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夏天周婉秋小草〕〔洪荒历〕〔末日拼图游戏〕〔战神奶爸〕〔叶萌墨锦城〕〔墨少夫人又出走了〕〔她惊艳了时光〕〔南明第一狠人〕〔不败战神〕〔我真的只是想打铁〕〔开局神级娱乐系统〕〔娱乐之唯一传说〕〔仙王的日常生活〕〔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狂妃在上:邪王一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国萌宝:薄少宠妻甜蜜蜜 第2069章 都逃不出,命运捉弄。
    www..,最快更新帝国萌宝:薄少宠妻甜蜜蜜 !

    第2069章  都逃不出,命运捉弄。

    然而温礼止这样着急,回应他的是温明珠的死寂,她隔了许久才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车上的温礼止,竟是先将头转开了。

    车子缓缓启动朝着温家的方向开,温礼止想带着温明珠回家的,一到家里,他想要接着将她抱起来,却不料想温明珠推开他,自己摇摇晃晃站起来,随后走进了家门。

    看着她纤细的背影,温礼止心里头不是滋味,他让司机停好车,自己便跟着温明珠追了进去,走上二楼发现温明珠正在自觉放热水,想来是淋了大雨想要好好泡个热水澡。

    温礼止从背后喊她,“温明珠,你就这么排斥我么。”

    温明珠没说话,刚才一路上她觉得自己有些发冷,可能是淋了太多的雨,加上情绪激动,这会儿她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发烫。

    不会是淋了雨感冒发烧了吧。

    温明珠前阵子也刚打了胎,这才刚刚养好没多久,又淋了雨,气血不足导致她特别容易受寒,女人扶着浴缸壁晃了晃,感觉眼前视线有点模糊。

    咬了咬唇,她觉得自己太脆弱了。

    一场爱就要死要活,一场雨就四分五裂。

    不要,如果还有力气活下去,她还想试着爱上别人。

    温明珠强忍住自己不舒服的感觉,趁着热水在浴缸里还未冷却,脱了衣服走进去,温礼止在浴室外面等了好久没等到温明珠,想也不想干脆拉开门——

    “喂,我和你说话你有没有听见!”

    惊慌失措的水声响起,温礼止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漏跳了半拍。

    温明珠躲在浴缸里,滚烫的热气模糊了温礼止的视野,隐约中他只能看见她光滑的肩膀和瘦削的背肌。

    裸露在水面上的那一大片皮肤,白得令人心惊。

    温礼止的脚步就这么刹在门口,男人感觉自己下意识喉结上下动了动,“温明珠……”

    “我在洗澡。”

    温明珠喘着气,显然身体不适加上情绪起伏剧烈,“请你出去!”

    温礼止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他脑子里掠过很肮脏的想法,黎光当初就是这样触碰了温明珠如此美好的身体吗。

    她那么白,那么单薄。

    像一颗孤单的脆弱的珍珠。

    野兽在他心上的草原嘶吼。

    温礼止不但没有退出去,反而鬼使神差地往浴室里更近了一步。

    温明珠睁大了眼睛,整个人就差都钻入水里了,她往浴缸里面缩了缩,下意识对着温礼止道,“你出去啊。”

    温礼止没说话,可是眼神已然有风雨欲来的情绪,他无法接受温明珠也曾经被另一个男人占据所有,无法接受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将他藏在温室里那么久的花朵,无情地采摘了。

    所有的情绪,在这个暴雨之夜,伴随着一声惊雷,落在地上被狠狠炸了开来。

    浴室里响起一阵惊慌失措的扑腾声,还有温明珠的尖叫,她干脆自己差点溺死在这并不深的浴缸里,原本想要通过热水来安抚自己,却不料想竟画地为牢,根本无处可逃。

    温礼止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水打湿的,他好像已经快分不清楚身上的水是浴缸里的热水,还是温明珠的眼泪。

    因为不管是热水还是她的眼泪,都好烫。

    温礼止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控,可能这么多年,强忍着的全部都在看见温明珠的这一刻崩塌。他也不知道她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足够让他内心一整座城池在瞬间化作断壁残垣。

    这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为什么没下手更早点。心里有个恐怖的声音在问温礼止,为什么当年没有下手,以至于她流落在外给别的男人占了便宜,当初早点用这样的关系捆绑住她,侵占她的全部,也不至于每日每夜都在想念她的味道。

    疯狂的尽头有女人脆弱地张着嘴巴,仿佛溺毙的人在最后呼救。

    睁着眼睛,麻木绝望,终于,再痛都已经不会再叫出声来了。

    名为现实的这把残忍的刀子刺透了她的身体,将她五脏六腑绞了个血肉模糊。

    原来拼尽一切逃,都逃不出这可悲的,命运的作弄。

    一逼再逼,最后她能做的只有……

    “我不会原谅你的。”

    原谅?

