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夫人病好了〕〔继承两万亿〕〔厉害了我的原始人〕〔萌狐悍妻〕〔腹黑竹马:小青梅〕〔绝世神君〕〔明日未临〕〔嫡子很毒〕〔种田之农家小丑女〕〔神话纪元(曙光纪〕〔太子殿下总想嫁给〕〔甜蜜隐婚:陆少宠〕〔重生之都市仙尊〕〔陆先生,宠妻不要〕〔都市最强仙帝〕〔重生之最强龙神〕〔鉴宝黄金指〕〔总裁表示:夫人够〕〔专职保镖〕〔八岁帝女:重生之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放浪形骸歌 一 少年游天下
    南沙海的云栈之地,日光昏黄,无边无际的黄沙中,狂风不受阻挡,一大圈木墙环绕城寨,挡住残酷的大风。

    城寨里有数千白色帐篷,分布得整整齐齐,错落有序。军中偶有操练之声,话声音极。城墙上,哨兵立于塔楼,巡逻远望,无丝毫懈怠。

    一穿红甲的少年快步走回自己的营帐,快手快脚的脱下头盔战甲,往地上一坐,急促的呼吸着。他是山剑天兵派的龙火贵族,在门派中学业出众,加入藏家军团后立下一些功劳,晋升极快,已是鳞甲军官,所以能独自住在一帐之中。而他学习兵法,爱读典籍,因此非独居不可。

    他激动得浑身发抖,从床铺之下取出一本隐秘藏好的大书簿,深吸一口气,道:“今日....我见到侯爷的真功夫了,当真太厉害,太叫人兴奋!他练到龙火功第几层?他早就远远超过第六层,也许在第七层上,老天爷,他比我才大了六、七岁。更难得的是他那招式....”

    每一句话,那书簿上便自行写下文字,这书簿是他一年前去海法神道教游学时从四法派购得,他虽是天兵派的人,但却喜好文风,得到这留墨书簿后如获至宝,有了此物,他可随时记下自己心路历程。

    他见书页上段落断断续续,乱七八糟,定了定心,又道:“沉折侯爷沉默寡言,也不与咱们喝酒,大多数时候都在自己帐中,我起初...起初还以为他....他名不副实,徒有虚名呢。我当真错的离谱,离谱至极。”

    他摇了摇头,又道:“早上,天还未亮,高咏、藏善、藏容、秋阳他们四人来找我,秋阳在附近镇上打探到了消息,在云栈的北面有一处绿洲,绿洲中藏着一个邪魔外道,麾下有数百个强盗,他们让我和他们一齐去追杀这恶人,好去纯火寺领赏。

    此举可不对劲,有违藏家军纪。我答道:‘若侯爷知道,咱们可要挨板子!’

    高咏笑我:‘藏风宣,这是一场造福百姓的好事,也是一场功劳,就咱们几个人,若挑了人家的强盗寨子,咱们的名头定会远远传开。再了,你年纪轻轻,怎地和个老头子一般。’

    我他们年少轻狂,鲁莽蛮干,但终于被他们动了。咱们五人溜出城寨,秋阳在一个洞窟中捉出一个人来,这人就是那告诉他土匪之事的村民,看他模样,吓得厉害,是被秋阳逼迫的。

    咱们将这人绑在马上,往北方沙漠骑去,这天,当真坏透了,太阳灼人,风沙又大,但对咱们龙火贵族来也算不了什么。

    那寨子靠山,守备倒也严密,加上离云栈很近,是个兵家必争之地,非拿下不可。咱们杀入寨子,果然全是凶悍的南荒匪人,于是见人就杀。

    我练得是风行龙火功,跑的比别人快,动作很灵活,一点伤都没受,高咏他们也只受了些轻伤,待杀了两百多人后,寨子里的土匪都跑光了,那个邪魔外道并未现出踪影来。

    我本以为走漏了风声,那个头领已经逃走,但我错了,他只不过外出办事,就在我们要离去时,他壮硕的身躯挡在了寨门口,眼神很凶恶。由那眼神,我知道他一定杀了许许多多的人,不仅杀人,而且还吃人。他绰号叫‘沙蝎’,是南沙海食人族的大高手。咱们剿灭了许许多多的食人族村庄,直至将他们杀的一个不剩。

    因为南沙海的盟国每年给咱们龙国丰厚的供银,所以咱们藏家的军团要替他们处置隐患。

    藏高咏举起弓箭,发出六枚火矢,他状态很好,这几箭射的又快又稳,我虽比他强上一些,但就凭他这一手连珠火箭的功夫,我没自信胜过他。

    沙蝎皮肤变得坚硬,身侧伸出很多尖刺,背后长出蝎子的尾巴,身上绽放月亮的银光,他挡开了高咏的箭矢,一丝擦伤都没有。

    我从书中得知,这样的人叫月舞者,是极凶险的邪魔外道。

    藏善举起长枪,长枪上真气变了形状,缠绕着一条大水蛇,他朝沙蝎冲了过去,但沙蝎轻轻一跳,他原本在二十丈开外,但一会儿就到了藏善面前,藏善惨叫着倒下,我看见他转眼脸色发青,中了剧毒。

