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剑帝〕〔大美时代〕〔绝代狂兵〕〔慕林〕〔步步为局〕〔兵王之王〕〔超维入侵〕〔万界疯人院〕〔妖行九州〕〔追凶神探〕〔无聊的剑仙〕〔我要做阎罗〕〔漫威之英雄时代〕〔谢家小婉〕〔穿越财富人生〕〔武术巨星〕〔医妃读心术〕〔笙入我心〕〔都市至尊狂兵〕〔恋战新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望族闲妻 第二百三十八章 弃车保帅
    到头来,杨熊被抓进牢里了,杨府不交出杨勇,主动承认错误,还妄想用一个妇道人家来顶嘴,这行为让顾廷菲不齿。她不相信,凭着秦氏一个妇人,有如此的胆量和本事。

    顾廷枫将书信蜷缩在手中,茫然的坐在桌前,面色愧疚:“廷菲,二哥暂时没想到什么好的应对方法?”

    小木子提心吊胆的看着正在愤怒的周维,原本他还庆幸,这两天因为科举试题一案大有进展,周维心情好,可没想到,转变的这么快,御书房地上杂乱一片,正在气头上的周维将书案上的东西都拂落在地上,他低着头,大气不敢出一声,生怕再惹着周维发怒。

    霍夫人看了一眼天色,走到杨明忠跟前,轻声道:“父亲,我该回府了。”

    杨明忠抬起头,深深的看了霍夫人一眼,道:“今日真是难为你了,回来跑一趟,还要想法子。你且回去告诉女婿,此事一定不会牵扯到霍府,你让他转告太后,我杨明忠就算是死,也断然不会阻碍太后。”说完陷入深深的自责,他为官多年,如履薄冰,并未因为嫡长女嫁入霍府就有半点骄傲。

    如今他这么多年的官场混迹下来,连嫡子都管教不好,还有何颜面继续留在朝廷为官,岂不是让人嗤笑,他内心更是没有颜面去面对同僚和百姓。

    霍夫人面色一白:“父亲,你这是说什么话,不是都说好了,不提这些事了吗?父亲,您别想了,霍府和太后不会有事的,您别想那么多,保重身子。弟弟的事,这次就当是个教训,往后我们小心行事。”蹲下身子,轻拍着杨明忠的后背,谁让杨明忠弓着身子,低着头。

    杨明忠突然抬起头,霍夫人没回过身,径直的瘫坐在地上,杨明忠站起身来,背对着她:“孩子,你太天真了,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罢了,罢了,你且回去吧!”

    他自有打算,望着他的背影,霍夫人潸然泪下,这是养育她多年的老父亲,母亲早亡,父亲对他们姐弟俩甚为疼爱,如今出了这样的事,父亲内心必定非常自责和难受。霍夫人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她在一日,就势必要保护父亲和弟弟周全。

    翌日清晨,户部尚书杨明忠带着儿媳妇秦氏到衙门找乔金山,告知他,跟杨熊勾结的是他的儿媳妇秦氏,他自知罪孽深重,将她送来衙门,希望乔金山秉公处理,不要徇私情。随后杨明忠上书朝廷,他要告老还乡,举家离开京城。收到杨明忠的奏折,周维勾唇冷笑,小木子觉得背后毛骨悚然,越来越摸不透皇帝的心思了。

    随后周维将手中的奏折递给小木子:“去给太后送过去,让她定夺。”

    太后当着小木子的面,笑着接下,将小木子打发走之后,将杨明忠的奏折高高举起,掷在地上,似乎还不能解气,抬脚踩了几脚,被兰嬷嬷劝阻坐了下来,喝杯茶消消气。

    兰嬷嬷见太后脸上的怒意淡去了几分,轻声道:“太后,圣上之所以让人送来,那是尊重您。”太后闻言,从鼻端发出沉重一哼:“尊重哀家,他何时尊重过哀家,无非就是低头做小,骗着哀家罢了。哀家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岂会被他骗了。

    他想让哀家定夺,无非就是想让哀家为难罢了,他好左手渔翁之利。哀家怎么定夺杨明忠,若是答应了杨明忠的奏折,让他告老还乡,嫂嫂岂会乐意,必定在心底埋怨哀家。若是不让杨明忠告老还乡,那么朝堂之上的朝臣和那些参见科考的举人们,哀家也无法交代。他不想做恶人,却让哀家来承受,实在好的很。”

