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夏天周婉秋小草〕〔洪荒历〕〔末日拼图游戏〕〔战神奶爸〕〔叶萌墨锦城〕〔墨少夫人又出走了〕〔她惊艳了时光〕〔南明第一狠人〕〔不败战神〕〔我真的只是想打铁〕〔开局神级娱乐系统〕〔娱乐之唯一传说〕〔仙王的日常生活〕〔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狂妃在上:邪王一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国萌宝:薄少宠妻甜蜜蜜 第2041章 当年绑架,没的是她。
    www..,最快更新帝国萌宝:薄少宠妻甜蜜蜜 !

    第2041章  当年绑架,没的是她。

    原本听见白越没有动手给她做手术,温明珠还喘了口气,可是接下去的话就将她的希望彻底击碎了。

    孩子没了……

    温明珠眼神一下子空了,就好像是在这个瞬间,她的灵魂彻底灰飞烟灭了似的,她伸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似乎还想感受一下这个未出世的孩子在自己身体里活着的感觉,可是……除了隐隐作痛的小腹在告诉她失去孩子这个残忍的事实以外,再也没有别的感觉了。

    温明珠没说话,只是弓着背,仿佛是蜷缩起来了,她这样无声,却让唐诗感觉到了铺天盖地的绝望。

    原来哭声不是最惨痛的,惨痛的是……连发出哭声的力气都没有了,全世界都死了之后,那一丁点声音,已经根本不足以承载温明珠的悲伤了。

    “孩子的父亲……”唐诗见不得温明珠这样,她也是生过孩子的人,当初被安谧陷害,被薄夜折磨,唐惟的出生成了她活下去的动力,她知道孩子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有多重要——或许温明珠原本所有的期待都在这个孩子上,生下孩子,带着孩子去一个新的地方生活,可是现在一切都被温礼止毁了。

    温礼止当时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掰开温明珠的嘴巴,把那堕胎药塞进温明珠嘴里去的呢?

    唐诗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慰温明珠,“孩子的父亲知道了吗?”

    温明珠哭着说,“他知道我怀孕了,但是不知道孩子没了……我还怎么有脸见他,我没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温礼止太残忍了,将她所有的希望一一撕碎了,他就这样恨她吗!

    这个时候,温礼止从门外走进来,正好听见温明珠说自己没保护好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异样的情绪涌了上来,男人用力砸了一下病房的门,“本来就是个野种,你做什么都留不住的!”

    “你还给我!”

    温明珠看见他,眼赤欲裂,那是恨,是恨意染红了她的双眸,“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你让别人碰你!”

    温礼止觉得自己身体里似乎是有一把火,先前还以为温明珠说怀孕是故意刺激他的,可是没想到……看着她流的血,温礼止才发现是真的。

    是真的。

    温明珠让人碰了,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让别的男人碰了!

    那是只属于他的玩具,居然有人妄图染指!

    “你竟然让别的男人碰你!”

    温礼止走到了温明珠的病床前,看着她痛心疾首的样子,心里又痛又快,“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代价,温明珠!”

    “背叛?”

    温明珠听见笑话似的,忽然间沉默了好几秒,隔了一会她喃喃着,“背叛?温礼止,我们之间有什么契约吗?”

    温礼止浑身一僵。

    “我背叛你?你说的未免也太好笑了点吧!”

    温明珠咬着牙,唐诗感觉她说话的时候嘴里都是含着血的,“没用的,温礼止,你今天药流掉我的孩子,明天我就去和别的男人上床,你打我几次我怀孕几次,你有本事把我的孩子统统打掉啊!”

    她竟然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温礼止被温明珠激得浑身血液逆流,“温明珠你好大的胆子!你再敢怀孕带着野种回来,老子把你打到没有任何生育能力为止!”

    没有任何生育能力为止!

    此话一出,连着唐诗都倒抽一口凉气!

    温明珠错愕得睁大了眼睛,看着温礼止愣住几秒,许久她捂着嘴忽然地笑出声来了,“哈哈,温礼止,你干得出来,我相信你绝对做得到,那么来呀!我们看看谁更不要命好不好?反正我都已经这样了,也不介意破罐子破摔得更彻底一点,我就是豁出去也不会想要和你产生任何关系的——倒是你温礼止,不会这五年做梦都在想着我吧!”

