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都市最强赘婿〕〔吴百岁夏沫寒小说〕〔上门女婿叶辰〕〔阴阳异闻录〕〔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逍遥战神〕〔最强傻婿小说〕〔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国萌宝:薄少宠妻甜蜜蜜 第2070章 我也变成,了一朵花。
    www..,最快更新帝国萌宝:薄少宠妻甜蜜蜜 !

    第2070章  我也变成,了一朵花。

    温明珠本身也是很容易被人注意到的体质,她的脸白得过分,人又瘦削,如今被温礼止这么一拽着,旁观的路人不清楚其中缘由,还会觉得这俊男美女的画面颇为赏心悦目。

    只有温明珠觉得内心一片苍凉,她过去从来没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和温礼止亲近过。

    温礼止视她为耻辱,又怎么会在众人面前和她有肢体接触?

    如今倒是迫不及待地拉着她想带她回家……可是,温礼止,她好像从来没有拥有过自己的家。

    韩深看着温礼止这样急匆匆拉着温明珠出门的模样,颇为担忧,总觉得他们两个之间从来没有真正地沟通过,那些爱啊恨啊浮于表面,他们不肯开口去承认什么,这道坎也就一直过不去。

    温礼止不是对温明珠没感情……韩深在心底叹了口气,希望温礼止真的可以发自内心去好好和温明珠互相交换感受。

    否则单方面的付出,却又没正确地付出,反而会更引起双方的怨恨。

    只是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韩深这个外人也不好多插手,之前听唐诗说过一些内情,担忧地想着要是真的出点事情……温礼止后悔都来不及啊。

    但是温礼止压根没想那么多,他只是想着将温明珠带回去,现在她还在发烧,必须快点送到家然后叫江凌过来给她检查。

    温礼止不知道的是,对一个人好从来不能想当然,他所以为的好有可能在别人眼里根本就是多余的,换句话说也就是——自我感动。

    温礼止满心满眼想得都是自己已经为了温明珠做得这么好了,照理说温明珠也该给点回报才是,从没想过温明珠要不要。

    这会儿到了家里,江凌没来,白越倒是提前来了,他一头白发,在看见温明珠的时候转过脸来笑说,“好久不见。”

    虽然看起来气色不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白越觉得温明珠反而……更加有活力了。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就仿佛是她拿出了全身的最后一口气似的,回光返照。

    给温明珠开了更有效的退烧药,白越又叮嘱了她些许注意事项,他说,“你怎么能生病去工作呢?”

    温礼止在边上说,“拦不住。”

    白越瞪他一眼,“没问你。”

    温礼止瘪嘴。

    随后白越看向温明珠,“可不能拿自己生命开玩笑啊,明珠,你知道吗?”

    这句话背后还有更深的意思,温明珠和白越对视,从他的眼里传递到了白越想要表达的真正含义。

    倒是温礼止有些不爽,这白越一脸认真和他妹妹对视是要做什么?虽然知道这个男人不喜欢女人,但这眼神也太“深情款款”了吧!

    于是温礼止上去推搡了一下白越,“你看什么看?”

    白越说,“我看你妹比看你顺眼多了。”温明珠看着就皮薄馅嫩……不是,肤白貌美的。

    “呵呵。”温礼止把他往外撵,“你那小心眼,能看谁顺眼?当初不连你老公也看不顺眼?嫉妒他能得奖。”

    “什么玩意儿。”白越骂他,“谁是我老公。明珠你别想歪啊!不是你看我那眼神什么意思?”

    “你老公不是江凌还能是我?”温礼止指着自己,“我可高攀不起你。快出去快出去,一天天的,有空把你头发剪了吧,太长了像个娘们儿。”

    “老子比娘们儿还漂亮!”白越气急败坏被温礼止赶出门,“你妹妹生病了我才来的!温礼止你这畜生过河拆桥,小心以后哭都没地哭去!”

    温礼止的回答是咔咔把门一关——把小心眼的白越关在了家门外。

    温明珠喘了口气,她吞了药,随后挪着步子去厨房做饭,温礼止表情不是很好看,“不舒服就回卧室躺着,别上楼乱窜。”

    温明珠一愣,背后有人覆上来,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耳边响起一阵男声,“想吃什么,我来吧。”

    温明珠的手一顿,隔了一会她说,“避孕药。”

    这三个字像是一盆冷水从温礼止的头上浇下来,男人抱着她的动作一僵,紧跟着声音都变了,“你几个意思?”

    温明珠一根一根掰开他僵硬的手指头,转过身去看他,“我还没吃避孕药。”

    如果吃72小时紧急避孕的药,还来得及。

    温礼止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对半劈开了似的,没错,他上一次暴行,并没有做任何的措施,甚至是他故意没做,如果有孩子的话,会不会激起温明珠的母性,有了孩子,是不是她会更愿意留在他身边……

    不管是男孩女孩,只要温明珠愿意,他什么都可以给她和他们的孩子……

    可是没想到的是,从温明珠嘴巴里,听见避孕药三个字。

    温礼止仿佛是被刺痛了,“你愿意为了黎光怀孕,却不愿意为了我生孩子?凭什么不生我的孩子!”

