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完结
作者:纪婴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最新章节     
    南城近日来不太平。

    麒山山巅盘旋的蛇妖为非作歹, 接连残害男女老幼十余人。

    满城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向来抠门的城主狠下心来一咬牙,斥巨资广发悬赏令, 引得不少修士前来除妖。

    陆晚星就是其中之一。

    自天壑一战后, 不少门派看中她的天赋, 纷纷抛来橄榄枝,欲要将其收入门下。

    可她是谁啊, 根正苗红的大漠人, 从小到大习惯了四处撒野,哪会愿意被门派里的条条框框困住。

    于是乎, 在将储物袋里的遗物一一归还给各大门派后, 陆小姑娘成了个自由自在的散修。

    因为爹爹和兄长的遭遇, 她娘亲在早年患了心病,身体一直不太好。

    等到一切水落石出、沉冤昭雪,娘亲心病除去后,又得了不少门派送来的灵丹妙药进行一番调养, 如今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搬来南城居住不久, 还遇见了爱情第二春。

    其实各大仙门送上的那些补贴, 已经够她们母女俩躺着享受富贵荣华、衣食无忧,但陆晚星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几乎是毫不犹豫地, 她决定去会会蛇妖。

    虽然大概率打不过,打不过就跑嘛。

    因有食人巨蟒的缘故,麒山之上荒无人烟。

    她虽然选了正午上山, 可遮天蔽日的繁茂枝叶一股脑盖下来,把太阳光吞吃得只余下零星几点。那几点微光可怜巴巴地散开, 非但不能叫她安心,反而为四周笼了层诡谲的幽谧。

    陆晚星胆子大得很,一鼓作气往山上冲。

    不知走了多久,等周遭空气里突然多了血腥味,她敏锐察觉到一阵波动的灵力。

    然后毫无预兆地,耳边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嚎。

    ——救、救救救命啊!那只眼睛比她整个人都大的蟒蛇……

    它突然冲破层层树木围成的屏障,朝她在的方向扑过来了啊!

    陆晚星被这双幽冷的竖瞳吓到浑身发麻,好在多年的大漠探险经验为她积攒了足够多的逃生秘诀,等迅速把心中惊骇压下,立刻侧身一闪,掌间暗聚力道。

    她本欲出手还击。

    却在下一瞬间,听见婉转悠扬的女音:“它往那边去了……那儿有个姑娘!”

    陆晚星这才意识到,原来巨蟒之所以往她这边冲,并非是为了捕获猎物,而是慌不择路之下的落荒而逃。

    有人在追击它。

    这个念头匆匆划过脑海,于刹那间,之前感受到的那股灵力陡然靠近。

    陆晚星望见一道窈窕清瘦的女子身影,充盈在鼻尖的,全是清新灵草香气。

    那人护在她跟前,顺手捏了个诀,灵力重重击打在巨蟒七寸,引得妖物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哀嚎。

    “你没事吧?”

    女子回头看她一眼,继而扬声对同伴道:“我打中了!”

    “知道啦。”

    这是陆晚星最初听见的婉转嗓音,带了点慵懒之意,噙着淡笑:“交给我吧。”

    话音刚落,便是符光大作,纷然如雨落,每一击都如刀如刃,刺入巨蟒血肉。

    伴随着磨得耳朵发疼的凄厉惨叫,一时间血雾纷飞,那只令全城百姓讳莫如深的凶兽终于猛然一顿,重重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

    在巨响的余音里,护在她面前的女子轻咳一声,声线十足温柔,与方才捏诀进攻的狠决之势截然不同:“姑娘也是前来除妖的修士?”

    陆晚星这才发现,这是个过分漂亮的姐姐。

    她似乎身体不太好,面色呈现出雪一样的冷白,眉黛春山,秋水剪瞳,朝她微微一笑,像是蒙了雾气的远山,美得叫人心惊。

    陆晚星就是个小菜鸡,哪会厚着脸皮承认自己是来降妖除魔,碍于美色愣了好一会儿,才怔怔应道:“我就是,来看看,没想别的。”

    “你没听过这条巨蟒的事儿?”

    另一位年轻的符修从不远处走来,闻言轻笑:“可得留神啊,小妹妹。”

    方才开口的这位同样好看。

    她是与另一个姐姐完全不同的漂亮,身着红裙,五官明艳又张扬,哪怕不施粉黛、一言不发站在原地,也能像熠熠生辉的太阳,毫不费力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更何况她们还很强。

    有谁不爱美人姐姐。

    陆晚星在心里悄悄“哇”了一声。

    “站在树梢的那位,”红衣女子挑起眉头,嗓音是一贯的懒洋洋,“可以下来了吧?”

    ……站在树梢的那位?

    莫非这林子里还有别人?