    他们都欠了对方一条命。他的妹妹,和她的孩子。

    他一口咬在她脖子上,“干脆这辈子我们都别互相原谅好了。”

    ******

    第二天温明珠发起了高烧,身体精神双重刺激之下,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说胡话的状态,温礼止从她身边醒来的时候,碰到她的身体烫得出奇,吓得立刻叫来了江凌和白越。

    江凌看着躺在床上脸色发白的温明珠,感觉温礼止的表情有点不对劲,于是留下白越在房间里,他拽着温礼止出去,随后压低了声音,“你是不是干嘛了?”

    温礼止左顾而言他,“你这幅打算教训我的口吻是什么意思?”

    “老实交代。”江凌的口气很严肃,“温明珠之前身体好不容易调养好了……失去孩子也是要坐小月子的知道吗?她现在身体还没补回来,你要是刺激她,她肯定得生病啊!”

    温礼止一听,喉间发紧,“我……”

    看他那个表情,江凌猛地猜到了什么,不敢置信地倒抽一口气,摇了摇头说,“你还是不是人?”

    温礼止没说话。

    “你是个畜生啊温礼止!”

    江凌脸色大变,“温明珠都这样了,你怎么下得去手啊!”

    温礼止眼里的情绪很复杂,一方面他确实因为自己的冲动行为感到愧疚,可是一方面他又觉得这样才算圆满,他要和温明珠的血肉紧紧贴合在一起,他们就该这样纠缠才对……

    复杂的情绪让温礼止自己都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换作以往他是肯定会为自己开脱的,可是现在,沉默许久之后,温礼止终于没否认自己的罪行,反而说,“反正我有的是时间等着她原谅我。”

    不如先将她变成自己的。

    “你……你……你无药可救!”

    江凌指着温礼止破口大骂,“回头温明珠要是醒了,要是她能狠一点报警抓你,我第一个鼓掌!最好把你这种人渣枪毙了,老子肯定欢欢喜喜带着全家老小去村口吃你的席!”

    温礼止皱着眉头,里面的白越估计在给温明珠检查身子,倘若掀开被子就会发现温明珠脖子上一片青一片红的痕迹,想来他昨天下手也没一点疼惜,当时脑子里爱和恨两种情绪在互相打架,一会儿爱意占了上风,一会儿又是恨意夺回主动权。

    对他来说,何尝不是折磨。

    他的灵魂仿佛在热水里和温明珠一起溺亡了。

    “不管她如何惩罚我。”温礼止攥了手指,表情诡谲难猜,“我不后悔。”

    他年少失去父亲,母亲又遭恶人欺瞒,全家差点被灭门,失败的家庭环境让他幼年便心思凉薄。活到现在,他只学会了不择手段,和不相信任何人。

    为了能够让温明珠永远留在自己身边,被她恨着这一代价,甚至都有些不痛不痒了。

    然而温礼止想不到的是,温明珠稍微退烧,醒来的看见他的表情,竟然是淡漠的。

    江凌和白越守在一边,看着温明珠转醒,有些担心,上前关切地询问,“明珠妹妹,你没事吧?”

    嗓子有些疼,温明珠第一反应是给江凌道谢,他们是医生,如果检查过自己,定然是能清楚知道她遭遇了什么的,所以此时此刻,她已经没有必要再抓着向谁去呼天抢地地卖惨。

    命运已然将她鲜血淋漓的惨状剥落到了众人眼前。

    温明珠攥了攥被子,江凌看着也不好受,“你别太压抑自己,如果有什么情绪要发泄,我和白越都是帮着你的,温礼止太过分了,明珠妹妹,你一定要学会正确地保护自己,不管你做什么,这种事情,我们一定站在你这边。”

    多好啊,身边的人竟然都愿意对她伸出援手。

    “我没记错的话,上一次也是你和白越哥来帮我检查身体。”温明珠哑着嗓子重复了一遍,“谢谢你们。”

    江凌叹了口气,握住了温明珠的手,“明珠,你真的没必要咽下这个委屈,我都看不下去……”

    “在他身上造成任何伤害都不会给我大仇得报的快感。”温明珠这话不知道是说给谁听,自己的心好像真的死了,她的口吻仿佛下一秒自己就要灰飞烟灭了似的,“就算我报警抓他又能怎么样。”

    多可悲,多绝望。

    连呼救都放弃了。

    这一刀一刀割在她身上的,都是见血的伤口。

    白越觉得温明珠太可怜了,这个女人明明生命力那么顽强,一次又一次地想要重新振作爬起来,可是等待她的每一次,都是更深更沉重的打击。

    这样下去,温明珠这颗珍珠,真的会破碎的。

    他们给温明珠开了药,走的时候托着温礼止一顿好说歹说,还特别不放心,白越瞅着江凌这大善人恨不得把家都搬到温家边上住,无奈地连连叹气。

    怀揣着担忧走了,温礼止便走到了温明珠的床边,隔了许久,他终于张嘴说话,“还有……哪里不舒服?”

