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暴躁大佬他又来卖〕〔笑傲不群〕〔听说娘娘是小作精〕〔我成了三爷的亲闺〕〔大秦开局时间倒退〕〔序列玩家〕〔男篮天空高挂我的〕〔我就是魔法〕〔再遇慕先生〕〔一世豪婿发飙的天〕〔徒弟都是大魔头〕〔春秋大领主〕〔致命偏宠〕〔斗破之三生灵帝〕〔我有一个真理眼〕〔网游之金刚不坏〕〔小宝寻亲记〕〔重生之激荡年华〕〔富贵骄女〕〔红楼春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那年缘来是你 第四十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
    告别车站,顾安之跟在顾殷身后,他看着街边这些人,认识也好,不认识也罢,他只觉得浑身的不自在,为什么自己要选择回来,一时的头热吗,简直够糟糕的。

    顾殷出了车站往小镇老街的方向走去,顾安之记得,那是他读小学时才会走的路,那座记忆中的小学,顾安之记不清了,有些模糊,它就坐落在老街的深处,背靠着一片广阔的野地,再过去,就是一座座大山,自从毕业后,他就再也没去过那条街。

    出了车站,今天街道上的学生很多,周边的,城里的,高中,初中,还有小学,全都放了假,除了春节,也许就只有国庆才能有这么多人,这么热闹了吧。

    顾安之低着头,刻意躲避着他人的目光,他换下了自己的二中校服,穿上了平时那件洗的发白的旧外套,也许在别人眼里,巴不得穿上二中校服出来炫耀一番,但对于他而言,那件衣服只会让他更加扎眼,也更加无处躲藏。

    顾殷转了个弯走到了一层台阶上,爬上这个阶梯,就正式的来到老街的地盘了,顾殷转过身看着低着头的顾安之。

    “你不必紧张的,我奶奶她人很好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她还经常向我提起你,问你的情况”

    顾安之抬起头,一只脚踩在上一层的台阶,一只脚还在下面,他笑了笑。

    “没,我没有紧张,我只是在想我这样打着空手就贸然的去你家,会不会。。。”

    “顾安之!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还这么市侩,你还是学生,好的不学,而且我这个主人还没说什么呢”

    顾殷有些不高兴了,顾安之老是喜欢想些有的没的,在她看来,这完全是些没必要的东西。

    “我就是说说嘛,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我们就走吧”

    顾殷也不在继续废话,转过头开始带路。

    “这条路你应该很熟吧,以前我们读小学就经常走这条路”

    “还行吧,我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来了,不知道变化怎样”

    “变化,我倒觉得没啥变化,这么些年了,连周边店铺的还是那些个人,我们这种小地方,能有什么变化”

    顾殷带着顾安之好不容易爬上了两层楼高的台阶,站在街道口上,旁边就是个邮政局,顾安之记得奶奶以前还经常来这取东西,说是有人寄回来的,具体是谁她也没说,顾安之也没追问。

    相比于下面的主街道,老街无疑冷清了许多,都是些门店,大多都是些卖衣服的,还有零散的几个小卖部,也无人吆喝,顾安之很久没听到过吆喝声了,只有在小时候和奶奶赶集的时候才有听到,现在大家都与时俱进,老一辈的那一套,已经不适用了。

    顾殷继续往前走去,凸地出现两个学生模样的娃儿,周边的人都好奇的打量着他们,顾安之有些不习惯,继续低着头,匆匆往前走去,顾殷倒是很大方热情,面带微笑的四处打望着。

    天色已经不早了,摆在外面的摊位已经有人在陆陆续续的开始收拾,走到深处可以见到些开着门的饭馆,而且房屋也逐渐的从三四层的小楼变成两层,最后完全是一排排的平房,有不少房屋还是木制结构的。

    一直直走然后左转,顾安之记得应该有个岔路口,一个往上走,两个往下走,来到第一个左边的岔路口顾殷没有停留,顾安之看了看,往下的台阶很多,但不是很陡,不知通往何处,他没去过,小时候没去,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顾殷继续往前走着,眼前逐渐明亮了起来,是个坪坝,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还是没变,坪坝的下方有个台阶,直走,那就是通往小学的路,靠左边还有个路口,是往上的,顾安之记得,这条路他去过,因为上面有个幼儿园,以前他经常带着刘杨偷跑进去玩着滑梯。

    顾殷在岔路口停下了脚步。

    “往下走就是小学了,我们要不要去看一下”

    “改天吧,今天,恐怕不太合适了”

    顾殷抬头看了看天,已经看不到太阳了,云层透着淡黄色的光芒,也不怎么晃眼。

    “也行,今天的确有些晚了,那我们先回去吧”

    顾殷往左上方走去,顾安之诧异,他没想到顾殷会在这边还有房子,顾殷好似猜到了他在想些什么,主动给他解释。

    “这边的房子不是我们家的,是我父亲生前的一个亲戚朋友,借给我们暂住的,没想到这一住就是这么多年,他们人在外地,倒也没怎么在意”