    越说越是气愤,现如今周维居然把动脑动到她的头上来。兰嬷嬷略微一怔,若是正如太后这般猜测的话,那么当今的圣上周维的确不是个好惹的主。周维正是打的这个主意,杨明忠是霍夫人的父亲,此次杨府给朝堂带来这么大的祸事,紧紧是告老还乡这么简单的话,他这个皇帝是无话可说。

    朝臣们也会谅解他,毕竟他手中没有权势,不是吗?如此一想,周维的嘴角忽的露出一抹浅笑,小木子出声道:“圣上,文贵妃在外求见。”这个时候文欣来作甚,他明明记得曾经跟文欣在寝宫吵闹了一顿,他可是在心底发誓,从今娃后绝对不会踏入她的寝宫半步,就算文欣来找他,也是不可能。

    那时候文欣可是理直气壮,如今她能低头来,周维倒想看看,她要做什么?马成岗自从昨日递给顾廷菲书信,她就一直心事重重,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清早起来,听说杨明忠上折子,要告老还乡,还举家搬迁离开京城,这绝对不行!

    根本就没有动摇杨家的根本,更是没有伤及到霍家,太后更是在深宫,未曾受半点影响,就算京城的流言蜚语四起,她还是这般沉得住气。顾廷菲的心情不好,她身边的丫鬟也能感同身受,不敢上前去打搅她,只能由着她呆呆的坐在床上发呆。“春巧,春巧,你快进来。”顾廷菲突然对着门口叫了一声,正在晾衣裳的春巧被春珠推了一把,催促道:“你快去见二姑娘,衣裳给我来晾。”说话间已经夺过春巧手中的衣裳,春巧点点头,忙不迭的跑进去。

    没一会功夫,顾廷菲就见春巧领着马成岗进来了,挥挥手示意春巧下去。顾廷菲神情严肃的盯着马成岗:“我现在要你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你绝对不能出半点差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马成岗,我能让你去做吗?”

    四目相对,马成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脸坚定:“二姑娘,奴才的命是您的,只要您一句话,奴才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二姑娘,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奴才一定会办到!”大不了就抱着必死的决心。

    顾廷菲满意的点点头:“嗯,好,你快些起来,等这次的事办完了,我就做主让你跟春巧成亲,你可愿意?”平日虽说春巧和马成岗谁也没提,但她看的出来,他们俩感情甚好,早些让他们成亲,未尝不好。在玲珑镇的三年,多亏了春巧陪着顾廷菲,否则她还不一定能变成顾廷菲。

    做人就得心怀感恩之心,下人也是人,他们都是爹娘生养,跟他们只是身份上的差距罢了。究竟是答应了杨明忠的奏折,让他告老还乡,还是严惩杨明忠,他的杨府出现了杨熊跟秦氏两人勾结,造成了此次春闱试题泄露,这可是黎国百年难得一见的丑闻。

    不管如何,它都会载入黎国史册,被后人永远铭记。太后左思右想,脑仁想的嗡嗡嗡直跳,胸口发闷,心烦意乱,兰嬷嬷瞧着甚是焦急。于是她便上前:“太后,要不然奴婢去将将军请过来。”霍光义是太后的兄长,此次杨明忠的事与他也有干系,谁让杨明忠是他的岳父。

    太后不是没想过让霍光义跟她商议,只是依照霍光义的性子,八成会同意,劝说她放过杨明忠一眼。但朝中那些顽固的老臣,怕是会揪着这个不放,尤其是吏部尚书乔金山,还有李东阳,他身为丞相,对此次的科举试题泄露一案颇为关注,她曾经派人有意无意试探过李东阳,他们都是先帝一手提拔上来的老臣。面上对她这个太后恭敬有礼,可实际上,不知道在背后如何议论她。

    这些暂且不谈,如何处置杨明忠,的确不是她一人说了算。接着太后便让兰嬷嬷将杨明忠的奏折送去御书房:“你告诉圣上,奏折哀家看过了,他是一国之君,这事就让他来定夺,也算是哀家对他的考验,去吧!”