    我根本没看清沙蝎是如何伤他的。

    大伙儿都急了,全都施展龙火,围住沙蝎,但敌人实在太强,厉害的不可思议,厉害的叫人丧失战斗的勇气。

    我全力扔出的飞镖,能够连续劈断三棵大树,但沙蝎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我打他不中。藏容练得是土行功夫,他很是结实,我平时与他切磋,往往被他追的到处跑,从来破不了他的防御。可那沙蝎尾巴一划,刺穿藏容的铁甲与石肤,也令他中毒倒地。

    藏秋阳挥动火剑,藏高咏继续发箭,我不停扔出飞镖,三人与沙蝎缠斗,这敌人真如魔鬼,真是可怖,他动作诡异得叫人决计料想不到,他浑身上下似乎没一处不能伤人。我龙火功练到第四层,可在他面前一点用都没有,我知道只要被他碰伤一点,那就全都完了。

    后来,秋阳也躺倒了,我于是拔出剑,绕着他奋战,终于一剑斩中他肋部,但他双手如钳子般一夹,我那附上风力的宝剑立刻就断了,他一脚将我踢飞出去,我这辈子都没这般痛过,痛的似乎肚子要炸开来。

    我看到高咏害怕的眼神,他嘴唇都白了。我也很害怕,咱们谁能不怕?我喊道:‘快跑!去喊救兵!’上前死死抱住沙蝎,我似乎中的毒比他们轻一些,但侯爷告诉我,是因为我龙火功比他们深厚,所以能抵挡毒素,暂且还能活动。

    高咏明白我的话,兵法上遇到这样的情形,非得舍卒保车,去找援军不可。他纵然再讲义气,却决不能在此白白送死!于是他立刻逃了。

    沙蝎捏住我脖子,将我举了起来,:‘你还不错,叫什么名字?’他的龙国话很蹩脚,就像蝎子发出滋滋的声音。

    我几乎喘不过气,他于是松开了些,我回答:‘藏风宣,要杀就杀。’

    沙蝎道:‘我会杀了你,因为你还算是个强敌,是我的荣耀,其余的人,我会一个个活生生的都吃了。’

    我并非...往自己脸上贴金,我怕得要命,我甚至都有些尿裤子了,他这么半点都没让我好过,我好恨自己软弱无能,好恨这恶人就此逍遥法外。

    这时候,沉折侯爷来了。

    他来时,咱们都没察觉,见到他的时候,就在沙蝎背后。沙蝎放开了我,紧盯着侯爷,侯爷不话,沙蝎喉咙骨碌碌作响。

    我喊:‘侯爷,心!他像个蝎子一样,手脚都有剧毒。’

    侯爷只点了点头,向沙蝎走去。我紧张过度,大声咳嗽,我知道沙蝎这一跳一打,根本快的看不清楚,决不能迎面走向他。果然,沙蝎如真正的蝎子般弹起,袭向侯爷。

    侯爷手指一点,我见到真气宛如流水,将沙蝎缠住,这又硬又狠,力大无穷的怪物,却被清澈柔和的水凝固在空中。沙蝎大声吼叫,面目狰狞,但侯爷手指转了转,沙蝎浑身骨骼都断了,脑袋转了三圈,从脖子上脱落。

    我傻了眼,我真完全呆住了,我...我并非全无见识,我在天兵派中见过师父的水行功,但师父也未必敌得过这沙蝎,遑论一击杀他?而在侯爷面前,这沙蝎...沙蝎不再是蝎子,而是沙漠中最的蚂蚁,爬的慢,力气,只要稍一暴露,一死就是一大片。

    侯爷..侯爷他不是一般人,如果沙蝎是魔鬼,侯爷他准是武神的化身。

    沙蝎死后,高咏才跑了回来。侯爷没什么,替咱们解了毒,他内劲很奇妙,所到之处,如阳光般温暖舒服。我甚至觉得他身上隐隐有金色、炽热的光芒,就像...就像纯火寺的另一种邪魔外道,那些....灵阳仙。

    咱们稍稍好转了些,向侯爷跪倒磕头,道:‘末将有违军纪,擅自行动,犯了大罪,多亏将军相救,还请将军严惩!’

    侯爷:他年轻时比我们还乱来,在十五岁不到的年纪,他和一位兄弟两个人独自航海,到了千里之外的地方,这些算不得什么。

    他起那位兄弟时很怀念,他脸上很少有表情,但在那一刻,我见到他有些自豪。

    他还:他是一路找我们踪迹来的,这一次因为我们功过相抵,不惩罚我们,但下一次,他会重重打咱们板子,派咱们去充当先锋军,敢死队。

    我答道:‘侯爷,我不怕死。’我.....真正将他视作要供奉的神了,或许有些蠢,但侯爷就是这么的值得崇拜。

    侯爷:‘年轻人皆不怕死,但怕死之人才真正明白何谓勇敢。’

    我思索他这句话,突然有些明白了:咱们以往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临死时有多么恐怖,当面对沙蝎时,我吓得浑身颤栗,我从未感到自己离死亡有多么近。

    明白恐惧,与不明白恐惧,自夸勇敢,与真正的勇敢,差别可实在太大了。

    还好,咱们从这寨子里找到了大量的水、金银财宝与被捉的许多奴隶,此行没白跑一趟。

    至少...至少我见到了真正的武神是怎般模样。”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倾世强宠:战神王〕〔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一线黑粉〕〔重生之都市狂仙〕〔前任遍仙界〕〔综漫之夺命之镰〕〔拯救喵殿下〕〔重生全能娇妻:老〕〔从斗破开始当咸鱼〕〔都市风云〕〔Boss,夫人又把人〕〔甜妻天天想逃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