    温明珠沉默,他强迫她,对她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而如今她唯有沉默来抵抗,因为她什么武器都没有。

    温礼止知道温明珠肯定会怨恨自己,然而为了得到她,背负着怨恨又如何,他想再去碰温明珠,岂料温明珠触电般闪开了。

    而后她问他,“现在几点?我要去上班。”

    温礼止睁大了眼睛,“你疯了么!你生着病,怎么还想着上班?”

    温明珠再没说话,除了和工作有关的,她没有再回应温礼止一字一句,温礼止感觉自己像个跳梁小丑,在边上唱着独角戏。他也清楚温明珠怨他,怨着吧,独角戏他能唱一辈子。

    早上温明珠一句话没说,默默地吃了饭吃了药,不停在微信上回复工作内容。

    中午没睡午觉,温明珠和工作伙伴视频了,只告诉她们发烧了,没说别的,韩深发来慰问让她好好休养,她扯开破皮的干裂嘴唇冲他笑。

    温礼止心快痛死了,各种煎熬的情绪堆积到了一起,下午两点,他攥紧了拳头对温明珠说,“我送你去公司。”

    她想做什么,他就任由她去吧。就当是欠她的。

    温明珠总算有了别的表情。

    原本从昨天夜里之后,她好像是被抽离了情绪似的,一句惨没卖,一声苦没吭,硬生生吞了下去,麻木到了让温礼止都觉得心惊的地步。

    他宁可温明珠如同五年后初遇那般要死要活充满生命力,会在那么多人围住的酒吧里和他对着干,会不顾一切撕破脸皮——然而现在,她好像在一夜之间失去了灵魂,竟然连控诉他的眼神都没有。

    为什么。明明他做了如此过分的事情,为什么一句斥责都没有……

    是已经,对他彻底失望了吗?

    这让温礼止恐慌,他只能选择让步顺从温明珠,“但有一个要求,全过程我得陪同你去。”

    温明珠没有拒绝,她想回到工作环境里,现在唯一支撑着她的,便是她的这份工作。

    回到了工作环境里,温明珠的话一下子多了起来,和他们一起确认了这期新产品的主题,她们选择用不同的花来给不同的香水起名字,而这些花背后的花语也代表着不同的含义。

    “我有些不同的试剂保存在了基地里。”戴着手套的温明珠因为发烧轻轻喘着气,但她还是坚持着说,“还有个方案,今天在家休养的时候,做成了ppt的形式给了大家,这些花语也是有意义的,正好可以和这期的主题结合起来……”

    温明珠才来了多久,就已经通过自己的行为让那群怀疑她的人闭嘴了,她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所有人都很肯定她的理念,并且愿意暂定这个为主题,只有韩深站在一边隐隐不安。

    温礼止看了一眼韩深,发现他盯着温明珠的背影皱眉,下意识心里一紧,“你怎么了?”

    “总觉得明珠妹妹怪怪的。”

    韩深喃喃着,“她给我一种……想要迫切完成什么心愿的样子。”

    好像不是在为了自己活下去。

    温礼止心头刺痛,只能站在边上看着温明珠在那忙前忙后,他连自己的工作都丢下了,就在一边陪着。从前温礼止从来不会这样去纵容一个女人。

    等到了下班时间,温礼止过去搭把手,“回家吧。”

    温明珠强撑着收拾了东西。她额头发烫,显然是下午吃的退烧药没用,温礼止一碰她就知道肯定还在发烧,急得不行,还好提前叫司机在车上备了药,抓着温明珠的手连打卡都不打,就直接拉着她出了公司。

    一路走的时候还有人窃窃私语。

    “这不是上回我们老总领着的那个小姑娘么?”

    “这回怎么换了个男人牵着……长得好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伏天氏〕〔帝霸丹尊〕〔九星霸体诀全文免〕〔诡秘之主〕〔十方武圣〕〔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黑心女配修仙逆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雪中悍刀行〕〔不科学御兽〕〔一念永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真不是盖世高人〕〔顶级气运,悄悄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