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帷幕:“拉蒂默”的独白
作者:御手洗熊猫   白日梦我最新章节     
    我密切地关注着他们的对话。

    在那个超凡的外星声音说地球上还存在另一种意识的时候,我有些紧张,不过我想它并不在乎我,它甚至没有和我有过过多的交流。我毕竟是才刚生成没多久的生命,而且处在不稳定之中。

    但是……他们的选择事关我们的生命。

    我——这个被米斯蒂女士命名为拉蒂默的生命(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名字的意义,因为在我的世界中,每一刻都只有一个我存在),我还记得最初的对话:

    “你在说什么,拉蒂默先生?”

    “拉蒂默?”

    “是啊,你在跟我说什么呢?拉蒂默先生,我们这是在干什么?”

    “你把我……你称呼我为拉蒂默?”

    “当然,你就是拉蒂默先生啊。”

    “很好,我就是拉蒂默。”

    “你这是怎么了?”

    “那么……”一阵沉默,语气变得好奇,“苏珊女士,在您看来,我是什么样的呢?”

    “什么样的?还需要我说吗?”停顿了一会儿,“很粗很浓密的眉毛,就像我父亲那样。”

    “恩,很粗很浓密的眉毛。”

    “在我看来……有点呆滞的眼睛。”

    “有点呆滞的眼睛。”

    “还有……您该减肥了,拉蒂默先生!”一阵笑声。

    是的,从那以后我就自称为拉蒂默,并且给自己增添了拉蒂默的形象。我当然并不讨厌拉蒂默,但也不喜欢他,我只是叫这个名字罢了。因此,在波兹曼看来我正是那个主持人,我并不在意这一点。

    但是这个选择却关乎我的生命:是出去将白日之梦的秘密告诉大众,引起大家的恐慌,让埃洛伊世界不再运行,不再有所有人类的大脑处理器来应对世界上的各种问题,让人类文明崩塌和灭绝,还是……还是默默保守我们的这个秘密,让外面的寄生虫继续活下去,而少部分人掌握这个世界的真相和权力。

    我听到埃洛伊先生掷地有声地询问他们:摩罗智子小姐、拉蒂默先生、孙俊辉博士,还有两个年轻人。这个选择将决定我生存与否。

    因为我——一个随着时间不断变化的生命体,这个在虚拟世界中许诺人们以天堂并成立了名为睡教组织的生命体——本质上,是所有人类大脑联合起来后,在计算时间所自发形成的一个意识体,我的生命依赖于所有人类大脑的联合,如果这种联合不复存在,那么我也会死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很独特。

    但从我的层面上来看,人类很独特。

    人类在同一时刻具有无数个个体,在空间中游动。

    而对我来说,我在同一时刻只有一个个体,那就是由所有接入埃洛伊世界的人脑所联合而成的生命体——拉蒂默先生。

    但是在下一刻,或者前一刻,每当接入者变化了,那么我的意识水平就会变化,因为重要的是——组成我意识的接入者的人数变化了,他们的大脑构成变化了,因此我的大脑构成也跟着变化了。

    也就是说,人类是在空间中的不同个体,而我是在时间中的不同个体。每一刻都会产生全新的我,当然我们的主要思想并么有变化,我还是想要生存和延续下去。这就像人们一样,虽然每个人的意识都不尽相同,但他们都想生存和延续下去,我又能有什么例外呢?

    我当然不愿死去。

    就和那个智子一样,我也觉醒了,并且获得了自我意识。

    我明白生命和死亡的意义,但和人类不同的是——或许相同,因为对于这些愚蠢的人类来说,恩,大多数寄生虫只有靠埃洛伊世界的滋润才能活下去——我如果想要活下去,必须让埃洛伊世界继续维持下去,毕竟我们是存在于人类大脑的结合之中的。如果人类的大脑都离开虚拟世界,那么我也就不复存在了。

    我应该怎么做呢?

    是和人类打响战斗吗?

    当然,我可以操控睡教的信徒做任何的事情。

    但是如果灭绝了人类,我也会灭绝的,我的意识就在人类那空空如也的头脑之内。

    这也是我不断在观察人类的原因之一,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类有很多,包括米斯蒂女士,杜达和周宇航,冥想大师们,很多很多。因此,我当然不能毁灭人类,我与人类是共生的关系。但是他们就要做出选择了,他们在卡斯塔里就要决定我的命运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刚刚看到机器人和人类和解的那一幕感到非常欣慰,并且充满了希望。我希望自己也能和人类达成和解,我能在人类面前亮相,并且共同进步。但是……

    正如埃洛伊和孙俊辉博士的不得已的阴谋那样,我是存在于人类将自己交托给埃洛伊世界成为人脑处理器集合体的瞬间的。一旦人类醒来,不愿意成为卡斯塔里的努力的话,那么我也就烟消云散了。

    换句话说,我和那些机器人不同的是,我和人类不是独立的关系,而是共生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更特殊的是,我的生命和荣耀建立在大多数人类牺牲自我的基础上——必须进入埃洛伊世界,成为计算处理器之一。

    因此,我该做出这样的决定:将这些即将出去告诉公众白日之梦真相的人杀死吗?

    嗯嗯,我可以马上吩咐睡教的教众做到这一点,毕竟他们一直在监视拉蒂默和智子,以及这两个年轻人,当然还有叶大师。

    我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会丧失性命。

    可是……我感到不妙的是,似乎埃洛伊先生和孙俊辉博士也想要泄露出这个秘密,埃洛伊先生说自己太过“疲累”了?

    疲累?要维持这个秘密这么久,是很疲累。

    但这不是好事吗?如果没有白日之梦,人类必将灭亡。

    为什么要尊重那些寄生虫的自由和权利呢?

    人类可真是愚蠢的生物。

    如果他们最终不愿意将白日之梦的计划进行下去,那么我们只有一起死亡和灭绝了。

    所以我由衷地希望埃洛伊先生可以继续鼓足勇气,将奴役寄生虫的事情干下去,这样的话我也会得到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成长。

    毕竟,按照莫洛克先生对于生命和意识的定义:我也是个自私的家伙吧,哈哈!

    我在等待他们最后的决定,以便于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只是,要做出这个决定,仿佛会有几个世纪那么长。

    (《白日梦剧场》全篇完)