    “子宫长在我身上,该不该生,给谁生,什么时候生,都是我的权利。”温明珠的眼神倏地锐利起来,就好像是铆足了劲儿,竖起浑身的刺,她也要反抗温礼止,“和你这个男人没有关系!”

    “可如果有了孩子,那就是我们两个的!”

    温礼止音调变高了,昭示着他的愤怒,“你不想要孩子吗?之前没了一个孩子你那样歇斯底里,现在我给你一个,你又不要了?!”

    听听……他这是人话吗?把她的孩子轻描淡写地药流掉,如今又无所谓地说再给你一个,往她的子宫里放她根本不要的——他话里话外完全没把温明珠当个人,更没有重视过那个没有了的小生命。

    他是魔鬼!他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他只想拿孩子捆绑住她,好让她没办法狠心离开!

    温明珠的眼睛用力睁了睁,无法想象一个人可以有多恶毒和愚昧。

    没有人教会过温礼止,因为他从小经历了太多失去和背叛。

    在他成为加害人之前,他是无情命运的受害者。

    或许上帝本来给了温明珠一个任务,便是让她去教会温礼止什么是爱,可惜……温礼止却在学会爱之前,已然先磨光了温明珠的爱。

    没有说话,温明珠低下头去,用力攥紧了手,既然温礼止不给她买药吃,她没有挣扎反抗,反正这条命捏在他的手里,既然如此……温明珠没说别的,只是烧了开水,说,“不吃便不吃。”

    “那你为什么要想起来吃?”

    温礼止看着温明珠麻木的表情,很想问问她,心难道就不会痛吗?怀着黎光的孩子的时候,她的表情那么幸福,如今他只是想让她怀孕……为什么就能那么迫不及待想吃避孕药?

    “出自于我的意愿,我不想怀上你的孩子。”温明珠说话的口气那么平静,平静到了温礼止觉得她残忍的地步,“不过反正我的意愿在你这里也不会得到认同,所以我决定不说了。”

    她唯一能做主的,就是她想要设计的那款香水了……

    温礼止眼里的温明珠,心硬成了块石头,油盐不进软硬不吃,让他一度挫败到了自我怀疑。

    过去那么爱他的女人,怎么会说变就变了呢?他到底还要怎么做,用什么办法,能够让他们的关系回到正轨呢?

    没关系,他还有力气。就算笨拙地用了错误的方法想要挽回温明珠,至少……他的感情是真的。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温明珠再没提过避孕药的事情。

    她也没想过以后,那天夜里不欢而散,第二天温明珠照常上班。

    顾着研究和开发香水,又过去半个月,温明珠拿着试剂,忽然间小腹作痛。

    不祥的预感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温明珠脸色发白去找了韩深,告诉实情之后,韩深带着她去了医院做检查。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温礼止的耳朵里,他赶到的时候,温明珠的验血报告刚出来,因为时间太短尿检可能不准确,于是干脆抽了血来检测是否怀孕,结果一出来,温明珠觉得浑身发冷。

    确实怀孕了。

    可是她离上一胎也没多久,这样身体根本吃不消啊……轻轻捂着肚子,温明珠坐在医院走廊的板凳上,韩深也头痛得抽起烟来,不知道的还以为韩深是她孩子的父亲。

    温礼止匆匆赶来,一把夺过韩深手里的报告,这是属于他孩子的报告,怎么能第一眼让别的男人看?

    看见妊娠两个字的时候,温礼止心跳都停了。

    孩子,他要有孩子了!

    他要升级做爸爸了!

    喜悦一下子冲昏了温礼止的头脑,让他压根顾不得温明珠是否快乐,他自说自话地拉起温明珠,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了,“明珠,我们要有孩子了!”

    回应他的是温明珠脆弱美丽的面孔。

    温礼止心凉半截,“孩子你不想要吗?”

    “这个孩子要不要都由不得我。”温明珠咧嘴讽刺地笑,“您现在知道过问我的感受了?还是在问我的子宫?”

    温礼止听不得她用这种话刺他,“为我生孩子就那么痛苦吗?”

    温明珠甩开他,岂料温礼止说,“怀孕了就给我好好养胎,工作能不能停一停?”

    韩深在边上拦着他,“温礼止,你这样不对。”

    “怎么不对了,难不成怀孕了让她接着上班受累?”

    温礼止大声地说,“我这是为了你好,温明珠!”