    那一瞬间,温礼止如遭雷劈!

    彻骨的冷意将他悉数吞没,温礼止无法想象如今和自己说这种话的人……是曾经被他圈养的温明珠。

    回过神来的男人为了显示自己的领主意识将温明珠已经直直按在了床上,唐诗惊呼一声,“她刚流完孩子你要做什么!”

    “温明珠我现在直接掐死你!”温礼止将手放在了温明珠的脖子上,“你和你那不要脸的软蛋父亲全靠着温家才活下来,凭什么现在来违逆我!”

    “你要我的命?这不是已经死了吗?”温明珠睁着眼睛,倏地笑了,她将温礼止另一只手捏住了,拽着他的手,用力按在了自己的肚子上,紧跟着,女人咧着嘴笑出声来,高喊道,“你瞧啊!这里不是已经死过一条命了吗!”

    温礼止的手狠狠哆嗦了一下,竟然差点掐不住!

    “够了!”

    背后的薄夜暴发出一声怒喊,随后从温礼止的身后将他狠狠从温明珠的病床边拖了一把,将温礼止整个人扯开,紧跟着用力顶在了一边,“温礼止,你别逼我揍你。”

    薄夜说话的时候带着低沉的怒意,那双眼睛直视着温礼止的脸,“看不出温明珠有多痛苦吗?”

    温礼止喉间一紧,可是他很快便咬着牙说,“薄夜,是你别逼着我连你一起对付。”

    “你不像个男人。”薄夜用力攥着他的衣领,“你不知道孩子代表着什么,不知道一条新生命有多珍贵,也没有把温明珠当人看——”

    薄夜过来人,才会最懂孩子的意义吧。

    就像唐诗给他们的孩子取名为“唐惟”,那竖心旁的“惟”字,是孤注一掷,是希望。

    就像他看见年幼时薄颜眼里对唐诗的维护和对安谧的害怕,才会知道孩子是最纯洁又最无辜的。

    唐惟和苏颜受过苦,他才能够理解孩子们也是不容易的。

    如今温明珠的孩子没了,唐诗和薄夜都是替她委屈的,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人。”然而听见薄夜这么说,温礼止的眸子里忽然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涌了上来。

    他像是被人抽空了力气似的,低声说,“可是当年不也死了一个人吗?那个人……就像她的孩子一样,也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

    温明珠坐在床上,肩膀猛地颤抖了起来。

    “你拿我的孩子……给她做陪葬……”

    温明珠又哭又笑,像是疯了一样,“好啊!好啊!这是报应!这是报应!”

    “拿走啊!你连我的命一起拿走吧!”

    温明珠拿起病床边上的东西,狠狠朝着温礼止砸过去,所有的理智在这一刻被冲垮了,她说,“你要我背负着罪孽过活,你要我血债血偿!我告诉你温礼止,我后悔得不行,当年死得怎么不是我,这活着的机会还不如让给她来!我可不想活!”

    我可不想活!

    她自知罪孽深重,不如……背负着罪孽一起离开人世。

    她再也不会喊他哥哥了。

    就像当年的那个女孩子,豪门千金,任性自负,也从未喊过他哥哥一样。

    温礼止背靠在墙上,吸入喉咙的是刺骨的冷空气,他红着眼睛,说,“这个名字是我给你的,温明珠,你必须付出代价。”

    “你不解气,我多怀几次,多给你打几次,全当给她赔罪了,你看怎么样?”温明珠笑得眼泪直落,隔了一会她眼神放空,“等你玩够了,从此以后我就只叫明珠,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温礼止还想说什么,被薄夜怒气冲冲抓出来了病房,随后薄夜用力一摔门,将温礼止按住,“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当年绑架,温明珠替她死了。”温礼止抬头看着薄夜,“那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就是现在的她的爹,策划了一起绑架案,想要让自己的女儿鸠占鹊巢,于是那一天,我失去了我九岁的妹妹。”