    亲戚朋友,顾安之想到了刘杨,会不会是他父亲,但是顾殷没说,应该不是,如果是的话,她也没必要这样藏着捏着。

    看着有些熟悉的景色,穿过一个桥洞,在转过弯往上爬,就会到那个记忆中的幼儿园了,以前还是土路,不曾想,现在已经敷上了水泥,摇身一变成了马路了,但也并不是很宽敞,只允许自行车摩托一类的车型通过,小车还是无法开上来的,难怪会看着保养得还不错。

    顾殷没有转弯往上走,一直都在直行,两旁的树木茂密了起来,加上天色有些黯淡,凭添了几分森然,让人有些压抑不自在,顾安之想起来小时候他们津津乐道的那个传说,听说这附近以前有个茅坑,曾经淹死过人,那个人死了很多天才被发现,死状很惨,是个外乡人,至今还无人认领。

    “我记得这上面是个幼儿园吧小殷”

    顾殷抬头往上看去,却被斜坡的树木遮挡了目光,看不真切。

    “好像已经没开了,荒废很久了,现在不是在车站到加油站中间新开了一家吗,人全都去那了,听说请来的老师还都是城里来的大学生,那些曾经的老教师,基本上都失业了,无人问津”

    “这样吗,还真是令人唏嘘。。那你有听过这附近的那个传说没”

    “什么传说”

    “就。。。茅坑那个”

    顾安之有些紧张,说完了还四处看了看,偶尔传出一声猫叫,把他给吓了一跳。

    “哈哈,顾安之没想到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胆小,你小时候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半夜连坟地都敢闯,怎么现在知道怕了,亏心事做多了吧”

    顾殷大笑,笑声传出了很远,更添了几分诡谲,顾安之有些窘迫,赶紧向顾殷靠拢了些,缩在她身后。

    “好了你别笑了,瘆得慌,到底还有多久。。。”

    “喂我说,有你这么当骑士的吗,躲在女生后面,你丢不丢人,还多久,我跟你说还早着呢”

    “那你以前读书的时候是住校还是走读”

    “当然是走读,初三住了一年校,因为学习的原因”

    顾安之此时打心底佩服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孩,这种心境和魄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你就不怕吗,那时候放学应该也挺晚了吧”

    “当然怕啊,也不是很晚吧,反正天黑之前能到家,有时候在学校耽搁久了,呃,差不多就到这天就黑了吧,比现在黑一点”

    “那怕你还选择走读,住校。。不好吗”

    “就因为害怕所以就要选择去逃避吗,可我,逃避不了啊,我回家还得照顾母亲,奶奶一个人在家,有时我也不放心”

    顾安之沉默,内心绞痛,似乎也就不觉得那么害怕了,他看着眼前的璧人,心底暗暗起誓,一定要好好保护她一辈子,骑士就应该一直守护着公主,如果。。。她能一直不知道的话,如果,自己能够一直在她身边的话,如果。。。可是,这个世界真的有这么多如果吗。

    顾殷继续说着,顾安之静静听着,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顾安之却再也没了丝毫恐惧。

    “安之,我们会害怕很多东西,但我们又能逃避多少,我们除了在逆境中成长,又还能再做些什么,就像我以前跟你说过的一样,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有去面对它,然后打败它”

    “那你,不恨吗”

    “恨谁?”

    “谁都可以,让这一切所发生的人”

    “恨啊。。。当然恨”

    顾殷一时间有些惆怅,顾安之的心随之一紧。

    “谁?”

    “我。。。我谁也不恨,我只恨我自己”

    “别这样小殷,你没错,错的是。。”

    顾安之看着前方身影纤柔的少女,内心早已撕碎成了肉酱,他不希望也不想顾殷去恨她自己,如果要恨,她应该恨他才对,顾安之很想把这个答案告诉她,可他,却无法也不能说出口,他渴望,却又不希望顾殷能知道那个答案。

    顾殷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又吐了出来。

    “安之哥哥,其实谁也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你也好,我也罢,错的是这个世界,是创造这个世界的存在,它们以捉弄我们为乐趣,它们圈养着我们,它们创造了我们,却又玩弄着我们,以我们的悲痛为养分,满足它们那自私而又残忍的心,它们不是一个合格的造物主,也不配成为一个造物主”

    顾安之沉默,这就是顾殷内心的想法吗,她的确没有选择逃避,她选择了和自己一样的方法,是啊,除了恨自己,他们又还能去恨谁,只能,去恨那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了。

    “安之哥哥,我们到了”

    顾安之听到顾殷的声音,抬起了头,就在路边昏暗的角落里,一座破旧的二层楼房,巍然矗立在边角,一楼透出的几点光亮,点亮了这沉重的黑暗,也点亮了两颗年少破碎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掌欲诸美〕〔苏漫雪傅夜沉〕〔惹火甜妻:顾医生〕〔大医凌然〕〔洛施涵 战寒爵免费〕〔都市风云乔梁全文〕〔强势婚爱:豪门老〕〔咸鱼配角的崛起之〕〔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港九枭雄〕〔岳风和柳萱小说章〕〔重生之最佳女婿林〕〔从小蝌蚪开始无敌〕〔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云倾北冥夜煊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