    让她做恶人,她偏偏不做,不管怎么做,都会牵扯到霍家,与其如此,她还不如把这个烫手山芋给扔出去,凭什么周维送给她,她就要定夺。

    文欣身穿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莲花,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的一排蓝色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随意札着流苏髪,发际斜插芙蓉暖玉步摇,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耳际的珍珠耳坠摇曳,指甲上的宝石到是妖艳夺目,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

    周维沉着脸,低头看着书案前的奏折,似乎并没有将她看在眼里。文欣气的直跺脚:“圣上,您可得为妾身做主,真的是皇后无理取闹,她分明就是看妾身眼红。”

    “文欣,你会不会想太多了,就你这样的,皇后怎么会眼红你?你最好认清楚形势,朕可不是你能玩弄于鼓掌间的玩偶,若是没什么事,你且退下吧!”周维不耐烦的放下手中的奏折,催促着文欣离开。

    文欣霎时间,眼眶喊着眼泪,摇摇头:“我不,我不,圣上,妾身好不容易见你一面,这些日子,您也不去妾身的寝宫。妾身知道是妾身错了,不该说那些糊涂的话。真的,妾身真的是一时糊涂,才会口不择言,妾身心里自然是有您的,真的,若是您不信,妾身可以跪下对天发誓。”一边说一边观察周维的神情,作势跪下来,竖着手准备发誓。

    周维瞥了她一眼,冷声道:“你现在做什么,朕都不会相信你。”

    气的文欣差点儿没把嘴唇给咬破了,可恶,她从小被文大学士娇养,何曾受过这等怨气,她气急败坏的站起身:“圣上,妾身说的是真的,您一点也不相信,那就算了。不过妾身提醒您,总有一日您会后悔的,妾身告退了。”哼,她就不相信周维能一直得意下去,这可是周维逼着她的,到时候可就别怨恨她。

    她好心好意来找周维示好,他一句好话也没有,如此伤她的心,这可是他自找的,怨不得文欣了。秦氏已经被收监了,杨明忠明人将杨勇关在屋里,用棉布堵住他的嘴,不让他发出半点声音来。

    杨明忠做好决定了,从此往后他带着杨勇远离京城,父子俩再也颜面留在京城,若是他再不有所行动的话,怕是会牵连霍夫人,他唯一的嫡女。他久居官场多年,有种预感,此次的事并没有这么简单,紧紧是杨勇贪财,背后怕有人想要针对太后和霍府,杨家不过就是他们找得磨刀石罢了。

    这些他没有真凭实据,所以没有告诉霍夫人,一直都憋在心里。“老爷,老爷,少爷他不肯吃东西。”自从被杨明忠下令关押起来,还用棉布堵住嘴,杨勇就一直不肯吃东西。

    杨明忠此刻更是怒火直往上涨,重重的拍着书案:“他这是要做什么,莫不是真的想死!”说完便起身去见杨勇,他倒要看看,杨勇要闹什么?一见到杨明忠来了,杨勇急急忙忙的朝他走过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嘴里堵着棉布,说不出话来,但从他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在恳求杨明忠放了秦氏。

    杨明忠摇摇头:“勇儿,那秦氏有什么好的,小门户出身,你好好清醒清醒,这次你若是再袒护她,要的可就是杨府所有人的命,包括你和我。勇儿,你就算不为我们杨府考虑,也要为你姐姐着想。你母亲早逝,这么多年,你扪心自问,她对你可好?她事事都顺着你,宠爱着你。

    当初若不是有她说明,我断然不会答应让你娶秦氏过门。你别总是想着自己,那太自私了。你身后还有杨府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的性命,你若是再执意想救秦氏,那我不如现在就一掌打死你,一了百了。”实在是被杨勇气的昏头了,才会口不择言说出这番话来。

    当然杨明忠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要了杨勇的命,背后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躲在暗处偷偷观察他们,等着他们出错,好有机会抓住他的小辫子。他绝对不能出半点差多,尤其要看好杨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娱乐圈模范家庭〕〔湛蓝史诗〕〔岚颜知己〕〔崇祯窃听系统〕〔反派的正义之路〕〔殿下,王妃又醉了〕〔倾世强宠: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