    仇恨的种子从此种下。

    当年温礼止的母亲是赫赫有名的女强人,父亲反而是个贤内助,甚至连孩子都是随母亲姓的,不过温礼止的父亲并不窝囊,甚至是高材生,且收入不菲,只是自愿为爱牺牲,心疼妻子怀孕生子不易,辞职了以后自己做家庭主夫。

    这个世界上家庭的组合可以多种多样,可以是女强男弱,可以是女强男强,甚至可以是两个女人或者两个男人。

    爱是伟大且公平的,是跨越一切的。

    可惜好景不长,他亲生父亲出了车祸不幸离世,留下温礼止和温明珠两兄妹,以及悲痛欲绝的母亲。

    再后来,有个男人心怀不轨想吃软饭,故意接近温礼止的母亲,年幼的温礼止一眼看穿了这个男人和自己的亲生父亲不一样,他是真的想来吃软饭和贪图他们家钱财的恶心渣男,并且……还带着一个女儿。

    拖油瓶,狼子野心,图谋不轨。

    温礼止厌恶透了这个男人和他背后的女儿。却也无法阻止自己母亲和这个男人二婚领证,而他的女儿,也就这样,堂而皇之地,住进了自己的家里。

    母亲为这个无能的男人分享了温家的一切资源,钱,权,名,势,可是这个男人得到了这些,却还想要更多。

    他想要吃光温家的所有。

    真正的温明珠九岁那年,这个男人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策划了一起绑架案,他原本想的是绑架温礼止,在他眼里儿子就是传宗接代最要紧的,温礼止死了,这样温家无后了,就会少一个人和他分温家的钱。

    于是他暗中想要温礼止的命,然而当天他改主意了,决定心狠手辣到底,于是绑匪连着三个孩子一起绑架了,连同他的女儿在内。

    那一天,骄傲的大小姐温明珠冲上了歹徒的刀口,制造意外给了警察控制场面的机会,终于将歹徒和心机男一起抓获,可是温明珠已经回不来了……

    被留下的,只有浑身是血的温礼止和那个男人的女儿——

    “死的为什么不是你!”

    那段日子里,他们之间只剩下无意义的控诉和求饶。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的父亲那么坏……”

    也确实,连着自己女儿都一起绑架了,这是觉得女儿没用,想再生个儿子吧。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连自己的女儿都没放过。

    可是——

    “那是你的父亲,说再多也是你的父亲,你该随他一起去死!”

    “去死!”

    “对不起……”

    “去死!”

    “对不起……”

    “去死去死去死啊!!”

    ——“那个人的女儿就是现在的温明珠。”

    温礼止从冗长的回忆里抽身,只觉得浑身上下遍布痛意,他哑着嗓子说,“真正的温明珠早就死了,现在的温明珠活着,不过是代替她活着和赎罪,她那个该死的父亲如今还在牢里出不来,我不会放过他们一家人的。”

    害死了自己的妹妹,又毁掉了自己母亲对家庭的期待,这种渣男,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

    所以他掌控温明珠,不过是为了折磨她,可是无论他不管将这把折磨她的刀子捅得多深,多刻骨,不管她惨叫有多剧烈——当年那个义无反顾冲出去赴死的妹妹,再也回不来了……

    “现在的温明珠应该就是知道这个,才会默默地忍受了你那么多年吧。何况,倘若当年绑架案她是无辜的,那么她也是受害者,毕竟她的父亲甚至想连她的命都一起夺走了。因为没被父亲爱过,才会那么重视……现在自己怀着的孩子吧。”

    薄夜攥紧了手指,“你原本有两个妹妹,好好珍惜现在还活下来的一个。不要等到以后回头看,连一个人都没有了。”

    温礼止的心脏骤然停了一下。

    就好像是,他在那一刻,死去了一次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伏天氏〕〔帝霸丹尊〕〔九星霸体诀全文免〕〔诡秘之主〕〔十方武圣〕〔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黑心女配修仙逆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雪中悍刀行〕〔不科学御兽〕〔一念永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真不是盖世高人〕〔顶级气运,悄悄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