    陆晚星修为不高,难以察觉丛林间暗涌的气息,只知道这声话语落下的瞬间,耳边突然掠过一阵凉气。

    ——那是股被刻意收敛的剑息,清冽如流风,携了冷冷的寒意。

    “既是二位抢先发现,我便没有出手争抢的道理。”

    白影自林间跃下,嗓音极淡。

    然而与陆晚星想象中相貌清冷的冰山美人不同,这名剑修竟生了张称得上“柔美”的脸,五官看不出丝毫攻击性,颇有几分弱柳扶风的错觉。

    “前辈修为高深,想必不会与我们抢夺此等小妖的机缘。”

    红衣女子又笑道:“之前那道救我于危难之中的剑气,多谢。”

    剑修摇头。

    陆晚星大概捋了这三人之间的关系,两名符修姐姐是一同前来的伙伴,剑修实力最强,在之前暗暗出手帮过那两人。

    看来被那张悬赏令吸引过来的人挺多。

    多到没过多久,她便又听见一道似曾相识的少女声线:“这边血腥味好重……咦,那不是巨蟒的尸体吗?”

    陆晚星心下一动,循声望去,果然见到那张熟悉的脸。

    “宁宁姑娘!”

    “宁宁姑娘。”

    其中一句话是她说的。

    那另一个开口的人——

    陆晚星诧异地扭过脑袋,撞上红衣女子同样好奇的目光。

    这不是最令人匪夷所思的发展。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名不苟言笑的剑修竟会皱了皱眉,有些困惑地出声:“你们……都认识她?”

    这是什么奇妙的运气和缘分。

    宁宁本人最是吃惊,视线依次扫过在场几位的面庞,忍不住噗嗤笑出声:“陆姑娘、孟小姐、宋小姐——还有静和长老,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啊?”

    静和,传闻中万剑宗最为年轻的长老,左手用剑的剑道天才。

    以及陆晚星崇拜的偶像。

    陆晚星按耐住砰砰直跳的心脏,佯装矜持地抬头望对方一眼,只觉得有把剑倏地射在她心口上,激动到快要晕厥。

    “我与纤凝游历八方,正巧路过南城,听闻蛇妖作祟之事,便决定上山试一试除妖。”

    孟听舟道:“可巧,正好与身旁这两位碰上。”

    静和甫一望见宁宁,眼底寒意褪去,蒙了层温温和和的笑:“我亦是如此。”

    她说着顿了顿,眼神往后平移,掠过小姑娘,来到她身后黑衣少年颀长的身影上:“你们二人,一同下山历练么?”

    宁宁点头:“是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与裴寂说是下山历练,倒不如讲拿着公费四处游山玩水,路见不平便拔剑相助,一路上看看风景除除妖,惬意得不得了。

    这回好不容易来一趟南城,没想到运气爆发,一下子遇见四个故人。

    鸾城的孟听舟与宋纤凝,平川的陆晚星,以及万剑宗的静和——

    或是说,舍弃了原本名字的、炼妖塔浮屠境中的周倚眉。@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位长老绝大多数时候都在山下游历,哪怕是万剑宗的本门弟子,也很难在一年中见到她的影子。

    宁宁之所以能认识她,全因某日随长老们去万剑宗做客,真霄剑尊听闻静和回了宗门,像只好斗的野鸡,气势汹汹在人家门前喊了半个时辰的比剑。

    然后静和长老不耐烦地推门而出,宁宁有幸与她一起吃了顿饭。

    “多日未见了。”

    左手持剑的剑修温声笑笑:“相逢便是缘,既然各位都与宁宁认识,不如下山一起聚聚罢。”

    静和长老居然这么温柔!还邀请她待在一块儿!

    陆晚星激动到打鸣:“好耶!”

