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剑帝〕〔大美时代〕〔绝代狂兵〕〔慕林〕〔步步为局〕〔兵王之王〕〔超维入侵〕〔万界疯人院〕〔妖行九州〕〔追凶神探〕〔无聊的剑仙〕〔我要做阎罗〕〔漫威之英雄时代〕〔谢家小婉〕〔穿越财富人生〕〔武术巨星〕〔医妃读心术〕〔笙入我心〕〔都市至尊狂兵〕〔恋战新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望族闲妻 第三十一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二)
    .. ,望族闲妻

    此刻顾廷菲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走到马管家身边,“马管家,先前我让人告诉你,指望你摆平这件事。可你却偏偏请我出来,你就应该有心理准备,我会说什么话,现在好了,我可要多谢马管家。”嘴角的那抹笑意让马管家头上青筋突起,鼻子都快气歪了。

    顾廷菲这是在吃果果的嘲笑他,偷鸡不成蚀把米。可恨,马管家紧捏着拳头,顾廷菲当中将田嬷嬷苛刻她的事宣扬出去,百姓们早就有所耳闻,如今一听她这话,加上刚才他没有及时的阻止,更是深信不疑。

    为了摆脱罪名,他只能脱口说出给了田嬷嬷一封休书,送她回娘家了。这件事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肯定会传到京城侯府老太君等人的耳中。看来这几日,得找个时间去侯府请罪了。

    现在他有些摸不透青衣男子到底真的和顾廷菲有私情,还是有人找来诬蔑顾廷菲的名声。不管怎么样,他现在必须要严肃的处理青衣男子,否则会落人口舌。

    说完顾廷菲并没有转身进屋,而是朝人群中走去,被众人压着的青衣男子此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嘴巴被堵塞了一块棉布。顾廷菲嫣然一笑,朝他轻盈的走过去,李二等小厮按住他的手臂,不让他动弹。

    轻轻一动,将他嘴里的棉布拿了下来,顾廷菲扬唇道:“现在还没送你去衙门,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背后指使你的人到底是谁?衙门的酷刑兴许能把你的这条小命给弄没了,为了一点钱,连命都搭上,怕是不值当。你现在乖乖说出来,兴许我还可以饶你一命,不送你去衙门。”

    马管家微微皱眉,她又想闹出什么幺蛾子来,送去衙门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逼迫青衣男子当众说出来,况且他说的不一定是真的,万一着急了,随便找个人乱咬呢?

    偏偏他的双脚仿佛被固定了,一步也走不动,他一个下人怕是不好插嘴主子决定的事。那就更让众人在背后嚼舌根了,马管家不知道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早知道就直接将青衣男子送去衙门,省事多了。

    现在肠子悔青了也无济于事,事情已然变成这样。马管家紧捏着拳头,这次让顾廷菲算计了,下次绝对要谨慎周密。

    青衣男子紧盯顾廷菲看了几眼,随后淡淡道:“没人在背后指使我,你就是嫌贫爱富,现在不愿意嫁给我了。还想着将我送去衙门,让我受衙门的酷刑,二姑娘,你好狠的心。我就算其貌不扬,那也是你看上的男人。你要是贬低我,就是在说你自己没眼光。”

    到了这个时候,青衣男子还是不肯老实交代,偏离顾廷菲的方向。他还在垂死挣扎,以为这样,就会让围观的百姓同情他,就他这副德行,顾廷菲怎么可能看上他,一来的时候,大伙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的,渐渐的在顾廷菲的带领下,开始仔细的思考起来,背后的隐情。

    顾廷菲勾唇冷笑:“瞧你脸上的巴掌印记,看来一巴掌不够,你当真要去衙门才能老实交代。今个这事我顾廷菲绝对会追查到底,损害我的名誉是小,牵连整个侯府的名誉是大,我身为侯府的姑娘,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危害侯府的名誉。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我也无须跟你多说什么废话,李二,别愣着了,赶紧送他去衙门,你亲自盯着他,直到他说实话为止!”

    被点到名的李二看都没看马管家一样,就径直的应下:“好,二姑娘,奴才这就送他去衙门。”一个眼神使过去,他身边的几个小厮立马会意了,压着青衣男子就要朝衙门方向走过去。

    她则是双手背后,站直了身子,给他机会,他不珍惜,那就不怨她了。这一刻,青衣男子才领悟到顾廷菲跟他来真的,要真的送他去衙门,并非开玩笑。衙门里的酷刑他自然承受不了,加上顾廷菲还是侯府的姑娘,她只要送点钱,他怕是这辈子都出不来了。

    脑海中不断的想着,慢慢的青衣男子张张嘴,掉头大喊起来:“姨父,姨父,你快救救我,我不想去衙门,姨父,你快救救我,替我向二姑娘求求情,姨父,姨父。”终于不顾一切的叫嚷起来,人在危机的情况下,才会说出实话。

    青衣男子的目光径直的落在马管家的身上,马管家微微愣怔,随后气恼道:“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谁是你姨父,李二,赶紧送他去衙门,省的他一张嘴就和疯狗一样乱咬人。”他从未见过青衣男子,更别说是他姨父,真是笑话,现在逮着谁就乱咬谁了。

    当初真应该找些送他去衙门,不会有现在的事发生,可恨,马管家对青衣男子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能过去掐住他的脖子,那棉布继续堵塞他的嘴巴。要怪都怪顾廷菲,刚才松手将他嘴里的棉布拿出来扔在地上,李二等人忘记堵上他的嘴巴,说的尽是一些胡话。

    “姨父,你别不认我,姨父,这次可是姨母让我来的,那丝帕也是姨母给我的,姨父,你可不能不管我,我不要去衙门。姨父,我还年轻,我不想去衙门受苦,姨父,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带我去见姨母,我们当面对质,你就知道了。姨父,姨母说有你在,不会让我有事的,姨父,你不能不管我啊!”青衣男子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他对衙门的酷刑有着前所未有的恐惧。

    内心的惶恐让他再也顾不得什么,朝马管家不顾一切的嘶喊起来。顾廷菲站在原地,回头看了马管家几眼,还真的出乎她的意料。刚才她分明还断定马管家和他没关系,这才多久的功夫,男子就招了,他口中的姨母想必就是田嬷嬷。

    她假借回娘家,却在背地找人上顾府败坏她的名声,让她回不了京城侯府。她的想法未免太过简单了,顾廷菲身为侯府的姑娘,代表的是侯府。她的名声毁了,也会牵连侯府。这种馊主意,怕是只有田嬷嬷能想的出来。这是赤果果的报复心态,顾廷菲黑白分明的双眸此刻径直落在马管家的身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娱乐圈模范家庭〕〔湛蓝史诗〕〔岚颜知己〕〔崇祯窃听系统〕〔反派的正义之路〕〔殿下,王妃又醉了〕〔倾世强宠: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