巡逻,爹爹和叔伯们轮班巡守。女人和孩子都聚集在中间屋里,不敢走出大门一步。”

    温南扬切齿道:“饶是这样,四房里的两个嫂嫂半夜里还是给他掳了去,当时咱们只道又给他害死了,那知过了一个多月,两个嫂嫂从扬州捎信来,说给这奸贼卖进了妓院堂子,被迫接了一个月客人。四叔气得险些晕死过去,这两个媳妇也不要了,亲自去杀光了堂子里的老鸨龟奴、妓女嫖客,连两个嫂嫂也一起杀了,又放火连烧了扬州八家堂子。”

    袁承志听得毛骨悚然,心想:“这金蛇郎君虽然是报父母兄姊之仇,但把元凶首恶杀死也已经够了,这样做未免过份。”又想:“温方施怎地迁怒于人,连自己的两个媳妇也杀了?”不自禁的摇头,很觉不以为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名门俏医妃〕〔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公主为妻记〕〔死亡之最终试炼〕〔墨引流觞〕〔新婚秘爱:沈先生〕〔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梦里忆歆华〕〔[综]不要慌,问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