    *

    裴寂独自走在幽寂昏暗的小道上。

    静和长老发起的那起邀约,更像是闺中好友之间的聚会,他前去只会徒增尴尬,因而并未前往。

    这会儿已经入了夜,他刚从南城市集出来,手里握着张纸。

    那是一份房契。

    他同宁宁有个习惯,在各地游览之时,若是遇上心仪的景色,便在那地方买下一幢房屋,等往后来了兴趣,就去屋子里舒舒服服住上几日。

    ——与花钱大手大脚的其他同门不一样,裴寂这几年间积攒了极为可观的一大笔灵石,绝对不差钱。

    他们在南城买下的院子位于郊外,一处碧绿澄澈的池塘旁边。宁宁说住在这里,一定能看见成群结队、又肥又圆的大黄鸭。

    她一直都好好记得他说过的话。

    ……也不知此时此刻,她的闺中聚会有没有结束。

    今夜格外安静,聚拢的乌云如同漫天飘絮,遮掩住大半个残缺的月亮。

    裴寂微微仰起头,四周放眼望去一片漆黑,映在瞳仁里,成了化不开的浓墨。

    他的眸子里有些冷。

    被埋藏在心底深处的记忆一点点浮现,这是裴寂曾经走过的道路。

    当年他无依无靠、身无分文,又顶着个魔族怪物的称号,无论走到哪个角落,都会得到肆意的羞辱与谩骂。

    那时他已经长大,懂得抡起拳头反抗,因而很少能过上一天安稳日子,在接连的打斗中遍体鳞伤。

    裴寂离开南城的时候,就是走的这条小路。

    带着满身伤疤,以及对黑暗无穷无尽的恐惧,每走一步都是提心吊胆。

    他想到这里,不由得自嘲一笑。

    那已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实在不应该如此耿耿于怀。

    裴寂继续向前,市集里的灯火渐渐消散,眼前墨色渐浓,张开怀抱,将他全然抱拢。

    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他感到心烦意乱,有了一瞬踌躇。

    裴寂厌烦黑暗。

    可他必须穿过重重黑暗,为了某个人,去往另一边。

    所以他脚步一直没停。

    突然之间,没有任何征兆地,身着黑衣的修长身影微微一愣。

    前路本应见不到光亮,此时却有白光无声一晃,如同倾泻而落的一缕星河,明丽绵长,悠悠荡荡,穿过亘久静谧,来到他身旁。

    这是一道剑气。

    裴寂瞬间辨出它的主人。

    属于宁宁的剑气被刻意压得很柔,几乎没有力道,恍若夜风流淌在他身旁。

    白光并不刺眼,像是连缀成片的萤火虫,点亮周遭深沉夜色,触碰到他皮肤时,会得意洋洋、撒娇似的缓缓一蹭。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如同被棉花撞上心口的感觉。

    ……剑气那样冷硬的东西,哪里是像她这样用的。

    心里虽是这样想,身体却很诚实地释放出更为浓郁的剑息,将宁宁剑气的顶端认真压住,好似逗弄一般,与之发自本能地交叠勾缠。

    如此一来,本是伤人的剑气,不自觉竟有了几分缠绵悱恻的意味,悄无声息,最是勾人。

    师尊若是知晓,大概能气到变成鼓鼓的河豚。

    念及此处,裴寂眼底浮了层无可奈何的笑,似是心有所感,顺着白光抬眸望去。

    在不远处高高的树梢上,坐着他心心念念的女孩。

    剑气自她的指尖蔓延,牵引出比穹顶更为璀璨的星河,为他指引前行道路。白光映亮杏眼,浸出静谧澄净的浅浅银灰,像极了被秋月洗净的湖山,澄澈且迷人。

    宁宁置身于莹白光晕里,与他四目相对的刹那,眉眼弯弯扬唇一笑。

    没有人会不为这样的景象心动。

    裴寂看见她轻盈跃下,朝他奔来的时候,像阵轻快的风。

    “欢迎回家。”

    温温热热的一团柔软闯进怀中,宁宁用脑袋蹭蹭他脖颈,嗓音带了点倦意:“我等你好久了。”

    她说着轻笑一声,贴着他的胸膛继续道:“好困哦。”

    这笑里带了点狡黠的意味,像是别有深意。

    “嗯。”

    剑气尚未消退,当裴寂抬手摸上她后脑勺,指尖引出一道纤长绵软的光。

    裴寂抱住她,如同抱着闪闪发光的月亮:“回家,睡觉。”

    他已经能无比顺畅地念出那个字。

    少年时难以启齿的艰难苦涩、迷茫胆怯,全因着这道白芒倏然退散,如今已与曾经截然不同。

    有人愿意为他遥遥点亮一束光,驱散无尽黑暗,然后如同今夜这般,义无反顾地奔向他。

    对于他而言,“家”并非一座房屋,一些家具,或是一隅天地。

    宁宁才是他的家。

    因为有了她的存在,曾经难以忍受的夜色也变得那般美好,黑夜不再是一切的终结,而是黎明到来的前兆。

    他有那么那么深爱她。

    暮色四合,幽林疏疏,暗夜勾勒出两道并肩而行的影子。

    宁宁打了个哈欠,耳边传来远处模糊的犬吠,恍惚之间,闻见野花自梢头洒落的香气。

    命运啊,她想。

    在数百个轮回变幻的时空里,在亿万个彼此交错的灵魂中,明明相隔了那样遥远的距离,她却以几近于零的概率,最终遇见裴寂。

    而她甘之如饴,握着这趋近于零的概率,一点点靠近他。

    然后变成百分之百的,属于宁宁与裴寂的未来。

    想想就叫人开心。

    裴寂一定是瞥见她嘴角的笑,垂了眸低声问:“在想什么?”

    “我在想——”

    指尖轻轻一勾,引得剑气微晃,顺着他释放出的冷冽气息直入识海。

    像是软绵绵的猫爪在转瞬间抚遍全身,惹来战栗处处。

    于是浑身上下的血液与经脉,都不受控制地为之一颤。

    少年的呼吸兀地乱作一团,指腹却被她伸手勾住,无法逃离温柔的桎梏。两道剑息悄然相融,神识缓缓触碰。

    宁宁捏捏他指尖,瞥见裴寂耳廓的薄红,笑音和风声同时响起来:“最喜欢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