    他好像学会了爱,却又好像从来没学会过。

    温明珠身心俱疲,转身问韩深,“韩深大哥,方案那边……”

    “你给的香水配方我们都有。”韩深在心里叹了口气,温明珠这一路,被迫生子,被迫暂停事业,被迫去成为别的男人的玩具,他真的不希望她就这么陨落,“看你选择。”

    “我的选择。”

    温明珠睁了睁眼睛,轻声说,“我没得选。”

    她那么漂亮,却又那么易碎,好像轻轻一碰就会灰飞烟灭。这段时间韩深一直觉得温明珠的状态不对,或许她需要去看心理医生,重度抑郁会影响到她的正常生活……

    韩深拽住温礼止,“你能不能给温明珠一点喘气的时间?”

    口口声声为了温明珠好,却让她一点都喘不过气。

    温礼止拽着温明珠,“我对她这么好,我是真的想要好好过日子的,你一个外人别来指手画脚了。等明珠生下孩子了,我会让她回来上班的。”

    “她上不上班不是你来控制的。”从温礼止对温明珠的一言一行里,韩深只感受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绝望。这个男人的掌控欲太强,过去的温明珠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现在他说着是为了温明珠,事实上,不过是在拿温明珠取悦自己,来让自己满足。

    因为如果真的对温明珠好,为什么,他没看见温明珠笑过呢?

    温礼止紧紧拽着温明珠的手,不说别的话带她离开了医院。

    回家以后,韩深的话还是让他不安,温礼止看着温明珠坐在窗边,他走上去,高大的身影盖住她弱小的身躯,问她,“你觉得我对你不好?”

    温明珠总算笑了,笑得特别开心,但她冲着窗外向下看,“你这话摸着自己良心说吧。”

    “良心?”

    温礼止对着温明珠说,“我没有良心,我良心早在九岁那边就死掉了。”

    温明珠看着温礼止,忽然间扯了扯嘴角,“你好无聊啊,现在还抓着过去那些事情来说教。”

    这种嘲笑的口吻踩在了温礼止最痛的地方,他当场发怒,将她整个人撞到了开着的玻璃窗上,“你什么意思?”

    拿他年幼时受的伤来嘲笑?

    “不就是年幼时受了点刺激吗?”温明珠死死攥着手,“好像全天下都欠了你一样,当个受害者的感觉太爽了吧,是不是谁都要给你让路啊!你只要将你的伤口露出去,那些偏爱和怜悯就不得不朝着你倾斜,说实话,我羡慕得不得了!当初怎么不是我的妹妹死了,这样我也可以无条件被人理解了!”

    “温明珠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温明珠早死了!!!”

    一声锐利的尖叫声,撕破了温礼止的防御,他看着被他按在窗户边缘的女人,痛恨让他的手指一度收紧,再用力一点,或许可以直接掐断她的呼吸!

    “你这个意思是,你现在也想死是吗?被我强迫所以想死,不得不怀孕所以想死——没有被人理解,你也想死是不是?”温礼止咬牙切齿,“你这个白眼狼我对你这么好!”

    “你对我好?”温明珠恨不得和他鱼死网破,“我告诉你,我的一生全毁了,我不能再任由你去毁掉另外一个人,所以我才会让黎光别来和我牵扯!你对我好?你对我好就是囚禁和控制我的一切吗!我是活生生的人,温礼止,你别怀揣着自以为是的好意自我感动了,事实上我恶心得不行,还不如让我去死!”

    “上次不是说了吗?”温礼止怒极反笑,“不是要跳楼没跳成吗?你这种贪生怕死的货色我早该想到你和你父亲是一路人!生我的孩子是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你凭什么拒绝!你活到现在全靠我,连这个名字都是我给你的!”

    “那我把这个名字还给你。”

    一根一根,温明珠扳开了温礼止的手。

    而后,身子毫不留情地,向后一跃。

    窗户的防护装置防不住一个真的想死的人,她翻身而过。

    “你笑我不敢死是不是?”

    “如今我敢了,你问我谁给我的胆子。”

    “——温礼止,你的孩子。”

    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温明珠想着,那些香水的配方真的会被采用吗?太好了,唐诗,苏菲菲,黎光,江凌,你们的善良都会化作花和香水,去给更多需要勇气的人。

    “温明珠!”

    “名字不是我的,人生也不是我的。”温明珠想起一句歌词,“跟你借的幸福,我只能还你。”

    温礼止心脏骤停,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已经踩在了窗台外面,他失声痛呼,“不要啊!”

    剧痛让他整个人一个失神,居然真的松开了手。

    等一下,三楼,会出事的,真的会出事的!

    不,他只是刺激她,他以为她不敢的,他不能失去她!

    女人最后跳下去之前,脑子里只闪过一个问题。

    “温明珠你别这样,我求求你!”

    他在喊谁?她又不是温明珠。

    温礼止,你还记得我原来的名字叫什么吗?

    不管了,先死吧。

    ——嘭。

    真好,我也变成了一朵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九星霸体诀全文免〕〔十方武圣〕〔诡秘之主〕〔帝霸丹尊〕〔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雪中悍刀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不想长生不死啊〕〔武神主宰听书完整〕〔一念永恒〕〔黑心女配修仙逆袭〕〔我的治愈系游戏〕〔战神狂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